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40:阿禾恢復上一世記憶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容歷,你欠了我一杯酒,你欠了我……”

他欠了她一杯酒的,那杯有毒的合巹酒。

她第三次見容歷,在丞相府,父親的壽宴上,天家來了六位王爺,歷親王容歷坐位首。

“儂儂,過來!

儂儂是她的乳名。

父親把她喚到身邊:“王爺,這是小女華卿!

她上前,欠身行禮:“華卿見過各位王爺!逼鹕頃r,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他。

天家幾位王爺里,數他眉眼如畫,生得一副好骨相。

容歷懶懶坐著,手里端了茶杯,目光輕飄飄地掃去一眼:“滿十六了?”

大楚女子十六及笄,她在二月便行了及笄禮。

她紅著臉,點了頭。

容歷悠悠抬了眸,目色沉沉,像霧靄彌漫的夜:“丞相府可收到了帖子?”

歷親王府八月底選秀,京中及笄的貴女,若是家世相配,皇后都下了拜貼。

她臉頰稍稍暈了淡淡緋紅,還是點頭。

他放下茶杯,身體微微前傾,瞳孔里布了一層秋日早起的寒霜:“別去了!

她倏地抬頭,撞上了他的目光:“為、為什么?”

容歷沒有說為什么。

可她知道,他不想娶她。

她去求了皇后姑姑與父親,終究是使了計,讓崇宗帝下了一道圣旨,將她指給了容歷,容歷抗旨不遵,被素來寵愛他的崇宗杖責了一百,罰跪在華午門前,一跪便是一日一夜。

后來,容歷妥協了。

姑姑說,他是為了守在邊關的那位才低了頭,姑姑還說,可以嫁于他,但不可以交心,林赫拉氏與天家只怕早晚會有一場血雨腥風的博弈。

開始她是不信的,她以為帝王之家,哪有那般情深似海,她總會取代邊關那個女子,也總會找到辦法,讓他與父親共處。

她錯了。

大婚之日,他撇下她,去了西北,再歸來,已經是半月后。

父親勃然大怒。

那時候,崇宗帝病重,容歷剛剛攝政,是朝堂最動蕩不定之時,她父親搬出了這件事,在金鑾殿上,咄咄逼人。

“大婚之日,王爺撇下小女去了西北,如今才歸來,這杯合巹酒,是不是該補上了?”

甚至,不待容歷說任何話,父親便一聲令下:“來人,上酒!

一朝臣子有近一半是父親的黨羽,連她都不知道,丞相府的勢力到底有多大,只知道,崇宗帝的病,絕對不是偶然。

她不知道容歷有沒有應對之策,他依舊從容自若地坐著,可自己終歸坐不住了:“父親,王爺長途跋涉,受了風寒,我代他喝吧!

容歷淡淡瞧了她一眼,什么也沒說,只是那目光深邃,由始至終他都似置身事外,像胸有成竹,又像滿不在乎。

她上前,接了那杯酒。

那杯合巹酒里,添了東西,父親安排好了替死鬼,大殿里外都是內應,只要儲君一死,父親便會扶持傀儡登基。

怕是父親也沒想到,她會替他喝下那杯酒。

兄長到底不忍心,撞開了她,她只喝了一小口,可終歸是見血封的毒藥,就是幾滴毒酒,也夠她纏綿病榻了。

那次之后,她就落了病根,一到冬日,便痛不欲生。

她是負了天下人,可未曾負過容歷,她手上沾了無數條人命,可不曾存過一分害他的心。

她錯在了哪里?

錯在了哪里啊……

林鶯沉蹲在地上,淚流了滿面。

八九月的天很藍,院子里的葡萄熟了,青藤爬上了屋頂,投了一片陰影下來。

院子里,兩個小孩兒嘰嘰喳喳,老遠就聽得見脆生生的童音。

“姐姐,姐姐!

“那里!”

兩顆小豆芽,一個三歲,一個四歲,三歲那個是陸家的,陸啟東侄子,四歲那個是楚家的,楚家剛添了第二個小曾孫,這個小娃娃便是那個曾孫的哥哥。

楚家那個奶娃娃在葡萄樹下吆喝:“姐姐,上面一點!

木梯有一層樓那么高,蕭荊禾又上去了一階,快到頂了,舉高了手,夠著上面一串又大又紅的葡萄,回頭問楚家的小豆芽:“這個嗎?”

小豆芽開心地蹦蹦跳跳:“對,就是那一串!蹦搪暷虤獾睾敖憬,又說,“還有左邊的也要!

陸家的小豆芽說話還不利索:“要!要!”

蕭荊禾正要伸手去摘。

“阿禾!

是容歷回來了。

她扶著梯子回頭:“你回來了!

容歷抬頭一看,眉頭就皺了,快步走到梯子下面:“你別爬那么高!

楚家的小豆芽軟軟糯糯地說:“姐姐在給我摘葡萄!

容歷扶著梯子,目光掃了一眼兩個奶娃娃:“想吃叫你們爸爸來摘!

好兇哦。

兩顆小豆芽癟癟嘴,想哭,又不敢……

訓完小孩子,容歷抬頭,嗓音軟了,如同沐了春風,別提多溫柔:“阿禾,下來!彼麖堥_手,生怕她摔著,“快下來,太高了會摔!

“我再摘一串就下來!彼^續往上爬。

容歷看得膽戰心驚,在下面一直喊她。

“阿禾!

蕭荊禾伸手的動作頓住了,驀然回頭。

“阿禾!

“阿禾!

“……”

像遠處傳來的聲音,突如其來地在她腦子里橫沖直撞,除了那聲音,還有一幀一幀陌生又熟悉的畫面毫無預兆地沖撞過來,被壓制、被塵封的記憶猛地卷土重來。

“阿禾!

“阿禾!

樹上的她低頭,便看見站在婆娑樹影里的男子,一身白衣,羽扇綸巾,端的是如玉溫良。

又是他。

那個比大楚第一美人還有美上幾分的天家王爺。

鶯沉沒理會他,繼續往高處爬,七八月,桂花正香,父親喜歡桂花釀,她爬上了樹,想采一些來為父親釀一壇。

“阿禾!

他扔了手里的扇子,張開手去接她,怕她掉下來,語氣也有點急,不太像往日那般冷清又矜貴。

“你別爬那么高!

樹上的她回了頭:“不準叫阿禾!彼彩羌绷,忘了尊卑,說話有些隨意了。

容歷也不氣,仰著頭對她淺笑:“你父親也這么叫你,本王如何叫不得?”

阿禾是她的字,她的乳名,哪能讓別的男子叫:“你父親喚你容歷,我也能這般直呼王爺你的名諱?”

他眼里盡是笑,眸光如星辰璀璨:“你怎么稱呼我都允你!

她無言以對了。

“先下來,我上去給你摘!

那是他們第三次見面,他不稱呼自己本王,他喚她阿禾。

后來,他們就時常見面了,不知道是偶然,還是故意。

“阿禾!

“阿禾!

容歷在后面追。

她回頭:“你莫要再跟著我!

她今日是來找秦三對弈的,前腳剛來,這位日理萬機的王爺后腳就來了,所幸是在永安侯府,沒有旁的人看到他這般跟著她來來回回的樣子,叫人看到了,就太不成體統了。

容歷站在她后面的游廊上,閑庭信步地走上前:“不跟著你也行!彼吡怂S多,低下頭才與她平視,“我還沒見過你穿女兒裝的樣子,明日獵苑,你穿一回女裝可好?”

他們已經見過數次了,她次次都是穿男兒裝。

大楚的服飾繁復,女子的衣裙里三層外三層的,她嫌麻煩,若非必要的場合,她都穿得很利索。

她沉默了半晌,輕聲應了。

不知道什么緣由,她似乎總是拒絕不了他。

次日,皇家狩獵,文武百官受邀同行,鶯沉也隨父親一道去了,穿了一身青色的女子衣裙,連父親都意外了許久。

因為要過夜,內務府安排了營帳。

父親外出,留她一人在帳中,聽見腳步聲,她以為是她屋里的丫頭回來了:“明皖你怎就回來——”

門簾被掀開,一只修長的手入目,隨后是一張美人在骨在皮的臉。

她立馬從榻上站起來:“你來我帳中做什么?!”

容歷今日穿了一身黑色的騎馬裝,少了兩分雅致的溫潤,多了些凌厲氣,只是那雙映著她輪廓的眼像燭火折射了柔光在里面。

他說:“來看你!

她的帳子旁邊便是尚書家的帳子,到處都是耳目,他怎這般招搖,她催促他:“看完了便走,父親馬上要回來了!

他非但不走,還靠近她,逼得她抵靠在了床榻邊,一時無處可退,隔得近,她抬頭都能看見他眼里自己的影子。

她今日涂了胭脂的,稍稍遮住了眉眼的英氣,嬌俏多了兩分,張揚與嫵媚多了兩分。

他笑得清風霽月:“阿禾,你真好看!

她臉熱了,眼睛挪開。

“今日穿了裙子,便不要去狩獵了!比輾v沒有退開,說話時,氣息就在她耳邊,見她不出聲,他再往她那靠了些,“答應我,嗯?”

這女子的衣裙果然又麻煩又繁雜,她穿著熱得緊,下意識舔了舔干燥的唇。

半天,她‘嗯’了一聲。

他還圈著她,看了許久許久,她都不自在了,他才退開,把手里的佩劍給她:“幫我拿著,待我狩獵回來再還我!

三個時辰后,擂鼓聲響,狩獵時辰已過,圍場里馬聲陣陣。

崇宗帝高坐在龍椅上,詢問主事官:“諸位皇兒可都回來了?”

主事的官員上前:“回陛下,歷親王尚且未歸!

話剛落。

“陛下!”

遠處汗血寶馬跑近,是歷親王府的護衛回來了,他一身血污,下馬跪在帝君面前:“陛下,獵場有狼群,王爺被圍困當中,請陛下遣兵增援!

崇宗帝猛地從龍椅上站起來。

帝君后面的話,鶯沉一句也聽不進去,起了身。

父親拉住了她,搖頭。

“父親!

父親壓低聲音:“別去!

容歷是崇宗帝最疼愛的兒子,他出了事,整個御林軍都會出動,千軍萬馬,的確不多她一個。

只是——

她終是坐不住,亂了方寸,也忘了規矩,心不由己:“他出發前將佩劍給了我,父親,我要去歸還于他!

父親還要勸:“阿禾——”

她拿了放在侍衛那里的劍:“請父親放心,女兒定平安歸來!闭f完,毅然決然地進了獵場。

老定西將軍只是搖頭,嘆氣:女兒長大了,有了意中人了。

獵場的東南區里,血腥氣漫天,四面八方都是狼群。

嗷嗚——

叫聲剛落,正前方一頭成年的狼張開血盆大口,猛地朝前撲去。

“王爺小心!”

容歷退了三步,尚未站穩,青色的一道影子便撞進了眼底,擋在了他前面,鏗的一聲,劍光一閃,鋒利的刃將那頭狼的前蹄整個削下來。

血濺了三尺,青色的裙擺瞬間被染紅,他眼也紅了:“你來干什么?”不要命了!

她迅速蹲下,把長及曳地的裙擺撕了,往后扔了一把劍:“還你這個!

那是他的佩劍。

除了天家王爺御用的劍,百官們是不可以帶武器進獵場的。

容歷一把把她拉到身后:“胡鬧!”他一句都不多說,回頭命令王府的親兵,“立刻護送她離開!”

她頭上的珠花都在路上扔了,發有些亂,紋絲不動地站在他身邊:“你讓我穿裙子,你把佩劍給我,是不是早就知道今日會不太平?”

所以,他這么千方百計地不讓她來。

容歷被她氣到了:“知道不太平你還闖進來!”他不敢耽擱了,對手下下令,“不用管本王,先把她帶出去!

她沒理會,直接推開他的手,拔了劍便沖上了前。

容歷:“……”

都不知道怕嗎?

他又氣又急:“烏爾那佳·鶯沉!”

她一劍就斬殺了一頭狼,血濺在臉上,胭脂的紅終究被鮮紅的血覆蓋,回頭,即便宮裝著身,依舊英姿颯爽。

“說我做什么,快殺啊,別拖我后腿!

容歷:“……”

這么野!

偏偏,他喜歡慘了。

不到半柱香時間,御林軍便來了。

容歷護著她,自己受了一身的傷,讓她毫發無損。

這件事是和親王搞得鬼,崇宗帝和容歷都心知肚明,只是沒有證據。和親王是皇貴妃之子,除容歷外,呼聲最高的儲君人選,只是容歷處處壓他一頭,和親王到底沉不住氣了。

晚上。

夜深人靜之后,容歷又來了鶯沉的帳中。

“阿禾!

他穿了一身侍衛的衣裳,偷偷過來的,一張漂亮的臉因為失血過多,呈病態的白。

她惱得不行:“都傷成這樣了,還不好好躺著!

容歷被訓了還笑著湊上去:“今日為什么要來尋我?”眼里全是歡愉,竟有幾分得意洋洋的滿足。

她撇開臉,看著燭光,眸間光影搖晃,亂亂糟糟的:“給你送劍!

他站到她面前,擋住了燭光,伸手端著她的下巴,抬起來:“你是不是歡喜我?”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