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帝后番外6:阿禾的背景,容歷護妻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凌晨時下了一場雨,下得毫無征兆,路面濕滑,將一支攀巖隊困在了長白山里,消防大隊早上七點就趕到了山下,長達五個多小時的救援工作已經在收尾了。

“小隊長!

蕭荊禾是消防總隊三分隊的小隊長,包括她,三分隊一共有十二個隊員,她是唯一的女性,也是隊里年紀最小的。

她身上穿著防護衣,山里水汽重,帽檐下的一雙眼睛含了水汽,個子很高,也瘦,腰帶掐出一截小蠻腰,細得一只手能環住,短發都別在耳后,很利索。

“怎么了?”

田光小跑過來,臉上的泥水都沒有擦“有個女的在找小松麻煩!

她沒說什么,親自過去處理,還沒走近,就聽見女孩罵罵咧咧的聲音,在靜謐的山里,有些刺耳。

“把你們領隊叫來,我要投訴他!”

蕭荊禾讓隊員退后,她上前“你投訴他什么?”

冤家路窄,是熟人。

女孩很年輕,約摸二十出頭,穿一身橘色的運動套裝,頭發綁成了馬尾,腰間背了紅色的小腰包,整個人俏生生的,且面相柔美,就是獨獨眼神凌厲,一見是蕭荊禾,臉色更加不善“關你什么事?”

她指了小松,言簡意賅“他歸我管!

女孩瞪了小松一眼,語氣越發咄咄逼人“他手不規矩,趁救援的時候占我便宜!

蕭荊禾沒管她的說辭“小松你說!

小松與她同年,還不滿二十五,剛結束實習,這是他第一次正式出任務,她知道他是個什么性子,隊里最老實的一個。

他紅著眼眶,搖頭“小隊長,我沒有!

“你說沒有就沒有?”女孩振振有詞。

蕭荊禾看她“你說有就有?”氣定神閑的,問了句,“有證據嗎?”

對方一噎,紅了臉,急眼道“我、我的同伴看到了!

蕭荊禾往后面掃了一眼“誰看到了?”

聲音不咸不淡,可氣場渾然天成,都是年輕的男女,一時被鎮住了,沒人作聲。

女孩見狀,瞪了同伴一眼,嘴硬道“他還刮壞了我的包!”

蕭荊禾看了一眼她腰間的小包,拉鏈處的確被刮破了一道口子,她看小松,讓他說。

“是我刮的!毙∷刹亮艘话涯樕系哪嗨,眼眶發紅,“為了救她上來,套繩索的時候刮到了!

“沒話說了吧!迸⑺翢o忌憚地打量小松身上那一身沾了泥的救援裝備,目光里毫不掩飾她的嘲弄與鄙夷,“我這個包是限量款,十多萬,他賠都賠不起!

消防員的工資確實賠不起,這不,找麻煩來了。

“他是刮了你的包,可他也救了你的命!笔捛G禾平鋪直敘地問,“你的命就值十萬塊?”

“你——”

蕭荊禾沒等女孩發難,上前,把那價值十萬的包從她腰上卸下來,拉開拉鏈,將里面的東西全部倒出來。

女孩惱羞成怒“你干什么?”

蕭荊禾從工具包里拿了把瑞士軍刀,一刀刮下去“十萬塊我賠了!彼恿税,慢條斯理地把瑞士軍刀放回工具包里,抬頭看了小松一眼,“把她給我扔下去!

小松遲疑。

女孩氣急敗壞地喊“蕭荊禾,你敢!”

蕭荊禾的脾氣不算好,忍不住了通常就不忍,她上前,抬起腳,一腳把人給踹下了斜坡。

這女孩不是別人,是她繼母的女兒,蕭若。

“啊啊啊啊啊啊——”

滿山遍野,回蕩的都是尖叫聲。

下午,蕭荊禾剛回消防總隊,就被公安七局的劉副局叫去談話了。

“你道個歉,這事就這么過了!

斜坡不高,人沒受傷,可她到底踹了人,身為消防員,打人是大忌。

她臉上沒什么表情“要是不道歉呢?”

劉副局為難“事情要是鬧大了,對你、對我們消防總隊的名聲都不好!辈还芾碛墒鞘裁,過程怎么樣,旁人只會看表面。

砰的一聲,門被踹開了。

劉副局臉立馬拉下去“聞崢,你進來干嘛?我叫你進來了嗎?”

他沒關門,進來,拉了把椅子坐下“這件事荊禾沒有錯,她不用道歉,有什么問題跟我這個大隊長說,我負責!彼ゎ^,對蕭荊禾說,“你先出去!

她思忖,起身出去了。

約摸二十分鐘,聞崢才從劉副局的辦公室出來,已經六點半了,蕭荊禾沒走,還在門外。

聞崢沒說別的“怎么還不下班?”

她說“謝了!

他剛從火場回來,身上還穿著消防防護服,因為材料特殊,有些熱,脖子上都是汗,他邊走邊脫外套,隨口問了句“腳呢?”

她腳踝崴了,忍著疼,走路一點異樣都沒有,不知道他是怎么發現的。

“沒事!

聞崢停下,回頭看了一眼她的腳“救援的時候傷的?”

她說“踹人的時候傷的!

總是這樣,一本正經地開玩笑。

他從口袋里摸出一個瓶子,放在桌上“別跟隊里那群大老爺們一樣,你是女孩子,仔細點你那身皮肉!

蕭荊禾失笑。

她當初剛進消防隊的時候,就是分在了聞崢的二隊里,他對她說的第一句話是在我的隊里,不分男女。

這件事情還是鬧大了,有人把視頻放到了網上,內容被剪輯過,女孩沒有露臉,指控消防員逾越,然后遭人刮包,并被踢下斜坡。

網上的留言一邊倒,全在指責踹人的女消防員。

“消防員就能這樣踹人?”

“這么野蠻,還是個女的!

“回家生孩子做飯去吧!

“現在的救援消防部門,架子越來越大了!

“為什么打馬賽克,太丑了見不得人嗎?”

“這都不被停職?有背景吧!

“女人也能當消防員?拿我們的命開玩笑嗎?”

“……”

lh創投的總部坐落在帝都最繁華的市中心,二十七層樓高,一到傍晚,接連大片大片的晚霞,從落地窗前灑落片片淺紅。

二十七層,是容歷的辦公室。

電話響,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喂!

是霍常尋“出來喝酒!

霍常尋開了個游戲公司,他一周只上三天班,其余時間就游戲人間,不過,玩歸玩,他的公司照樣被他玩進了五百強。

容歷惜字如金“工作!

“工作啊,”霍常尋拖著語調,話里調侃的意味很足,“你媳婦被人欺負了,你還有心思工作?”

筆尖突然頓住。

“說清楚!彼畔鹿P,拿了外套起身。

秘書剛好過來提醒“容總,開會資料已經準備好了!

“推了!

扔了兩個字,他走得很快,出了辦公室。

秘書詫異不已,他進公司五個年頭,這應該是容總第一次放人鴿子。

晚上七點,蕭荊禾到了蕭家。

是保姆林秀開的門“大小姐來了!

林秀在蕭家做了十幾年,剛來時,蕭荊禾的母親還沒有去世,她們是老鄉,都不是帝都本土人。

蕭荊禾問候了一聲,換了鞋進屋。

“你還敢來!

蕭若正依在玄關的墻上,憤憤地瞪著蕭荊禾。

嗯,好手好腳,還有力氣撒氣,是她踹得輕了。蕭荊禾直接越過她,進了客廳。

繼母趙月瑩從廚房出來,手里還端了一盤菜,樣貌柔美,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笑起來溫柔似水“若若,怎么這么跟姐姐說話呢!

“姐姐?”蕭若嗤笑,“她都恨不得一腳踹死我,這樣的姐姐我可不敢要!

蕭荊禾懶得搭話,往沙發上一坐。

對面,蕭家的老太太瞥了她一眼,沒搭理,繼續給孫子剝葡萄。

趙月瑩進門的時候帶了一對龍鳳胎過來,都跟蕭長山姓,蕭若是姐姐,還有個男孩,蕭長山取名堂居。

這對姐弟只比蕭荊禾小了八個月。

蕭老太太重男輕女,蕭荊禾的母親身子不好,只得了一女,而且性子文藝安靜,老太太一直不喜歡這個兒媳,自然也不喜歡長孫女,倒是二婚嫁進來的趙月瑩嘴甜會體貼人,很得老太太歡喜,尤其是趙月瑩的兒子,老太太當心肝來疼。

趙月瑩掛著一副溫柔的笑“你姐姐她也不是故意的,誰讓你耍小性子惹她不高興了!

蕭若氣惱“媽,你怎么還說我,動手打人的可是她!

這時,蕭長山從書房出來,還穿著正裝,快五十的人,保養得很好,看上去儒雅斯文“行了,都別吵了,坐下吃飯!

他們一家五口去餐廳落了座,今天是蕭老太太的生辰,蕭長山開了個房地產公司,在帝都也算得上富貴,老太太又愛面子,中午便在酒店大辦了壽宴,晚上就只有自家人。

蕭荊禾把禮物放下“我還有事!

見她沒有坐下,蕭長山冷了臉“現在我都請不動你了是吧?”

她蹙了蹙眉,坐下了。

林秀姨幫她拿來了碗筷。

“網上的新聞我都看了!笔掗L山說,“正好,趁這個機會,把消防員的工作辭了!

蕭氏地產的老總,看不上消防員的工作。

這時,老太太已經拆開了禮物盒了,隨手把盒子往桌上一扔,撂了臉色“這種便宜貨你讓我怎么戴出去!

便宜貨?

倒也是,蕭長山的父親中年發家,老太太過了二十多年富貴日子,眼界高,雖沒什么文化,卻愛和一群名流老太太往來,可就是本性難移,改不掉一身虛榮的毛病。

老太太眼珠子一轉“你外公不是留下了很多畫嗎?你送我一幅吧,我拿出去也有面子!

蕭荊禾的外祖父是國內一級國畫大師,他留下的畫不多,可每一幅都是有市無價的。

她一直沒開口,這才出了聲,言簡意賅,不帶一點表情“不行!

老太太當即就惱了“你脾氣還真是越來越大了,出去住了幾年,連我這個奶奶都不放在眼里了?”

蕭堂居也幫腔“不就是一幅畫,你外公留下那么多,送奶奶一幅都不舍得?”語調陰陽怪氣的,“再說了,那也不是你一個人的東西!

蕭堂居相貌似母,就一雙眼睛,像他爹。

“那些畫還存放在藝術博物館嗎?”趙月瑩突然問了一句。

蕭荊禾看她。

趙月瑩立馬笑道“我沒有別的意思,我聽幾個朋友說,現在的博物館都是盈利性質的,寄放在那里還不如拍賣出去!

一個兩個的,都惦記著她手里那幾幅價值連城的畫呢。

“啪!

蕭荊禾把筷子擱下了。

她抬頭,目光冷了“都說夠了?”她又撿了根筷子,在手里轉著“我今天會過來,是想省點麻煩,不是來聽訓的!

老太太正要發難。

蕭荊禾淡淡看了她一眼“陳女士,別再去消防總隊鬧,丟的是你自己的人!

老太太沒念過多少書,學了這么些年,也沒學到上流社會的氣度,就學來了一身架子,性子潑賴得很,去年生辰,蕭荊禾沒出席,老太太沒弄到畫,心里窩了火,便親自去了一趟消防隊。

老太太被下了面子,氣得面紅耳赤,死死瞪著蕭荊禾,她置若罔聞,繼續“還有蕭先生,”她看向蕭長山,“我從事什么工作都是我的事情,你省省力氣,別管了,你也管不了!

氣氛徹底僵了。

蕭荊禾早年去了外祖父那邊,和這邊關系很淡,往來不多,但也沒像今天這般,一句都不饒人。

“至于我外公的畫,不勞你們費心了,是爛掉還是賣掉,處置權都在我!彼鹕,目光落在蕭若身上,輕描淡寫似的,說,“同一誹謗信息被點擊、瀏覽次數達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轉發達到500次以上,可以判定為誹謗情節嚴重,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蕭若被她的話搞懵了。

蕭荊禾很耐心,最后慢條斯理地提醒她“微博你可以不刪,找個好點的律師,別被我贏了官司!

她哪是軟柿子,可不是想捏就能捏的。

蕭若已經被嚇白了臉了,她平日里張牙舞爪,因為是蕭氏地產的千金,也沒誰給過她教訓吃,哪里被人這么治過。

“荊禾,你別跟你妹妹較真!壁w月瑩一幅和事老的態度,“她跟你鬧著玩的,都是一家人——”

蕭荊禾聽不下去了,打斷她“別裝了,演技又不好!彼艘巫,“你們慢用,我先走了!

“你給我站!”蕭長山撂了筷子,雷霆大怒。

蕭荊禾當沒聽見。

咣的一聲,一只碗砸在了她腳邊,碎片濺得到處都是。

“目無尊長,這就是荊家的教養?”

她停下了腳,回頭,冷眼看著蕭長山“跟我談教養?”她指蕭若,“她,”又指了蕭堂居,“還有他,都是誰的種,你敢去驗一下嗎?”

蕭長山臉色驟然青紫了。

當初她母親過世時,她只有九歲,不到三個月,趙月瑩就帶了一雙八歲的龍鳳胎進門,龍鳳胎生得像母親,唯獨眼睛不像。

老太太那般重香火的人,怎么可能把別人的孫子當做掌中寶。

屋外,月光已經藏進了烏云里,不知道何時,細雨綿綿,夜風吹得放肆。

出了蕭家別墅,她走了一小段路,別墅區的晚上沒有車輛,安靜得能聽見雨聲風聲,還有樹葉簌簌的聲音,她蹲下,揉了揉腳踝,真痛啊。

四月的雨冷冰冰的,砸在臉上生疼。

路燈昏暗,一把傘遮在了她頭頂,然后是一道影子,籠了過來,她前面有一雙黑色的皮鞋,沾了些許泥土,她抬頭,目光怔了許久“你為什么在這?”

他說“我來尋你!

是容歷,她的夢里人。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