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化神通 > 第002章:匹夫之怒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刀在李傲天腰間一個旋轉,鮮血溢出,激的李傲天一聲慘叫。

趙真手起刀落,又是連出數刀。

速度之快,角度之刁鉆,李傲天連退數步,卻避無可避。

每一刀下去,李傲天身上的氣力飛速的消散,視線就模糊一分,。

高壯的身子緩緩的倒下,他想要伸出手,希望再撫摸一次夏姬。

這樣的女人,一死都不可得!

趙真昂首挺胸,猶如青松咬定,綁在他身上的繩索,全被崩開,此刻才從身上慢慢滑落。

先才動作之快,當真是須臾之間,不到三個呼吸,趙真在十名禁軍陣前,手刃他們上官李傲天。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惜,我趙真只是一介布衣!壁w真擋在夏姬的身前,殺氣騰騰地望向堂屋內的禁軍:“我本想伏罪,但辱我娘親,便是我趙真死敵!”

禁軍面面相覷,馬上圍住趙真,一名將官驚異道:“快去請靈公主,趙真是小宗師境的武者,咱們十人絕不是他對手!”

話音剛落,外面像是有感應般,黑壓壓一大片禁軍涌入屋內,原本寬敞的室內,此刻盔甲摩擦,肅殺之氣彌漫。

“真兒……”夏姬拉扯著衣衫,瞧著禁軍圍攏,自然對兒子擔心至極。

趙真笑著寬慰道:“娘親不要怕,今日母子同死,絕不會辱沒趙家威名!”

夏姬眼淚滾落,瞧著背影單薄的獨兒子,夏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

若無此等大難,家世優渥,聰慧多智的小兒子,一定會成為青炎趙家不可多得的人才!

夏姬滿是感傷,趙真神色平淡,心中卻是苦澀。

李傲天看似誅殺隨意,個中兇險唯有他知曉。

他這幅身子著實混賬,靈貓步走出三式,就已不支。

靈公主!

趙真眼眸微顫,立刻調息,右手下意識捏成拳頭,轉而又悄悄的松開。

靈公主的名字乃是大宋年輕一輩中的噩夢。

三歲鍛體,七歲成就武士,十歲練就武師圓滿境,生撕虎豹,十六歲成十萬禁軍教頭,現今十八歲,武功深不可測,已是年輕一輩翹楚。

靈公主徒手搏殺,斃敵數百人,這是一個活著就在殺戮的狠人。

水泄不通的堂屋中,突然讓開一條通路。

百名禁軍,乃是大宋最為驕橫的將兵,大宋立國百年,禁軍征戰四方,乃是各州最強之兵,匯聚于帝都。

可就是這些精兵悍將,一見來人,猶如大浪翻滾,嘩嘩跪倒一片,各個神情激動,腦袋順從的垂下,齊聲高呼:

“拜見殿下!”

趙真皺起眉頭,望向屋外。

映入眼簾的是一名高挑女子,只見她負手而行,顧盼之間,英氣逼人。

與常人不同,她一身黑色衣衫,袖口收緊,長發以玉簪束起,臉如桃花,柳葉眉,姿態不凡,她的瞳仁靈動,鳳行張目,凝視趙真。

周遭跪地抱拳的禁軍,她恍若未見,待她站在場地中央,掃過橫尸當場的李傲天,目光似不經意從夏姬的身上一帶而過,夏姬發髻散開,衣衫凌亂,模樣驚恐而狼狽。

“奪李傲天明威將軍位,厚葬之!”靈公主一句話就判下李傲天身后事,死了還要被削去官職,算是一種羞辱了;厚葬之,卻又是一種安撫,畢竟是為公職而死。

一句話之間,靈公主行事果決,可見一斑,只是稍稍觀察,就已洞察大半,智慧超群,豈是尋常?

靈公主一襲男人裝束,站在禁軍群中,毫無不妥。

強壯兇悍的禁軍,乖乖跪在她的周圍,絲毫不敢逾越,此景此景,已不是“公主”兩個字的緣故了。

“十六歲成小宗師境,青炎郡王真是教子有方!”靈公主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肆無忌憚的上下打量趙真,轉而嗤笑道:“可笑一國郡王,認賊為父,竟做夏國之王,此種忘恩負義、叛國之輩,當受凌遲之刑,方解本宮心頭之恨!”

趙真恍若未聞,沉聲道:“殿下,趙真死不足惜,只求殿下饒我娘親!來世愿牛馬為報,感激不盡!”

靈公主哼了一聲:“你母親當賣官妓,受千人騎,萬人枕,此生都償不盡的大罪,何來寬恕之言?”

趙真雙眼微微瞇起,絲毫不見退避之意:“匹夫之怒,血濺五步!有本事過來拿人!”

“放肆!”隨同靈公主入內的一名親兵頭領勃然大怒,痛斥趙真。

“喪家之犬,也敢狂吠!”

“殿下千金之軀,你竟口出狂言,我等要將你碎尸萬段!”

“末將愿為殿下,取此賊項上人頭,獻給殿下!”

“癡蠢小賊,猖狂無知!”

“請殿下示下!”

……

趙真針鋒相對,激的禁軍激憤,戰意濃濃。

“小宗師境的高手,可不能說是匹夫!你這樣的人物,竟然在帝都無名!真是奇哉怪哉!”靈公主右手虛抬,禁軍紛紛站起,眾人瞪著趙真,手撫腰間長劍,只待靈公主令下,便要將趙真剁個稀爛。

“秦戰!”

“卑職在!”護在靈公主身側的親兵頭領抱拳稱諾,此人乃公主府親兵隊長,征戰沙場三載,跨入小宗師境已有五年。

靈公主面無表情,手指微微抬起,戳向趙真:“十息,我只給你十息!”

“給你”二字還未落下,秦戰倏然暴起,已撲到趙真身前一步內。

趙真全身寒毛在秦戰扭頭的剎那,全部豎起,猶如一只炸毛的靈貓!

秦戰仿若一頭餓狼,漆黑夜中,撲向獵物的必殺一躍。

“蓬!”兩拳相對,狠狠的撞擊在一起,發出了令人發顫的聲響。

秦戰繃著臉,欺身而過,右肩狠狠一頂,朝向趙真心口。

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小宗師之力,若是擊中,心臟崩開,定要斃命。

趙真內斂真氣,雙手前托,擋住對方致命一擊。

秦戰雙眸瞇起,爆喝一聲,真氣涌動,震得趙真“蹬蹬”連退數步,“轟”的一聲撞在墻壁之上。

趙真神色微變,向前跨出一步,身后墻壁蛛網般裂開、剝落。

“真兒……”夏姬低聲喊著,卻是不敢分了兒子心神。

禁軍眾將一片低呼,要不是殿下在此,他們怕要高聲喝彩。

“蠻牛勁……秦戰邁入小宗師境五年時間,蠻牛勁竟已到此等地步。我等不如也!”

“趙家二郎,氣力與秦戰相差太遠,怕是剛入小宗師境!”

“趙真并無戰場廝殺經驗,秦戰的兇悍,可是出了名的!

“我猜,只需六息,趙真必死無疑!”

……

正中央的靈公主殿下不見喜怒,吐氣如蘭,淡然道:“三息!”

靈公主的話語,猶如魔咒,催的秦戰猶如瘋魔,每一拳勢大力沉,砸的前沖趙真連連后退,面色越發蒼白,雙肩不經意的連連晃動。

眼瞅秦戰將趙真逼入墻角,迅疾如風的招式,壓制著趙真無力反擊,原本挺直的身子,此刻竟蜷縮起來。

然而,靈公主的臉色卻陰沉無比:“九息!”

“死!”秦戰束帶掉落,長發飛起,猶如可怖魔神,一只鐵手死死鉗住趙真的脖頸。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