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化神通 > 第105章:青鋒子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真不知死活!”

三條蜈蚣速度極快,兵分三路,黑漆漆的口器,“咔嚓咔嚓”發出難聽的聲響,形態丑陋,嗡嗡的振翅聲響,撲面而來,甚是可怕。

“世侄小心!”王全安大急,手中掐訣,就有一團火球飛出,砸向最前面的黑蜈蚣。

黑蜈蚣瞪著一雙猩紅小眼睛,對飛過來的火球,視若不見。

火球打在蜈蚣的身上,毫發無損,更是激發此蟲兇性。

王全安面如土色,身形搖搖欲墜。

就在這時,趙真身側飛出一道金色身影,迎著三條黑蜈蚣射去。

明火盾從儲物戒中彈出,剛到趙真身前,一分為三,組成一個防護,圍繞著趙真與王全安上下翻飛,防護的密不透風。

王全安先是一驚,再看是趙真的手段,心中大定,轉而艷羨不已,望著趙真鎮定的模樣,心中艷羨而又懊悔。

想他也是一宗之主,不想落到這步田地。

“三年前的決定,是對還是錯呢?”

疑惑,在王全安的心底響起。

金色身影,自然是立下大功,救了趙真性命的金蠶蠱。

三年時間,金蠶蠱也有了變化,原本的兩對透明翅膀,此刻已是金黃之色,除此之外,又多了一對翅膀。

金蠶蠱本身是蠱,行進之間,不是靈氣催動,趙真當初正是利用這點,索了羅無冥性命。

仿若毒蛇咬了大象一口,毒蛇雖小,但是毒性太強,大象也抵擋不住。

“金蠶?不,金蠶蠱!”

黑蜈蚣眼見大功告成,突然竄出來的東西,當真將青鋒子嚇得面無人色。

手中的紙扇掉落在地,整個人連退數步,慌亂不已。

青鋒子的黑蜘蛛,培育多年,同期對手,無往不利。

尤其是水火不侵,讓他戰績斐然。

然而,黑蜈蚣最怕的就是金蠶蠱!

“怎么會這樣?金蠶本就稀有無比,祭煉金蠶蠱更是難上加難!”青鋒子腦中飛轉,大聲問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口中雖問,但是青鋒子抬手一點,三條黑蜈蚣心領神會,急忙避開金蠶蠱的追殺。

一條黑蜈蚣引誘金蠶蠱,另外兩只撲向趙真。

趙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不等黑蜈蚣靠近,惡邪劍破空而出,在明火盾的外層,組成一道劍網。

惡邪重新祭煉,更加鋒利,若是黑蜈蚣靠近,定會將它們絞成粉碎。

一時之間,兩條黑蜈蚣盤旋在半空中,進退不得,失了方寸。

另一條黑蜈蚣奔逃一陣,哪里跑的過金蠶蠱。

金蠶三對翅膀齊震,倏地撲到黑蜈蚣背上,二話不說,張開口器,撕開背上的甲殼,咔嚓咔嚓的吞吃起來。

青鋒子尖叫一聲,像是他被吃一樣。

“我的寶貝!”

話音剛落,金蠶蠱舍了口中的破爛殘軀,“嘩啦啦”撲向另外兩條黑蜈蚣。

“還想跑?癡心妄想!”

趙真冷哼一聲,兩條黑蜈蚣急速逃遁,飛了十丈不到,就被金蠶逐一咬破腦袋。

做完這一切,金蠶蠱趴在黑蜈蚣身上,大快朵頤。

“噗!”

遠處的青鋒子張口噴出一口精血,臉色青灰一片,整個人像是抽了筋的米蝦,佝僂著彎曲,痛苦無比。

三條本命煉化的黑蜈蚣,不到三回合,就被對方蠱蟲吞吃,元氣大傷。

“一念之間,成竹在胸,這種碾壓他人的感覺,真是太好!”

從青鋒子出手伊始,趙真輕描淡寫,金蠶蠱、明火盾、惡邪,進攻與防護得當,不慌不忙,沉著穩妥。

三條黑蜈蚣,根本近身不得,便被絞殺干凈。

“你……你到底是何人?你想做什么?”青鋒子色厲內荏的喊道,一只手護著腰間飛劍:“你若殺我,天山派不會放過你的!”

話音剛落,金蠶化作一道金光,洞穿青鋒子心口,又沖向身后兩人。

“噗噗噗……”

沉悶的三聲,青鋒子和最先兩名天山派門人,全都捂住心口,滑倒在地上,沒了生機。

僅有一人,面色死灰,一雙腿篩糠般打著擺子,恐懼的雙眼,竟流出眼淚來。

他站在原地,沒過一會,褲襠的位置已濕了一片。

“既然要我性命,那便不能放虎歸山!”趙真冷聲說道:“回到天山派,告訴你們掌門,敢殺我一品門的人,讓他洗干凈脖子等死!”

那人一聽此話,也不知道哪里涌出的勇氣,轉身就跑,連摔數跤,方才跑遠。

趙真非常的滿意,心念一動,輕松至極。

哪怕對方是八層的煉氣士,可是實戰經驗太弱,加上貪戀女色的身體,內里早就掏空。

如果不是仗著黑蜈蚣,豈會活到現在?

想到這里,再去看金蠶,此刻吃的正是快活。

現在的感覺,可與過去大不一樣。

以往家門劇變,靈公主、斗場、白鹿先生、血顏、高成、明孔雀等,這幫家伙們,總是給趙真一種巨大的壓迫,一不小心,就有性命之危。

但是現在,一切都變了。

同期修士,趙真還沒施展出真正的手段,就已輕松解決。

暢快淋漓,居高臨下,怪不得世人都想做高手。

一旁的王全安瞧得心驚肉跳,青鋒子在天山派,算是第二號人物,居然擋不住趙真三兩下,便丟了性命。

趙真出手不留情,也是讓他暗暗告誡自己,日后一品門振興,一定是離不開趙真的。

“黑蜈蚣,劇毒無比,若是沾染上,無藥可救。天山派進攻我們一品門,咱們宗門很多弟子,都是死在他的手中,今日殺了他,正好為同門報仇!世侄,叔要謝謝你!”

趙真擺擺手,道:“這些人行事詭譎,不遵規矩,青鋒子出手就要殺人,這種人豈能讓他活命?我放那小子回去復命,就是讓他們天山派知道,我們一品門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世侄聰慧,這樣一來,天山派在明,我們在暗,根本不曉得我們什么時候打上門去。讓他們日日夜夜防備,最后趁疲之時……”

趙真搖搖頭,順著山崖向下一躍,穩穩落在地上,朗聲說道:“一群土雞瓦狗,根本不用放在心上!我就要用這種方式,滅天山派,讓全天下的修仙門派,知道我們不是好惹的!”

趙真不是狂妄吹噓,這方世界的靈氣盡管復蘇,然而想要煉就金丹之境,根本是癡心妄想。

也就是說,能夠進駐此地的修士,只會是煉氣士。

筑基修士不可能將時間浪費在這種地方,除非,百年之后,靈氣濃郁,才會有真正的改變。

“都依世侄的!”王全安心服口服,想到剛才那些手段,簡直匪夷所思,強的離譜,當下信心大增。

原本畏懼的天山派,好像真的變得無足輕重起來。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