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化神通 > 第033章:秦皇轉世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太學院,乃宋國士子最高學府。天下最有名的大儒,十之七八匯聚于此。

大宋儒教立國,百年之下,各路文豪大儒,經史子集,詩文大興。

太學院,重樓!

三十三層高臺上,罡風呼嘯,甚是寒冷。

何所道負手而立,站在高臺中間。

他昂著頭,仰望蒼天。

在他身旁,一張石桌,石桌上放著一盤圍棋,石桌周圍擺著四張石凳。

何所當穿著白色長袍,一頭銀發,長發飄飄,一雙眼睛深邃猶如星空。

“殿下,老夫不問政事多年,今日來此,何必打擾老夫清修呢?”何所道收回目光,慢慢轉過身。

不知何時,空無一人的石桌前,靈公主正襟危坐,玉手伸出,捻起一枚黑棋,輕輕送到棋盤上:“師者,傳道授業解惑!弟子有惑,當然要來問師父!”

“唉!你這丫頭!老夫好不容易清閑數年,何必把我牽扯進來!焙嗡敻┥碜,執白子,隨意落了一子。

靈公主下著棋,道:“師父,你就不要抱怨了。今日來此,學生可是為大事而來!”

“大宋承平日久,還能有什么大事?宋夏之戰已經議和,真有大事的話,那也是北方之敵!”何所道不以為然的道:“你這丫頭,每次都賣關子,再不說,這盤棋也別下了!”

“青炎趙真,師父評價甚高,最近一事,我心中難安!特來請教師父!”

靈公主捏著黑棋,似是沉吟:“太古秦皇,威震天下,一掃六合八荒,功績之大,超越三皇五帝,方才冠皇帝之名,其名號為始皇,指望千秋萬代,一統萬世!”

何所道目光炯炯,神色微凝:“你提及秦皇,想必趙真大大不妥!”

“自古有言,秦皇帝庫中有始皇經。秦皇的武道修為,全部依靠這本典籍!”靈公主淡淡說道:“秦皇自幼紫瞳,登基稱帝,天下人稱為帝眼!青炎趙真,功法大進,竟已穩固小宗師境界,怕已突破到中期境!這些都不是關鍵,上次相見,此子一雙紫瞳,瞧得本宮心驚膽戰!傳言,天下再出紫瞳帝眼,必是秦皇轉世,取回萬世江山!”

“哈哈哈!荒謬之言,子不語怪力亂神。這種預言最是蠱惑人心,害人害己!”何所道駁道,轉而頭疼道:“紫瞳帝眼,趙真怕是要成天下之敵!為天下帝君忌諱,此事難辦也!”

“父皇怕已知曉此事,至于為何沒有發動!怕有大大顧忌,畢竟因為傳言捕殺趙真,定會遭天下人嗤笑!”靈公主面有憂慮之色:“紫瞳帝眼,一旦傳揚出去,趙真會非常危險!”

“也可能是好事呢!”何所道意味深長說了一句:“這個天下,何曾是太平盛世?”

……

趙真之宅,大伙都在準備行李,二日后便要遠行。

“趙真!還不滾出來?!”

突然之間,大門外起巨大聲響,話音剛落,大門轟然破碎,沖進來兩名中年男子!

趙真站在院外,眼見自家大門被人轟碎!

當真是打上門來,欺到家宅!

“大膽!”孫道大怒,連著周圍兩名軍士,沖上去就要拿人!

兩名中年男子根本不去看孫道,抬手一揮,孫道等三名武士,哪里是其對手,當即倒飛而出,砸在墻壁之上,跌落在地。

“私闖民宅,流放三千里!你們兩人不要走了!”

“你惡意傷人,自身難保,現在想起大宋律法了?當真無恥至極,張狂無知!”

一個清脆好聽的女音,從門外響起。

不見人,而先聞其聲!

趙真正疑惑間,從門外走進來一位紫衣女子!

李玉霜面如冰霜,頭發呈現灰白之色,一雙眸子仿若萬年寒冰凝結,她一步跨入,打量趙真一眼,冷冷道:“是你傷了李東?”

“他自己傷了腿,你該去問白春樓的門柱!”

趙真頗有些意外,公主府才打的招呼,榮國府還有這個膽量?

居然還敢打上門來?

“放肆!敢用這種態度說話!”一名中年男子呵斥道:“我等全真宗門徒!這是四大使者之一的玲瓏使者,不可無禮!”

石基急忙湊到趙真耳邊,低聲道:“公子,全真宗當年隨太祖征伐天下,每一代宗主,都被封為護國天師!四大使徒享有官府封號,身份尊崇!此女名為李玉霜,乃榮國府嫡女,為李東親妹妹。此女天賦異稟,四歲就被全真宗天蟾道人收為閉門弟子,學的上等武學‘不動尊王神功’,已是小宗師的高手!此事還得小心對付!

趙真愣住,他畢竟年幼,對國政大局的事情,知曉并不多。

不想全真宗的底蘊這般深厚,怪不得稱為宗派翹楚!

只是,任你家大業大,便可私闖民宅,違背律法?

趙真搖搖頭,暗想全真宗在帝都的力量當真不小。

短短數日,他就與這個宗門結下“不解之緣”!

不過,震斷李東右腿,趙真并不后悔!

往昔被他欺辱,礙于家族規矩,不得反抗,著實憋了太多怨氣!

然而,終究平白生了仇家。

趙真一時也覺得太過沖動,對方復仇的速度,著實快了些。

“好個伶牙俐齒的小賊!”李玉霜咬牙切齒的說道。

趙真揚起嘴角,不置可否!

李玉霜惱極,輕拍腰間,竟然飛出一道長鞭,凌空一震,竟朝趙真頭頂抽過來!

若是抽中,趙真不死也殘!

“好個惡毒女人!”

趙真抬腳一踢,正中長鞭的力道節點。

“嗯?”無功而返,少女頗為意外,收起鞭子,神色不善的道:“我家堂弟一腳踢出,就算打到門柱,豈會骨節寸斷!真當我等白癡嗎?”

“哼!我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趙真厲聲道:“李東想廢我雙臂,我斷他一腿,也好給他點教訓!”

“荒謬至極,給點教訓,就要斷人一腿?朝廷律法,你當做什么?”李玉霜豈會相信趙真說法:“榮國府礙于公主府,我全真宗弟子,可不會任你妄為!”

“喔?”趙真高聲問道:“我倒想看看,你這使者有何本事!”

“自斷雙腿,認罪懺悔!咱們之間的恩怨,便一筆勾銷!否則……”

李玉霜一字一頓的說道,雙目帶煞,渾不將趙真家世放在眼中!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