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化神通 > 第014章:誰是仇人?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趙真自幼古血容身,從小到大,處處小心,哪怕戰場搏殺,都是不敢妄動真氣,哪像今日,暢快淋漓,生死之間,豪氣大生!

郡王府、天牢、斗場,三次死里逃生,趙真繃緊的情緒,此刻得到徹底的釋放,長久藏于眼底的傲氣,哪里還藏得?

趙真恍如折翼的雄鷹,一朝得飛,便敢與天地比高。

除此之外,國斗廝殺,他乃勝者!

帝王所言,乃是金口,縱然他家族叛逆,此刻他趙真,已是無罪之人。

這種心境下,趙真的表現,反差極大,看似驕狂無比,目中無人,實則率性而為,灑脫為真。

家族巨變,自身體魄,原本心灰意冷的趙真,此番得神奇造化,心志早已改變。

雖不明緣由,但是趙真卻認為蒼天有眼,他命不該絕。

一切的一切,關鍵還是趙真判定,宋夏議和,夏國定然搶得先機,他也多了一道籌碼。

趙真面對一身女裝的靈公主,反而去了七分敬畏,多了三分放縱之意。

他口渴難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笑著道:“人有七情六欲,怒與不怒,我乃凡人,哪能控制得了!

一名親兵突然從遠處疾步而來,靈公主側目而視,親兵趕到趙真十步遠,跪下道:“殿下,陛下傳旨到公主府,傳殿下與夏姬入宮!”

“夏姬人呢?”

“宮里的高公公先把夏姬帶進宮去了!”親兵老老實實回答道。

靈公主面色微變一閃而逝,卻沒有逃過趙真雙眼。

“趙公子,我安排人送你去公主府,待我返回,我們再商要事!”靈公主說完此話,隨著親衛離開斗場。

趙真搖搖頭,站起身道:“我隨殿下同去,在皇宮外等候!不見到娘親,心思哪里能定?”

靈公主見趙真意志堅定,不再多言,緩緩起身,向斗場外走去。

她前腳剛走,便有各路親衛緊隨其后,足有數十人,氣勢十足。

趙真跟在后面,不近不遠,沒過多久,一行人便到帝都皇宮外。

朱漆高墻,隔斷內外,靈公主在黃門的引領下,進了宮中,獨留趙真守在宮外。

身陷囹圄,方知自由珍貴。趙真心有感慨,好在靈公主早有安排,離開斗場前,便送上一套干凈衣衫。

雖說他最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洗漱,但是娘親的安危更是第一要務。

靈公主考慮周全,宮外為趙真留下一輛馬車,還有護衛相隨。

趙真徘徊一陣后,回到馬車內,盤腿而坐。

腦海中不知名的功法,聞所未聞,經文共有一百零八字,首頁書“梵圣真經”。

之后經文,或許因為他境界緣故,根本無法看透。

三十人戰,趙真再次重回小宗師境,原本不穩固的境界,此番根基大定,隱約看到中期希望。

小宗師,真氣為芒,戰場之上,可為百人斬!

此等功夫,與當今武道修行,出入太大。

然而,趙真絕地逢生,不僅壓制住古血容身的問題,還將小宗師境徹底穩固。

此功法修行而出,真氣渾厚綿長,六感超絕,體內筋骨強橫,尋常刀兵都無法傷到趙真。

不知為何,再一次見到靈公主,他甚至有一種感覺,哪怕勝不得她,從對方手中逃脫,把握甚大。

靜思不到半個時辰,公主府的人馬陸續而出,趙真透過布簾,瞧見夏國使節一同而出。

車簾打開,梁師鉆了進來,來的路上,此人的身份,靈公主已經告知。

梁師六旬年紀,乃探花出身,一路走到今日,宦海沉浮,早就在這位長者的額頭上留下了一道道丘壑般的皺紋。

“趙真,雖然我不明白殿下為何這般看重你,但是你若有歹心,對殿下不利,老夫縱使粉身碎骨,也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梁師佝僂著身子,與趙真迎著面,跪坐在,語氣生硬。

梁師乃儒生,忌諱刀兵,慎談生死,見到趙真第一眼起,這個清秀的少年就在殺人,再見之時,猶如修羅殺神,砍瓜切菜般屠殺幾十人,滿面鮮血登上城墻,冷漠而無悔的倔強眼神,饒是歷經風浪的老頭,都受到極大觸動。

這是一柄帶刺的刀,誰想做他的執刀人,就要有最壞的覺悟。

趙真挺著身軀,神色平靜,搖著頭道:“梁師乃大儒,小輩豈敢班門弄斧。殿下對我有恩,我自當忠于事!梁師無須擔憂,趙真一介匹夫,快意恩仇,做不得魑魅魍魎!

忠于事!

而不是忠于人!

梁師豈會不明,嘆口氣道:“雜事暫休,老夫有幾件事相告!

車夫催馬,馬蹄落在青磚之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小輩洗耳恭聽!”

國斗已過,局勢詭譎,他一介罪人之身,也亟需知曉形勢走向,否則生死之間,哪怕他是小宗師身份,一樣引頸受戮。

梁師伸手拿捏花白山羊胡,目視趙真道:“先說大勢,宋夏議和已成,宋國割三城,歲幣三十萬兩,結為兄弟之國。你娘夏姬已離開帝都了,此乃你父親議和條件之一!

趙真神色大變,轉念一想,安下心來。

娘親離開宋國,未嘗不是好事。況且,夏國有父親庇佑,性命安全便得保障。

心中高興,可是此番離別,沒有見到娘親一面,不知何時,再能再見,心中不免生出哀傷。

只是,宋夏乃死敵,好端端的怎么就議和了?

像是看出趙真疑惑,梁師又道:“北方崛起一國,滅國無數,年后極有可能南下征戰,夏國送過來的情報,皇家深感憂慮,割讓三城,也是可以與夏國的城池形成聯防態勢,否則國內諸多儒生豈會甘休?

至于青炎王府之事,大國之爭,都已議和,帝君已經頒旨,赦免了你與趙凱的罪責!

趙真聽到最想聽聞之事,他的罪責得免,心中懸著的大石,終于落地。

趙凱乃郡王府嫡子,聽到長兄脫困,心中高興,想到府中尚有趙夫人,開口問道:“這是今天聽到最好的消息,郡王府無恙,這是天大的恩賞。不知王府趙夫人現在何處?”

“斗場高臺,殿下曾說有一事相告,讓你千萬不可動怒!”梁師慢悠悠說道,面目嚴峻:“趙夫人已過世了!”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