血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情深不知所起 > 第208章 沒有信任的感情,不堪一擊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手機的這一頭,江年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嘟嘟嘟"的盲音,眉心狠狠一蹙,下一秒,她放下手機,又拿起座機電話,打去顧北的辦公室。

不過,沒有人接,估計顧北不在辦公室,馬上,江年又撥打顧北的手機,可是,手機一直響一直響,卻仍舊沒有人接。

這家伙!

想到林筱雪那邊絕對不能再等,江年也顧不得了,拿了手機便直接去顧北的辦公室找他。

當她來到J.M辦公室所在的樓層時,J.M的職員們看到她,都不禁有些錯愕,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江總"。

其實,江年雖然生活和工作都在江洲大廈里,但是江洲大廈有125層,她不可能每一層都去過,再者,她為人處事就格外的低調,除了集團的那些高管們能經常見到她外,普通的職員想要見到她,并不是容易的事,她也很少會走到基層的員工中去,和員工作互動。

因為華遠集團在全球的員工,實在是太多,十幾二十萬,正常情況下,有什么大的事件人,她都是出郵件給員工們,基本不會露面,這也就是為什么,華遠集團的大老板一直會這么神秘,讓人向往了。

"江總,您.......您怎么來了?"

江年一邊跟大家頷首打招呼,一邊徑直走向了顧北的辦公室,因為現在是午休時間,顧北的秘書吃完了午飯,正坐在位置上刷手機,看到江年來了,立刻便收起手機,站了起來。有些心慌慌地道。

江年看著顧北的秘書,微微一笑,問道,"顧總呢?"

"顧.......顧總和幾個總監在會議室開會。"秘書回答道。

"去叫他過來一下,就說我在他的辦公室等他。"淡淡的,江年吩咐。

"是。"秘書答應一聲,趕緊的便往會議室的方向跑去。

看著秘書跑向會議室,江年則徑直進了顧北的辦公室。

這家伙,果然是把手機放在辦公室里了。

會議室里,顧北聽秘書說江年找他,就在他的辦公室里,和幾個總監交待了幾句后,便趕緊地回自己的辦公室。

"江......."

"先拿上手機先跟我走,我們車上再說。"看到顧北回來了,江年拿著他的手機塞進他的手里,然后拉著他便大步離開。

"江總,我們這是要去哪?"一邊被江年拉著大步往電梯口的方向走,顧北一邊困惑地問道。

"去醫院。"江年看他一眼,言簡意賅地回答。

"去醫院?!"這下,顧北更懵了,上下打量了一遍江年后又問道,"你不舒服?"

江年側頭看他一眼,沒說話。

既然江年不說話,顧北也沒有再多問了,因為他知道,江年不會亂來,這么急著找他,一這理有急事的,只跟著她,一路走到了電梯口,然后,按下了電梯下行鍵。

"叮咚......."很快,一聲輕響,專用電梯到達,電梯門緩緩打開,江年和顧北一前一后的進去。

"不是我不舒服,是筱雪在醫院。"進了電梯,等電梯門緩緩關上,只有他們倆個人的時候,江年才開口。

這件事情,林筱雪肯定不希望再有任何多的人知道,畢竟,事情太敏感,涉及她和顧北兩個人。

"林筱雪?!"看著江年,倏爾,顧北明白她為什么下午要請假了。"她怎么啦?"

江年看著他,完全不打算跟他拐彎抹角或者任何的心理緩沖,直接便道,"她懷孕了,孩子是你的。"

--她懷孕了,孩子是你的。

無疑,這個消息就像是一枚深水炸彈般,瞬間就將顧北給炸懵了,看著江年,他整個人都愣住了,完全回不過神來。

看著怔愣住的顧北,江年抬手,輕拍一下他的手臂,又淡淡道,"筱雪現在在醫院,應該是想要把孩子流掉,但孩子是你們倆個人的,我覺得不應該由筱雪一個人來承擔,顧北,你說呢?"

看著江年,看著她那一開一合的紅唇,終于,漸漸的。顧北回過神來,爾后,抬手抹了一把臉,確認自己聽到的一切都是真實的,而不是幻覺。

"她.......真的懷孕了嗎?"鎮定下來之后,顧北深吸了口氣,"她告訴你的?"

"沒有,不是她告訴我的,顧北,為什么你要這樣想筱雪呢,你不能因為她一次的錯誤,就給她判了死刑呀,總得給她一次改過表現的機會。"看著顧北,同樣身為女人,此時此刻,江年能深深地體會到林筱雪的無助與絕望。

當初,周亦白那樣對她,可是現在的周亦白和之前完全判若兩人,雖然,她不能逼迫顧北像她接受周亦白一樣去接受林筱雪,但至少,她希望顧北可以。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懷孕,又知道她現在在醫院,想把孩子流掉的?"顧北仍舊有些懵,不知道要怎么接受這個突如其來的事實。

其實,他已經一點都不年輕了,他也喜歡孩子,想過要結婚生子。

可是,這么多年了,尋尋覓覓,他都一直沒有找到那個可以和他相伴一生,可以為他生孩子,成為他的孩子母親的那個女人。

"你出差的時候,我下來看新品樣品,她當場想吐,我就問了她幾句,懷疑她是懷孕了,畢竟我是過來人,對這一方面知道的比較多,至于她今天在醫院的事情,是我讓華文去醫院看沈聽南,華文碰巧看到了她,回來后告訴我的。"不希望顧北誤會林筱雪,所以,江年清楚地解釋給他聽。

"叮咚......."這時,電梯又是一聲輕響,到達負一樓的地下車庫,不等顧北,江年直接便大步上了車,電梯外,阿成和司機已經開了車,在那兒等著她了。

"那是你的孩子,你確定不去醫院嗎?"走到車門前,見顧北沒有跟上來,江年回頭,又看向他,跟他確認。

如果,此時此刻,顧北對林筱雪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做到不聞不問,那真的是她江年看錯顧北了。

顧北仍舊站在電梯里,江年的聲音,讓他緩緩抬眸,看向江年。

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他伸手攔住,然后,大步走了出來,走向江年道,"去,當然去。"

不管怎么樣,孩子是無辜的,他顧北愿意對這個孩子負責。

"上車吧!"說著,江年率先上了車。

顧北點頭,也跟著上了車。

等他們上車后,車子馬上開動,往醫院而去,這次,不用江年再提醒什么,顧北開始撥打林筱雪的手機。

只是,電話撥通,手機里的鈴聲一直響一直響,可是,就是沒有人接聽,直到,電話自動掛斷,都沒有人聽。

看一眼身邊的江年,馬上,顧北又重新撥了過去,可是,跟剛才一樣,仍舊沒有人接。

"我來試試。"說著,江年翻出林筱雪的號碼,撥了過去。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請您......."

不過,當江年撥過去的時候,里面傳來的卻是林筱雪已關機的提示音。

"糟了,筱雪關機了,只怕......."說著,江年眉心微蹙一下,吩咐前面的司機道,"開快點。"

"是,江總。"

顧北坐在一旁,想到自己此生的第一個孩子可能就這樣沒有了,消失了,不由靠進椅背里,抬起雙手,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臉。

"其實,今天上午我在你辦公室的時候,你就是想告訴我林筱雪懷孕的事情的吧?"捂著臉,顧北低低問道。

江年側頭看他,點了點頭,"是呀,不過我答應過筱雪,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你。"

顧北狠狠擰眉,是不是今天上午的時候。林筱雪來找他時,他對她的態度能好一些,在她欲言又止的時候,問她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那她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樣,跑去醫院做流產手術了?

"麻煩再快點!"忍不住,顧北又吩咐前面的司機道。

"好的,顧總。"司機點頭,立刻又用力踩下了油門。

..............

醫院里,林筱雪已經做完了所有的術前檢查,拿著各項檢查報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走進醫生辦公室的,又是怎么把報告都遞到醫生面前的。

醫生接過所有的報告,一張張認真地看了一遍,然后,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林筱雪,微微蹙著眉頭跟她確認道,"你真的決定要做流產手術嗎?你這懷的可是雙胞胎,現在多少人想懷一個都難,你這一次懷了倆,還想做掉?你要是這次做了,下次可就沒這樣的好事了,再者,你這雙胎的手術傷害性也會比一般的要大,說不定以后還會造成受孕困難,你還是再好好考慮考慮吧!"

說著,醫生又將所有的檢查報告,遞回到了林筱雪的面前。

林筱雪看著那些報告,遲疑良久,還是道,"謝謝你的提醒,你還是幫我安排手術吧!"

她不是養不起她的孩子,只是,既然顧北已經那么堅決的不打算再跟她在一起,那她把他的孩子留下來算怎么回事,難道讓顧北以為,她是在拿孩子要挾她嗎?

她林筱雪是愛顧北,可是,卻做不到毫無尊嚴地去愛。

"你確定嗎?真的很可惜。"看著林筱雪,醫生再次問道。

林筱雪點頭,這次,沒有猶豫,"對,確定。"

"好吧,那我給你安排,你先去交費吧。"說著,醫生又對著電腦,給林筱雪開單。

"好,謝謝。"林筱雪點頭,等醫生給她開了了單,她拿了單,去交費。

交了費,她又回到醫生辦公室,有專門的護士帶著她,往人流手術室走去。

手術之前,先要打上吊針,掛上生理鹽水,方便呆會兒的時候注射麻醉藥。

不過,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況,護士拿著針頭,在林筱雪的手臂上扎來扎去,就是扎不中血管。

"對不起啊,我去找我們護士長來幫你扎針吧,你的血管太細了。"足足扎了四次都沒有扎中,護士都心虛了,趕緊放下針頭,去找護士長。

很快,護士長來了,又拿過針頭給林筱雪扎。

或許是因為今天天氣比較冷,林筱雪從早上到現在,又一直沒有吃東西,身體能量太低,身體暖和不起來的緣故,護士長扎了三針,也還是沒扎中血管。

"對不起,你這血管真的太細了,我只能去找兒科的護士來幫你扎了。"扎了三次又失敗了之后,護士長都放棄,因為這些情況,實在是太少見了。

看著眼前的護士和護士長,看著自己被扎的到處是孔的手背和手臂,莫名的,林筱雪眼眶狠狠一澀,再也控制不住,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大顆大顆地砸了下來。

難道這是天意嗎?連上天都不想讓她把肚子里的孩子做掉。

那是兩條生命呀,她的孩子,兩個呀!

"對不起,我不做了,我不做了!"捂住嘴巴,林筱雪搖頭,做出了決定。

大不了,等她的肚子大了,她就離開,去巴?黎也好,回馬?來西亞也罷,她不需要留在顧北身邊的,她和她的孩子都不需要。

"不做了呀,那行,你自己去退費吧!"護士長看著她,也相當理解地道。

"謝謝你們,不用了。"話落,林筱雪拿過自己的包包,起身直接離開.......

另外一頭,風馳電掣,車子開進醫院停下手,顧北立刻便沖下車,抓住一個護士問婦產科在哪后,立刻便往婦產科沖。

不過,醫院的電梯太難等了,馬上,他又沖向了安全通道,后面,江年趕緊跟上他。

顧北人高腿長,又經常鍛煉。體力自然好,可是江年不同呀,顧北跑了起來,她哪里能跟得上他的速度,沒一會兒,顧北的身影便消失在她的視線里了。

一口氣沖到婦產科,顧北立刻便四下搜索林筱雪的身影,可是,沒有。

馬上,他又抓住一個護士,問人流室在哪,得到答案后,他又立刻沖向人流室。

可是,到了人流室后,仍舊沒有看到林筱雪。

"林筱雪!"找不到人,顧北只好大叫,"林筱雪你在哪?"

結果,他一叫,立刻便引來了所有人的關注,護士也走了過來道,"先生,這里需要安靜。"

"不好意思,請問這兒有沒有來過一個穿著打扮精致的漂亮女人,姓林,大概三十歲的樣子。"看著護士,顧北馬上問她。

"姓林?!"護士想了想,"有,剛剛已經進了人流室了。"

--已經進去了。

護士的話,讓顧北的雙眸驀地緊縮一下,一把抓住護士問道,"進去多久了?"

也就在他緊張的一把抓住護士的時候,不遠處,在洗手間里大哭一場之后的林筱雪走了出來,當走到拐角處的時候,她抬眸,一眼看到不遠處的顧北時,整個人不由愣在了原地。

"大概七八分鐘吧,手術已經在進行了。"護士道。

"不,不可以,拜托,拜托你,拜托你進去阻止手術好不好?"抓著護士,此刻,只有天知道,顧北有多急切,又有多不安,"我是孩子的爸爸,我不想失去我的孩子,拜托你了。"

"對不起,現在已經晚了,手術已經在進行當中了。"看著顧北,護士說不出來地為難。

"求你,就當我求你了,你就進去看一眼,如果手術才開始,馬上讓停下來,好嗎?"說著,顧北去掏出錢夾來,拿出里面所有的現金,要塞給護士。

"筱雪!"也就在這時,江年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發現了站在不遠拐角處的林筱雪。

聽到江年叫林筱雪,驀地,顧北抬起頭來,順著江年的視線,看了過去,也就在顧北看過去的時候,林筱雪回過神來,下一秒,轉身便往別的方向走去。

"林筱雪!"看著轉身離開的林筱雪,顧北大叫一聲,拔腿便追了過去。

江年看著他們倆,終于松了口氣,看林筱雪哭的眼睛紅紅的,但是走路又很正常的樣子,應該是還沒有做手術。

太好了!不管怎么樣,孩子保住了。

聽到后面顧北急切的大叫聲,也不知道怎么的,林筱雪不但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加大了腳步的步伐,急急地往另外一個安全通道走去。

"筱雪!"不過,林筱雪再快,又怎么可能有顧北跑的快,不過幾秒的功夫,顧北就追了上來,然后長臂一伸,便扣住了她的手腕,拉住了她,"林筱雪,你跑什么?"

被拉住,林筱雪不得不停下來,不過。她卻撇開了頭,不去看顧北,只淡淡問道,"顧總跑來干什么?"

"你做過手術啦?"看著林筱雪,顧北英俊的眉頭緊擰著,無比急切地問她。

"什么手術?顧總說什么我不明白。"仍舊不看顧北,林筱雪只裝傻。

看著眼前倔犟的林筱雪,無奈地,顧北深嘆了口氣,"筱雪,孩子不是你一個人的事,為什么不告訴我?"

"告訴你,我怎么告訴你?"倏爾,林筱雪抬起頭來,看向顧北,"我連告訴你的機會都沒有。"

"那你現在告訴我,孩子有沒有做掉?"看著林筱雪,顧北問的格外認真,大掌拽著她的手腕,一直沒松。

看著眼前的顧北,也不知道怎么的,林筱雪眼眶又是一澀,水汽抑制不住。瞬間又氤氳了眼眶,趕緊的,她又撇開頭去,無比倔犟地回答道,"做了。"

--做了。

狠狠地,顧北眉頭一擰,抬手絕望地遮住了雙眼。

林筱雪抬頭看他,雖然他遮住了雙眼,可是,他臉上的神情,卻還是掩藏不住。

他這是.......在難過,在失望嗎?

"好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大概沉默了三十秒后,顧北平靜下來,卻掩飾不住臉上失望的神色道。

林筱雪看著他,;張了張嘴想要告訴他,其實孩子沒有流掉,但是,嘴巴張了張之后,她又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任由顧北拉著,往回走。

"筱雪,你沒事吧?"江年一直等在人流室外,看到顧北拉著林筱雪過來,關切地問道。

不過,看顧北的神色,有點不對勁。

看著江年,林筱雪微扯一下唇角,"我沒事。"

其實,這一刻,她是感激江年的,如果不是江年把顧北帶來,她根本就不可能這么快知道,原來顧北是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并且愿意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但是,她明白一點,顧北愿意接受孩子,并不代表他愿意接受她,畢竟在馬?來西亞的時候,顧北還跟別的女人在一起。

"那我們先回去吧!"

"好。"林筱雪點頭,仍舊由著顧北牽著她,三個人一起離開。

一路上,顧北都牽著林筱雪的手,沒有松開,直到,上車的時候,林筱雪掙脫了他的手?聪蛩,"你不用送我了。"

江年看著他們倆,不由笑笑道,"那我送筱雪,顧北,你自己打車回去吧。"

顧北看一眼江年,又深深地看一眼林筱雪,什么也沒有說,只沉沉地點了點頭。

江年一笑,讓林筱雪先上車后,自己了上了車。

"筱雪,你是不是沒跟顧北說實話?"上了車后,待車子發動后,江年笑著問林筱雪道。

"什么實話?"林筱雪裝傻道。

"你是不是告訴顧北,你把孩子做掉了?"

林筱雪看著她,笑了笑,"你怎么這么確定,孩子沒做?"

江年揚眉,"因為我是女人。"

"我就是想試探一下顧北,他是不是只在乎孩子,不在乎我。"既然江年都猜到了,林筱雪也不必隱瞞。

"筱雪,很多時候,男人是不允許自己被試探的,特別是顧北這種男人。"看著林筱雪,江年的話,說的格外的認真,"或許你試探的結果,只會適得其反。"

看著江年,林筱雪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她看著江年問道,"你是覺得,知道真相之后,顧北會以為,我不信任他,所以才試探他?"

江年點頭,"嗯,是呀,一切的感情,都是建立在信任上的,沒有信任,所有的感情都會脆弱的不堪一擊。"

"我明白了。"林筱雪恍然,爾后,掏出手機來,開機。點開微信,找到顧北的頭像,編輯道【對不起,剛才我騙了你,孩子沒有做掉,因為是雙胞胎,我舍不得,所以沒做,剛才之所以跟你撒謊,我只是不希望你因為孩子而改變對我的態度】

編輯完,林筱雪又認真看了一遍,確認沒有問題后,她才點擊了發送。

手機那頭,顧北還站在大樓外,沒有動,明明知道醫院是不能抽煙的,可是,他卻還是克制不住,掏出香煙來點燃一根,狠狠地抽了起來。

除了七八年前那次林筱雪放棄他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之外,這么多年來,顧北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郁悶又無助。

雖然,他對林筱雪從來沒有期盼過什么,但是,她就這樣,在完全沒有和他商量甚至是在都沒有告知他的情況下就把他的孩子做掉。

他真的很失望,很難過,也很無助!

一次又一次,面對林筱雪的選擇,他無能為力。

這種無能為力,讓身為男人的他感覺到異常的挫敗,這也就是為什么,哪怕如今林筱雪在倒追他,他卻不愿意多理會她甚至是再給她一次機會的原因。

因為他也怕呀,怕有一天,林筱雪又會像七八年前那樣,因為別的人或者別的事,就輕易放棄他,離開他。

這樣的傷害,他不想再承受第二次,也不允許再發生第二次,所以這些年來,他從來不對任何女人抱任何的期待,也幾乎不付出什么真情。

就在他大口大口狠狠地吸著指尖的香煙時,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震動了一下。

不過,顧北沒理,直到,指尖的香煙燃到了盡頭,他將煙蒂捻滅之后,他才去掏手機。

掏出手機,當他低頭看去,一眼看到手機上林筱雪發過來的信息時,他英俊的眉頭微一擰,解鎖手機,點開信息.......

--孩子沒做掉。

--雙胞胎。

當信息的內容映入顧北的眼簾里,他深邃的瞳仁里,霎那溢出巨大的驚喜來。

孩子沒有做掉,而且是雙胞胎。

他有孩子了,而且是一次兩個。

一時間,巨大的從未有過的驚喜像海底掀起的巨浪,瞬間將顧北淹沒,比起剛才的失望與無助來,不知道要強烈多少陪。

他有孩子了,他有兩個孩子了!

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這一刻,顧北激動興奮的像個孩子,雙手緊握成拳做起了勝利的動作,內心久久無法平靜。

車子里,林筱雪把信息發出去之后,整個人便如釋重負。

將來不管怎么樣,她都會選擇坦然面對。

畢竟,她已經不年輕了,過了三十歲的女人了,又有什么是她扛不過去的。

"江總,我懷的是雙胞胎。"想明白了之后,林筱雪看向江年,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她。

"雙胞胎?!真的!"江年驚訝。

"嗯,千真萬確。"

"哇,太好了,太棒了!"激動的,江年一把抓住了林筱雪,"這下顧北賺大發了,不知道會多開心。"

"他會很開心嗎?"林筱雪淡淡笑站問道。

"會,當然會,顧北其實很喜歡孩子的,現在突然有了兩個親骨肉,怎么能不開心。"

"嗡--嗡--嗡--"

就在這時,林筱雪的手機響了起來,一看,是顧北打過來的。

江年淡淡看了一眼,看到林筱雪手機屏幕上跳躍的來電顯示。不由揚唇一笑道,"你接,顧北這會兒一定是高興壞了。"

"嗯。"林筱雪點頭,深吸口氣,接通了電話。

"筱雪,謝謝你,謝謝你把孩子留了下來,謝謝!"電話接通,果然,是顧北那興奮激動的聲音傳來,這種激動興奮的聲音,林筱雪從未聽到過。

"不用,留下孩子,不是為了你。"此刻,林筱雪的內心,居然平靜的要命。

"放心,我一定會對孩子負責的,我一定會努力做一個好爸爸。"手機那頭,沉沉的,顧北保證道。

--一定會對孩子負責的,一定會努力做一個好爸爸。

雖然,顧北沒有一個字提到他會做一個好丈夫,但是。他能做一個好爸爸,便已經夠了,足夠了!

這一霎那,原本平靜的內心,波濤洶涌,水汽控制不住又氤氳了眼眶。

下一秒,她趕緊抬手捂住嘴巴,一時高興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只能沉沉點頭,從鼻腔里發出一個"嗯"的字符來。

"你現在去哪,回公司,還是回家?"手機里,顧北關切的聲音又立刻傳來。

回公司還是回家呢?

林筱雪看一眼身邊一直看著她的江年,倏爾,揚唇笑了起來,回答道,"當然回公司呀!"

"好,好,我也馬上回去,現在就回去。"

"嗯。"話落,林筱雪掛斷了電話,爾后?聪蛏磉叺慕,有種道,"謝謝你,江總。"

江年笑,伸手過去抱住她,輕撫她的后背道,"相信我,一切都會越來越好的。"

"嗯,謝謝!"

..............

回到公司,林筱雪就和江年分道揚鑣了,江年回了125樓,林筱雪回了J.M自己的辦公室,不料,她前腳才進了辦公室,顧北后腳就趕到了。

大步沖進林筱雪的辦公室,看到正站在辦公桌前喝水的林筱雪,甚至是連辦公室的門都來不及關,他便箭步過去,一把抱住了她。

林筱雪原本拿著水杯要喝水,看到突然沖了過來一把抱住了自己的顧北,她錯愕地瞪大了雙眼,一只手拿著水杯,舉的老高。辦公室外,有人注意到這一幕,也不禁瞪大了雙眼,無比好奇地繼續盯著他們倆個打量。

"喂,水撒了!"抱了好一會兒后,林筱雪反應過來,發現外面有同事看到了他們,趕緊推他。

"呵......."顧北笑,終于松開了林筱雪,看著她,一雙眼睛亮的驚人,有些手足無措地道,"我接下來該做些什么?"

林筱雪看著他,無比淡定放下手里的水杯,然后走向門口,把辦公室的門關上,才轉身問她道,"什么做什么?"

"孩子呀,你懷了雙胞胎,我該為你做些什么,為我們的孩子做些什么?"看著林筱雪,雖然已經是年過四十的老男人了,可是,此刻,顧北卻像個興奮的愣頭青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

林筱雪看著他,實在是覺得好笑,這樣的顧北,這么多年來,她可還是第一次見。

"不用,孩子出生前,你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故意的,林筱雪揚了揚眉回答道。

"怎么能什么都不做呢!"看著林筱雪,顧北笑,"聽說懷孩子很辛苦,特別是你還懷了雙胞胎,要不然這樣吧,你搬去我那里住,當然,我搬去你那里也可以,這樣,我就白天晚上都能照顧你和孩子了。"

"咳......."聽著顧北的話,林筱雪不由輕咳一聲,撇開頭去有絲窘迫地問道,"顧總你這是打算要和我同居嗎?"

"對,同居。"毫不遲疑地,顧北給了林筱雪答案,然后又大步過去,抬手握住了她的雙肩,無比認真地懇求道,"筱雪,為了孩子,答應我吧!"

看著近在咫尺的無比認真的顧北,林筱雪臉上的窘迫與羞赧更濃了,抿唇想了想道,"這個我要考慮一下。"

"別考慮了,現在就答應我,難道你不希望,孩子每天晚上在睡覺前都能聽到爸爸的聲音嗎?"握緊林筱雪的雙肩,顧北無比真誠地道。

林筱雪看著他,雖然心里很清楚,此刻顧北的一切表現,都只是因為她懷了他的雙胞胎孩子,但孩子就在她的肚子里,現在孩子就是她,她就是孩子,不是嗎?

"那.......那你搬到我那兒去吧,剛好我那多一間客房。"片刻的遲疑之后,終于,林筱雪點頭,答應了。

"好,太好了,下了班我就搬過去。"再一次,無比興奮的,顧北抱緊了林筱雪。

林筱雪站在那兒,就任由顧北螞蟻緊地抱著自己,這一刻,前所未有的幸福,滿滿的充溢著她的全身。

這種感覺,真好!

.......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