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問聽番外30:懷孕造人,私奔(13更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她不在醫院,她哥哥把她帶走了!

蘇問目光一下就熱了,眼眶里是紅血色,更襯得病容蒼白:“帶去哪了?”

蘇津搖頭。

蘇問搖搖晃晃了兩下,又昏過去了。

“問問!”

“問問!”

“醫生,醫生……”

宇文沖鋒把宇文聽帶走了,直接出了國,蘇家動用了所有的關系,也只查到了她在歐洲的一個縣,蘇問當天就趕過去了,可隔天人就不在那了。

很明顯,宇文沖鋒是故意的。

這么你追我趕了一個月,蘇問整天精神恍惚,整個人安靜得死氣沉沉的,體重掉了好幾斤。

劉沖看著蘇問那張帶著病態的臉,本來他就是妖精長相,這一病,弱柳扶風,惹人心疼。

哎,愛情啊,真是個要命的東西。

劉沖感嘆完,扭頭問蘇子蘇:“Vivian呢?”

蘇子蘇把泡面頭在頭頂扎成了兩個啾啾,特別像加蠢版的哪吒,蘇哪吒說:“Vivian哥拉肚子去了!

這時候拉肚子?

柏林電影節馬上就要開始了!

劉沖急了,很生氣:“都要入場,頭發還沒做好,他還好意思去拉肚子!

蘇問窩在沙發里,無精打采地發呆,一副對什么都漠不關心的樣子,上了點妝,還是蓋不住臉上的蒼白,頭發沒有特別打理,劉海軟趴趴地垂下,遮住了額頭,顯得人畜無害了幾分。

蘇子蘇很愧疚,主動承認錯誤:“沖哥,你別怪Vivian哥了,都是我不好,他吃了我的煎餅果子才拉肚子的!

說到這劉沖就氣不打一處來,瞪著泡面頭:“你還好意思說!Vivian那個金貴的腸胃,你怎么把隔夜的煎餅果子給他吃!

蘇子蘇也很難過,Vivian吃不慣這邊的東西,她看他餓精神不振,就好心把她的存糧給他吃了,沒想到好心辦壞事。

劉沖沒時間訓她了,趕緊催促:“給他把頭發弄一下!

蘇子蘇看了看她四叔的頭:“我不會!

劉沖砸她一個大白眼:“你不是學的美容美發嗎?”

蘇子蘇老實交代:“我成績不好!比跞醯卣f,“當了三年半的洗頭妹都沒轉正!

劉沖:“……”

還好她沒學挖掘機,可能會出人命吧。

劉沖揉揉太陽穴:“行了行了,你出去耍吧!

敗給她這個蠢貨了。

“哦!碧K子蘇出去了。

劉沖搖頭,心想得再請個助理,至少美容美發得在行。想遠了,劉沖坐到蘇問旁邊去:“上次你在國外拿獎,獲獎感言說得太猖獗了,國外都在黑你,這次別亂說話了!眲_從口袋里掏出一張打印稿,給蘇問,“這是獲獎感言,你照著念就行!

蘇問神游,沒接。

劉沖直接塞他西裝口袋里了。

電影節宋融也來了,作為天宇的負責人代表,他興致不大,出來抽根煙,宇文沖鋒的電話打過來了。

“喂!彼稳谂d致缺缺。

宇文沖鋒說:“老同學,出來喝酒!

宋融冷漠拒絕:“我在忙!

“忙什么?”

宋融回了個冷笑:“你還好意思問,你們兄妹扔下公司就走人,老子在天宇給你當牛做馬,你還問我忙什么!

宇文在電話里笑罵了一句,不帶正經地說:“請你喝酒!

兩人高中到大學都是同學,關系就是——互罵的關系。

宋融繼續冷漠厭世臉:“我不喝酒!蹦抗馔T诓贿h處,他瞇了瞇眼,仔細看了會兒,“掛了!

隨即,宋融掛了電話,走過去。

對面走廊里,女人的聲調很高,在用英文在罵人。

被罵的那個頭頂兩個髻,劉海卷卷的,眼睛大大的,說話磕磕絆絆的:“Inot講English!彼f得很吃力,又很努力地在說,甚至用了肢體語言,比劃著說,“you講ese?sorry,sorry,Englishveryvery……”想了想,“爛!

同時,她做了個一錘下去稀巴爛的動作,用來表達她稀巴爛的英文水平。

這英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

對方是個白人,三十多少,罵得更厲害了。

宋融走過去,把蘇子蘇拉到身后,用英文詢問:“怎么了?”

那位白人助理說,這個卷卷頭把她家藝人的禮服弄臟了。

宋融拿出西裝外套里隨身攜帶的鋼筆,在地上撿了張被人丟棄的名片,寫了個號碼給她:“打這個號,他會幫你解決!

說完,他直接帶蘇子蘇離開,那個白人助理在后面直罵fuck。

蘇子蘇老老實實地跟著他進了一件休息室,忍不住問:“你給的是沖哥的號碼?”

宋融松開手,冷著臉看她:“你是不是傻,站在那里讓人家罵?”

語氣,聽起來像生氣了。

蘇子蘇不知道他生什么氣,摸摸鼻子,底氣不足地承認:“我就是傻啊!彼小聲地說,“我美容美發都學不會,只能當洗頭妹!

宋融:“……”

跟她發什么脾氣,以她的理解能力也不可能聽得懂。

宋融說得簡單直接點:“以后遇到這種情況給我打電話!

她立馬眉開眼笑了:“好!甭冻龊軡M足的表情,歡喜地說,“融哥,你對我真好!

宋融勾勾唇角,嗯,還算乖巧懂事吧。

乖巧懂事的蘇子蘇問:“融哥,我們什么時候結婚?”

“……”

懂事個鬼。

蘇子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嘴里念念有詞:“我媽說最好在下半年結婚,那樣生孩子容易趕到秋冬,坐月子可以少受點苦!

“……”

她媽想得真遠。

宋融腦袋開始疼了,幾百億的投資項目都比這姑娘好搞,他高速運轉的大腦一遇到她,就當機。

他深吸了一口氣:“蘇子蘇!

“嗯!彼劬α辆ЬУ。

宋融抱著手,看了她很久,本來是想給她灌輸一些正常的現代男女感情觀,可話到嘴邊變了味道。

“是不是誰親了你你都要嫁給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問什么,“誰都可以?”

她敢點頭,他就狠狠教訓她。

可她咬著嘴唇,不回答。

宋融一副大家長的架勢,不茍言笑:“不準咬嘴唇,回答我!

她乖乖松開,怯怯地看他,低著腦袋:“不是!毙⌒÷暤卣f,“我媽媽說,如果是不想嫁的人,就報警!

要是別人,她傾家蕩產都要告他的,宋總監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

哦,她也不知道……

她又抬頭,瞄他一眼,臉頰紅彤彤的,有點害羞,眼珠子滴溜溜地轉,很確定地說:“我不想報警抓你,要是別人我就報警了!

這姑娘的媽媽是個奇人。

宋融嘴角揚了揚,心情莫名其妙就舒暢了,鬼使神差地問了句:“什么時候帶我去見你媽?”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過很明確地知道了一件事,宋融,你完了。

蘇子蘇很開心,開心得不得了,笑得眼睛瞇成兩條縫:“什么時候都可以!

本來就傻,笑起來更傻。

他竟還覺得很可愛,伸手,揉了揉她的泡面頭,這雷劈了的發型,看久了,也還不錯。

蘇子蘇太開心了,也不看路,被迎面走來的男人撞了一下,宋融順手拉住了她的手,把她帶到里側。

嗷嗷嗷……

融哥摸摸了,好害羞啊,好羞好羞~~

她抿唇偷偷笑,過了一會兒才把手抽回來。

宋融沒松開:“我們都要結婚了,我不能牽你?”

她抬頭,頂著一頭泡面頭和一張紅得滴血的臉,拼命點頭:“能!”

宋融笑,捏了一下她的小臉。

這么傻,能怎么辦?只能以后他多看著她點,不然被別人欺負了去。

真是見了鬼了,他怎么就見不得別人欺負她?

八點整,電影節開始。

劉沖從休息室外面進來:“問哥,可以進場了!

蘇問慢慢悠悠地起身,外套也不穿好,拿在手上,走到門口,他接了個電話:“喂!

是蘇津打來的。

蘇津在電話里說:“問問啊,我查到了,宇文沖鋒也在柏林!

果然。

蘇問頂了頂腮幫子,蹙眉松了兩分。

九點十四,晚會到高潮,最佳男主角的獎項由好萊塢的著名導演開獎。

“最佳男主角的得主是,”男聲聲音渾厚,中氣十足地用英文念道,“《四面楚歌》蘇問!

華人粉絲頓時驚呼尖叫,臺下掌聲久久不歇。

這是蘇問第二次拿這個獎,外國媒體對他并不陌生,一個紅遍了亞洲、并且來勢洶洶殺進國外電影圈的華人演員,無論是那張驚艷了無數女人的臉,還是那副對誰都愛理不理的氣場,都讓他獨得粉絲偏愛,偏偏,他不走偶像路線,他是個演技派。

鏡頭切到蘇問,他就穿了件襯衫,領口松開兩顆扣子,燈光半明半暗地打在他身上,衣領下的鎖骨若隱若現。

他慢條斯理地上了臺,接過獎杯,用英文道了聲謝謝,然后走到話筒前,調了調麥的高度。

“我是蘇問!

他說的是中文。

臺下,蘇問的粉絲瘋狂尖叫。

蘇問語速緩緩的:“我的粉絲不要吵,讓我把話說完!

頓時,下面就噤若寒蟬了。

劉沖坐在下面,手心汗都出來了,他祈禱:小祖宗啊,小佛爺啊,這可是國外,千萬要對著稿子念,別亂說話。

蘇問的聲音擲地有聲:“宇文沖鋒,對我不滿就來揍我,把我老婆帶走算什么本事!

劉沖:“……”

粉絲:“……”

國外的媒體聽到同聲翻譯后,驚呆,高清鏡頭拉近,只見臺上的蘇問突然下臺,沿著過道的紅毯,往入口方向去,他停下,把手里的獎杯放在地上,抬頭,目光落在對面:“不接著藏了?”

觀眾不明所以。

燈光和鏡頭順著蘇問的視線打過去。

門口,站了兩個人,一男一女,五官生得相像,都是精致漂亮的東方面孔。

“不藏!庇钗臎_鋒走上前,慢條斯理地把西裝外套脫了,扔在地上,“得出來,揍你!

說完,他掄起拳頭,對著蘇問那張漂亮的臉,一拳頭過去。

蘇問嘴角立馬見了紅。

宇文聽上前拉住兄長,急得直皺眉:“哥,你別打他!

宇文沖鋒揍得更重了。

他妹妹不記八年前的仇,他記,他忘不了她當時吃的苦,忘不了她復健時流的汗,忘不了她四次調整手術受的痛。

他當女兒一樣捧在手里養大的妹妹,他得心疼。

蘇問這混蛋,得揍。

蘇問也識趣,不躲,更不還手,毫無怨言地挨揍,除了宇文聽,沒人敢上去拉。

就這樣,蘇問在電影節被揍上了頭條了,粉絲剛想操起鍵盤為他聲援,他卻發了一條微博。

蘇問V:“我拐了他妹妹,他揍我,應該的!

粉絲:“……”你長得美,你說什么是什么咯。

散了吧散了吧,人家家事呢,不過……鋒少揍人的姿勢真好看,求出道!

休息室里,宇文聽正在給蘇問上藥。

她動作很輕,用棉簽蘸了藥水給他清理嘴角的傷,他瘦了些,她心疼,手上的動作輕了又輕:“疼不疼?”

蘇問打算用苦肉計。

他表情很可憐:“疼~”他坐在沙發上,抱住她的腰,知道她吃軟的一套,對她撒嬌,“聽聽,你不會再走了是不是?”

她的護照還在她哥那里。

蘇問會撒嬌,她哥也會,故意讓她不忍心偷跑。

她想:“我哥可能還會強行把我帶走!

八年前的事還只是其一,這次蘇丙鄴綁了她威脅蘇問,她哥對蘇家更加沒有好感了。

蘇家到底是地下交易起家,再怎么洗白,還是太危險。

“那我們私奔吧!碧K問說。

她猶豫。

私奔不行,蘇問退而求其次:“那把我帶去行不行?”總之,他要跟著她。

宇文聽在他嘴角貼了一張小小的創口貼:“我砸玻璃的時候,你說要跟我分手!

他說過嗎?

當時他都快急瘋了,哪知道自己說了什么胡話,他不管,抱著她不撒手:“不分手,死都不分手!彼偷偷穆曇,語氣像是央求,“聽聽,你可以怪我怨我,恨我都行,你別不要我!

他眼里,都是自責。

宇文聽挨著他坐下。

“不是你的錯!彼告傅纴,目光很平靜,像是在陳述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問問,不是你的錯,是別人不好,跟我們沒有關系,我的手是蘇丙鄴害的,不是你!

這一個月,她被兄長帶著去了很多地方,山川平原,走過看過后,心境平和了很多。

他還是怪自己:“是我約你去的!

如果不是他,她現在一定是很優秀的體操運動員,不至于帶一身傷,每逢雨天,都會疼痛難忍。

怎么能不怪,他家聽聽大度,只記著好,不記仇,他不能,他很能理解宇文沖鋒,設身處地想想,若是把她害成這樣子是另外一個混蛋,他可做不到像宇文沖鋒那么客氣,只用拳頭解決,他要動刀動槍。

她想得就簡單很多,因為清楚地明白,她很喜歡蘇問,還有很長很長日子要跟他一起過,所以,就好好過。

“是我愿意去赴約的,怪不得你!彼肓讼,“你要是還覺得對不起我,等以后我們結婚了,你多讓著我一點!

結婚……

兩個字,成功讓蘇問飄飄然了,找不到東南西北了,腦子里已經腦補了幾百萬字的婚后生活,突然驚醒:“可是你哥要把你帶走!”

站宇文沖鋒的立場來看,蘇家的確是個狼窩,太危險。

宇文聽也思索:“私奔不好,我哥會擔心!钡孟雮萬的法子。

蘇問一籌莫展:“那怎么辦?”

她想了又想,起身去把門鎖上,然后坐回蘇問身邊,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要是我懷孕了,我哥應該不會再反對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