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358:精彩反轉,時瑾帥氣虐渣救笙笙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老管家大喘著氣:“滕先生過來了,有急事,現在就要見您!

滕茗沉吟片刻,讓老管家稍等,他進了機艙。

“笙笙!

姜九笙看他。

他坐到她身邊,把一旁的毯子蓋在她腿上:“我要先去處理一點事情,你等我一會兒!

“滕茗!彼抗庾谱,似有話說。

滕茗看著她眼睛:“嗯?”

姜九笙有沉默,而后搖頭:“沒什么!

滕茗不會傷害她,這一點,她確定,不過,她不確定她坦白之后,他還會不會一意孤行,或者,有轉圜之地。

總之,她看不透他。

她不說話了,滕茗也不追問,伸手去牽她的手。

她往后躲。

他握緊了,語氣強硬,又似乎有些無奈:“別躲!

像是命令,又像是示弱。

姜九笙愣了一下。

滕茗低頭,在她手背上很輕地吻了一下:“很快就結束了!

結束?

姜九笙若有所思。

滕茗走后,她坐了一會兒,把杯子里的溫水喝掉,抬頭問空乘:“請問洗手間在哪?”

女空乘低著頭,恭敬又禮貌:“從這里直走,再左轉!

姜九笙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略帶歉意地問:“你能帶我過去嗎?”

“當然可以!

空乘在前面領路,姜九笙跟在后面,快到艙門口,她一把拽住空乘,拖進了洗手間。

“來——”

呼叫聲剛出來,一根尖銳的簪子抵在了她的喉嚨:“不準叫!遍L發因為沒有簪子別著,散在肩頭,姜九笙一只手摁著女人的肩,一只手握著玉簪,她吹了吹擋住視線的發,“把手機給我!

這個女人口袋里藏了手機,用來聯絡滕茗的,姜九笙一上飛機便注意到了,女人不敢出聲,顫顫巍巍地把手機給了她。

姜九笙毫不猶豫,直接撥了時瑾的電話。

“喂!

他聲音低沉,隔著屏幕,都透著一股陰翳。

門外,已經有人在敲門,她沒有時間多做解釋:“時瑾,我在A區!

“笙笙,保護好自己,我很快就——”

門被撞開,幾乎是同時,她把手機扔進下水管道,一掌敲暈了空乘,然后面不改色地說:“她暈倒了,好像是低血糖!

約摸過了五分鐘。

艙門從外面被踢開,姜九笙驀然抬頭:“時——”嘴邊的笑意僵住了,她戒備地盯著擅自闖入的不速之客。

來人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穿著中山裝,蓄了胡子,鷹鉤鼻,眼神很鋒利,他上下打量姜九笙:“你就是滕茗的未婚妻?”

機場貴賓室。

滕霄云此次前來,明面上是為了陸家的收購案,不過,不難看出來,他有挽留之意,并不情愿滕茗在這個時候出國。

只是,滕茗一意孤行:“我已經授權給滕瑛了,這件事,由他全權處理!

滕霄云自然不滿意他的安排,疾言厲色:“你別忘了,你才是滕氏的決策人!睘榱艘粋女人當甩手掌柜,像什么話。

他無動于衷,反問:“決策人不是父親你嗎?”

他的父親滕先生,一個慣于掌控別人的人,一個容不得忤逆的人,怎么會舍得放權呢。

一句話,撕破了臉。

滕霄云面色難看,正要發作,阿彌突然闖進來:“少爺!

“什么事?”

阿彌臉色慌促:“徐小姐她被劫走了!

滕茗臉色瞬間變了,一雙綠色瞳孔定定地看著他父親,問阿彌:“是不是時瑾?”

“不是他!卑浤抗庖矑呦螂鲈,說,“是陸啟山!

如果是時瑾,姜九笙至少安全,可偏偏是滕家的死對頭。滕家有批貨,陸啟山盯了很久了,他抓姜九笙,是司馬昭之心。

他盯著他父親,目光如炬:“把那批貨給我!

滕霄云冷著臉,咄咄逼人:“你是要拿貨去換人?”

他重申:“給我!

語氣強硬,沒有半點商量的余地。

滕霄云是個掌控欲極強的人,哪容得他忤逆:“我要是不給呢?”

不給啊。

門突然被踹開了。

滕家父子都朝門口看過去,時瑾帶了人進來,一雙眼,像水墨畫里最濃重的一筆潑墨色:“不給,你們父子就死在這里!

半個小時后。

滕茗接到了陸啟山的視頻電話。

對方沒有注意到滕茗身后戴口罩的人,神色正躍躍欲試著:“滕少爺!

滕茗一句廢話都沒有,單刀直入:“直接開條件!

陸啟山很滿意他這個態度:“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氣,我也不兜圈子了,把那批貨還給我!弊爝叺男κ樟,陸啟山陰著臉,“那本來就是我們陸家的東西,要不是你們滕家打劫在先,我也不至于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滕茗掃了一眼鏡頭里的環境:“交易地點!

“地點半個小時后,我會發給你!标憜⑸匠鲅酝{,皮笑肉不笑,“不要;ㄕ,我是個正經生意人,可不想見血!

這語氣,像是胸有成竹,就是不知道他哪來勢在必得的把握。

滕茗不驕不躁地回了:“你們陸家是正經生意人,可我們滕家不是,所以,做什么之前都先掂量一下后果!

陸啟山被噎得無話可說。

“讓我見見她!彪恼Z氣,不容置喙。

陸啟山猶豫了一下,把鏡頭轉到了姜九笙。那邊應該是類似于酒店的房間,姜九笙坐在床上,沒有被捆綁,狀態看上去不算差。

滕茗湊近鏡頭,仔細看她:“笙笙,有沒有受傷?”

她從容自若,很鎮定:“沒有!蹦抗庖恢笨粗砗,時瑾的眼睛。

他把口罩摘下來,張嘴,無聲地,說了兩個字:“不怕!

視頻被掛斷了。

陸啟山收了手機,看著姜九笙,似笑非笑:“可惜了!

他眼里,有殺氣。

姜九笙頓時警戒,她站起來,手護在微微隆起的腹部:“你什么意思?”

陸啟山什么都沒說,走出房間,對門口的助手比了個開槍的手勢,男人立馬會意,摸到腰間的槍。

姜九笙開口:“陸先生不認識我?”

陸啟山停下腳:“我為什么要認識你?”

他倒是覺得這個女人不簡單,懷著孩子被綁了,還這般從容淡定,一點都不見慌色,可不是什么沒見過世面的女人。

她坐下,不驕不躁的神情,平鋪直敘地說:“陸先生,我叫姜九笙,建議你在做決策之前,先查一下百度百科!

陸啟山抬抬手,手底下的人明白他的意思了,不到十分鐘,姜九笙的所有資料都發過來了。

“先生,”助手把陸啟山叫到外面,“她真是姜九笙!

陸啟山也覺著這名字耳熟:“什么姜九笙?”

助手把平板上的資料遞過去:“是一個電影明星!

他不以為意,沒什么耐心了:“我管她是什么電影明星!辈痪褪莻女人,還能翻天不成?

助手直接把資料滑到最后一頁:“她是中南秦家秦六少的妻子!

陸啟山愣了一下:“秦六少的妻子?”他大吃一驚,鎮定不了了,“怎么回事,不是滕茗的未婚妻嗎?”

中南秦家的時瑾,陸啟山自然聽聞過,只是南秦北滕兩家素來井水不犯河水。

他不敢大意,立馬打了個電話:“滕先生,這個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十點,陸啟山把交易地點和時間發過來了,滕茗共享給了時瑾,難得默契,一致對外。

秦中剛從外面回酒店,行色匆匆:“六少,事有蹊蹺!

時瑾把交易地點發給了在江北的姜錦禹:“把監控切過來!辈艈柷刂,“查到什么了?”

“陸啟山都敢綁架了,卻連家人都沒有安置好!边@說明了什么?問題很大,秦中思忖,“他哪來的把握,覺得滕家不會報復他!

都敢綁架勒索了,不應該先把后顧之憂斬斷嗎?

時瑾眼睫垂著,側臉的輪廓被窗外的太陽照得棱角分明:“派人盯著滕霄云!

陸啟山恐怕只是一股東風,有人借風行事。

秦中有數了:“我這就去!

他剛轉身,時瑾叫住他:“還有陸啟山,”語氣冷冷冰冰的,帶著一股子狠意,“把他的家人全部綁來!

秦中不禁想到昨夜電梯里那個抱著貓獵艷的女人,陸啟山的女兒啊。

陸啟山要的那批貨,還沒有轉手,在滕家的倉庫里,滕茗親自過去提貨。

“少爺!卑泿Я耸畮讉人,提了三個箱子。

滕茗看了一眼箱子:“貨都準備好了?”

阿彌打開其中的一個,里面全是粉紅的鉆石:“已經查驗過了,沒有問題!标P上箱子,阿彌欲言又止,“您要親自去?”

滕茗往倉庫外走:“有問題?”

尾音懶懶地提起,聲音聽起來有些冷得?人。

阿彌把箱子給手底下人,跟在后面:“萬一陸啟山還動了別的什么歪心思,”他不放心,又護主心切,“少爺,還是讓阿彌去吧,我擔心陸啟山會對您不利!

陸啟山覬覦滕家不是一天兩天了,他都敢綁架勒索了,還有什么做不出來,何況,陸啟山不可能會不想后果,按照常理來說,與其等著被報復回去,肯定是一不做二不休更一勞永逸。

總之,事情絕沒有這么簡單。

滕茗腳步加快了,眼里籠著的一團陰翳一直散不去:“他要真有別的心思,我不去,笙笙就會不利!

還想著那個妖女!

阿彌又氣又急:“少爺——”

“阿彌!彪O履_,回頭,眼底薄薄一層冰凌,所有不耐煩與急切都不加掩飾地表露在臉上,“你應該知道,我不喜歡多話的人!

他以前不是這樣的,他總是沒有喜怒,就算有,也不會讓人看出來。

阿彌低頭:“我知道!

滕茗沒有再說什么,轉身,剛邁出腳,后頸一麻,整個人朝后倒,阿彌接住他:“得罪了,少爺!

十一點,漳江碼頭。

陸家幾十個打手都圍著一艘船嚴陣以待,一人跑上船去稟報:“陸先生,滕少爺派人送貨來了!

陸啟山拿了兩把槍,插在腰間:“把這個女人帶出來!

這是陸家的私船,三層高,可容納上千人,甲板上里三層外三層都是保鏢,陸啟山從艙室出來,姜九笙隨后,她被綁著手,繩子被兩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拽著。

阿彌先是打量了一下姜九笙,確定她沒有受傷,才帶人上了船:“陸先生!

陸啟山審視一圈:“滕茗怎么沒來?”

阿彌解釋:“我們少爺日理萬機,這種事,還不必勞煩他親自過來!

陸啟山隱隱覺得不對,問:“貨呢?”

阿彌抬手,三個男人提著箱子上前,并全部打開,三箱粉鉆,價值連城。

陸啟山目光一亮,忙讓手下人去驗貨,那人戴著眼鏡,像個學者,用放大鏡反復查看,從色澤到硬度,絲毫不敢馬虎,三箱貨都查看完畢,才道:“陸先生,三箱全部是假的!

阿彌聞言臉色都變了。

怎么會是假的……

陸啟山大笑,眼里火光沖天:“好你個滕霄云,耍我呢!彼瓨O,整張臉都黑了,大喝一聲,“把這個女人給我殺了!

陸家的打手聽令拔槍。

阿彌急紅眼,大喊:“陸啟山,你敢!”

陸啟山冷笑:“我有什么不敢的,滕茗沒來,貨也是假的,你看不出來嗎?滕家放棄這個人質了,不重要的棋子,留著還有什么用!彼癖垡缓,中氣十足地道,“給我殺了!

阿彌想也不想,猛撲上前。

陸啟山剛拔出槍,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慘叫。

“啊——”

是女人痛苦的尖叫聲。

陸啟山回頭,掃視了一圈,神情緊繃:“是誰在叫?”手底下的人立馬嚴陣以待,四處查看。

他剛問完,緊接著又是兩聲慘叫。

“啊——啊——”

好熟悉的聲音,不對勁,哪都不對勁,陸啟山只覺得頭皮發麻,手里拿著槍,四處指著,大喊:“是誰?!”

只見對面一艘船的船艙里,走出來一伙人,為首那人,生了一幅極其漂亮的皮囊,黑眸潑墨,像冰面上冉冉升騰的一簇火光,他手里牽著一根繩子,繩子另一頭綁了四個人,各個身上血跡斑斑。

他手也生的漂亮精致,拿了一把刀子,刀刃正落在女人的脖子上,似有若無地劃過,說:“再叫慘一點,讓你父親聽到!

女人大聲尖叫:“爸,爸救我!”

這女人,不正是昨夜電梯里獵艷的那個,她說,她爸是陸啟山。

陸啟山瞠目結舌:“你、你是什么人?”

兩艘船隔得有些遠,看不太清模樣,只能聽見擲地有聲的嗓音,冰冷又強勢,字字緩慢:“中南秦家,時瑾!

------題外話------

**

時瑾:媽的,該你了。

滕茗:我不是被你搞了嗎?

時瑾:別廢話,干!

滕茗:好吧,我來了。

且看下章。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