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346:蘇問偷親,領證結婚又一對(一更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大年初九,蘇伏那有動靜了。

霍一寧第一時間接到了二隊同事的匯報。

“霍隊!

霍一寧還在休假中,但案子的進展都會習慣性地最先報告給他,他問:“怎么了?”

二隊的吳帆說:“有人來醫院劫蘇伏!

這是意料之中。

那個女人,招就是多。

“人抓到了?”

吳帆興沖沖地說:“當然,我們兄弟年都不過,就等著呢!碧K伏奸詐,又有逃獄的前科,警局怎么可能不妨,嚴防死守就等她的救兵來自投羅網。

霍一寧問:“審了沒?”

“審了!眳欠聼o巨細,一一匯報,“那人怎么都不招,不過,我們下午就收到了一份匿名證據,可以證明是蘇伏的父親蘇丙鄴做的!

匿名證據?

霍一寧笑,說:“可以抓蘇丙鄴了!

“行!眳欠樧焯崃司,“就是那證據不知道誰寄的!

還能有誰?想搞死蘇伏的,來來回回就那兩個。

霍一寧掛了電話,撥給了時瑾,來龍去脈都省了,直接開門見山:“東西你寄的?”就算不是時瑾寄的,他肯定也得到了消息。

時瑾認了。

“嗯!

然后,他掛了。

霍一寧笑罵了句‘這混蛋’。

大年初十,警局又收到了一份證據,而且,又是匿名。

吳帆在電話里說:“里面全是蘇丙鄴這些年做的骯臟事,判死刑都夠了!

蘇丙鄴是蘇伏最后的逃生路,這下,全部堵死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條了,這斬草除根的動作,真他么快。

霍一寧摩挲著下巴:“把證據傳給檢察院!

“OK!眳欠眯,語氣相當沾沾自喜,“這次不知道又是誰寄的!惫芩钦l,能幫警局破案,就是良好市民!

霍一寧又給‘良好市民’撥了個電話。

“還是你?”

時瑾這次說:“不是!

霍一寧了解了:“那就是蘇問了!

他嗯了一聲。

霍一寧心想,蘇問這行事作風倒和時瑾有的一拼,都喜歡用野路子,不走正途,典型的只要結果不管過程,亂來得很。

大年十二,蘇伏的傷勢穩定,從醫院轉到了看守所的衛生院,她右手斷了神經,活動不了,醫生診斷,沒有再恢復的可能,換句話說,就是手廢了。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打擊的緣故,她精神時好時壞,昏睡時間很長。

她在看守所的病床上睜眼看到的第一個人,是蘇問。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進來的,身上還穿著一件白大褂,姿態閑散地坐在對面的病床上,好整以暇地瞧著:“清醒了?”

蘇伏張張嘴,喉嚨干澀,沒發出聲音。

蘇問端著懶洋洋的神色:“聽得清我說話?”

她眨了眼。

“那就聽好了!彼е终酒饋,走到她病床前,語速不緊不慢,說,“別再動什么歪心思,好好上路,你父親很快就能去陪你,也別不甘心,輸了就認,還能死得體面點!

蘇伏瞳孔放大,目光如炬:“蘇、問!彼蛔忠活D,斷斷續續地在喉間撕扯,“為、為……”

蘇問若無其事似的,接了話:“為什么非得弄死你?”

她死死盯著他。

蘇問難得好耐心,給了個解釋,讓她死得明白:“你搞我,我還不一定非得弄死你,畢竟,你爺爺還在世,怎么說你也姓蘇,我是想等他百年后再動你們父女!痹掍h一轉,冷幽幽的,“不過,你們父女千不該萬不該動一個人!

蘇伏不明其意。

蘇問目光陡然一凜:“八年前你綁錯的那個人,是我以后的老婆,也就是蘇家的女主人!

她譏笑了一聲。

她蘇家的太子爺啊,竟和時瑾是一類人,血雨腥風,為了一個女人。

蘇問剛出看守所,經紀人的電話打過來,蘇問摁斷了,他又打過來,一般來,這么不怕死地連環call,多半不會是公事。

蘇問接了。

劉沖很急:“問哥!彼浅<,在電話那邊嚎,“出事了!”

蘇問把手機拉遠:“什么事?”

劉沖火燒眉毛似的:“你家聽聽小仙女住院了!

一聽是宇文聽的事,蘇問立馬緊張了:“她怎么了?”

知道急了吧。

老婆奴!

劉沖說:“肺炎!

蘇問幾乎不假思索,嚴詞命令:“立!馬!弄!架!飛!機!過!來!”

劉沖:“……”

你以為搞架飛機跟搞顆白菜一樣容易嗎?MMP!

飛機還是搞到了,劉沖斥巨資跟圈里一位好友借的,當天就飛了國外,蘇問直接去了醫院。所幸他還在年假,沒有通告。

蘇問口罩帽子都戴得嚴嚴實實:“查到了?”

萬能經紀人劉沖:“三樓,312病房!

蘇問直接走樓梯,去住院部三樓,劉沖趕緊跟上:“你就這么去?”

不然?

蘇問回頭瞥他一眼。

劉沖就問了:“你以什么身份來探?”還好是國外,這家伙太明目張膽了,一點身為公眾人物的自覺都沒有。

蘇問不情不愿地說:“粉絲!

這語氣,跟受了氣的小媳婦似的,還是那種沒有正名的小媳婦,足以能夠體現這廝是多想上位成正宮。

劉沖提醒:“粉絲的話,就只能在外面看一眼,不能進去!

蘇問很大爺:“你管我!

劉沖直接潑冷水:“當心被當成私生飯攆出來!

蘇問一雙媚眼涼涼地瞥他。

媽的,狐貍精!

劉沖只敢在心里罵一罵。

到了三樓,還沒見到宇文聽,就先見到了蘇問最討厭的人,曾悉水,宇文聽的男搭檔,一個能穿著泳衣和宇文聽泡在一個池子里的人,蘇問能不討厭嗎?除了曾悉水,門口還有一個保鏢,曾悉水正在跟保鏢交代,意思是不要讓陌生人進去。

蘇問靠著樓梯口的門,命令經紀人:“你去把他們支開!

劉沖看了看那個人高馬大的保鏢,確認過眼神,是他打不過的人:“我怎么支開?”

“這是你的事情!

這祖宗!

劉沖暗暗翻白眼,才不慣著他:“又不是我要見小仙女!

蘇問頂了頂腮幫子:“年終獎!

就知道用錢壓人!

劉沖哼:“年已經過完了!

蘇問把鴨舌帽摘了,理了理發型,又戴上:“開工獎!

雖然這妖孽喜歡用錢收買人心的行為很無恥,可怎么辦呢,人嘛,就無恥地喜歡錢。劉沖利索地給了一個‘包在我身上’的眼神:“等著,老板!

說干就干!

劉沖擼了袖子。

誰還不是個戲精呢,影帝的經紀人,怎么著也是最佳男配,他走到病房門口,突然,兩眼一翻,捂住心口,拿出痛不欲生的表情,以及慘絕人寰的叫聲。

“哎呦喂!

隨即,他往地上一趟。

門口兩人都被嚇了一大跳,曾悉水趕緊用英文詢問他是否需要help,劉沖連忙yesyes,快,help!help!

曾悉水好心體貼地問‘突然病發’的‘病人’:“需要我幫你叫醫生嗎?”

劉沖喘得像哮喘發作,眼白直翻:“噢,我可能等不到醫生來了!币恢皇治嬷目,憋著呼吸又像心臟病人,“我心臟疼得不能呼吸,請立馬抬我去急診室!

曾悉水猶豫,不敢隨便搬動‘病人’,僵在半空的手卻被拽住了,地上的人梗著脖子,身殘志堅地挺立起來:“立、馬、抬、我!碧鹨恢皇,伸向遠方,“抬、我!

曾悉水緊張得汗都出來了。

“抬——”

“我——”

一口氣要咽了的樣子,身子一抖,他直挺挺地躺下了。

“……”

好嚇人,像詐尸。

曾悉水不敢再遲疑了,喊上保鏢,一人抬頭一人抬尾地把劉沖給抬去了急救室,劉沖伸手,朝后面比了個數字。

就這浮夸的演技,還有勇氣開這個價,蘇問也挺佩服他這個經紀人的。門口沒了人,他走過去,腳下步子越踩越輕。

推開門,他小心翼翼地走到病床前,宇文聽在睡覺,眼睫毛安靜地垂著,病床靠窗,太陽照進來,落在她臉上,顯出病態的白皙。

他站在床頭看了許久,舍不得走,目不轉睛地看著她的臉,好想偷親……

蘇問,別禽獸。

還是想親。

算了,親了再說。

他摘了口罩,彎腰,湊過去,屏住了呼吸,能聽到胸腔里的心臟在亂蹦。

他就親一下。

他在她臉上很輕很輕地貼了一下,涼涼的,像軟軟的羽毛在心尖上撓。

不行,有癮,還想親。

他盯著她嫣紅的唇,一點一點靠過去。

宇文聽突然睜開了眼。

四目相對,蘇問愣住了,然后,過了三秒鐘,他往后退,站直,摸了摸鼻子,面不改色地說:“頭發被風吹到臉上了!

蘇問,你他媽變態!

“蘇問?”她瞇了瞇眼睛,似乎不確定,眼神迷糊又惺忪,似醒非醒。

蘇問把手揣進口袋,不動聲色地擦了擦掌心冷汗:“嗯,是我!

她還是昏昏欲睡的樣子,鼻音很重:“你怎么在這?”

“我在隔壁病房住院,過來要個簽名!彼砬樽匀,就是聲音細聽有點抖,脖子和耳根都有點紅,嗯,還有越來越紅的趨勢。

宇文聽半個小時前剛吃過藥,藥效上來,困意很重。

她聲音細細小小的,沒有力氣,眼皮越來越重:“下次行嗎?”

蘇問用指腹刮了一下帽檐下面的薄汗:“什么時候都行!

她眼皮掀了掀,長長的眼睫毛緩緩地上下扇動:“我們以前見過嗎?”聲音越來越小,夢囈似的,“你很面熟!

她合上了眼,沒有再睜開。

蘇問這才不再躲開目光,癡癡地盯著她,目光放肆又貪婪,說:“見過!

她呼吸很輕,又睡著了。

他失笑:“怎么能這么沒有防備,萬一是壞人怎么辦!彼麖澭,用手遮住她眼睛上面的陽光,“以前見過很多次,不過,都是我偷偷看你!

她微微蹙著的眉松開,睡得安穩。

蘇問五分鐘后出了病房,讓劉沖去辦理住院,就要住在宇文聽隔壁。

劉沖拿這祖宗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舔著臉去跟人換病房,嘴巴都說干了,人家好不容易松口,就才得知宇文聽已經出院了。

她病房的柜子上,留了一張漂亮的紙,簽好了名字。

蘇問回了酒店,捧著那張簽名,神色懨懨。

劉沖接了個電話進來,掃了一眼桌上沒動一下的飯菜:“怎么還不吃飯?”

“不想吃!碧K問無精打采的,一張狐貍精一樣的臉,都有幾分失了顏色,“我家聽聽病還沒好,還要下水,我怎么吃得下!

這幅害了相思病的樣子!

劉沖懶得說他了:“宇文聽的年紀,也快退役了吧!边\動選手的體能到了二十五之后,很難保持巔峰。

蘇問在那張簽名紙上親了一下:“她還差一塊獎牌就金滿貫,拿到之前不會退役,我家聽聽是個堅持的人,定了目標就不會輕易放棄!

語氣里,滿滿都是自豪感。

金滿貫啊。

國家體壇目前就一位。

劉沖是真佩服:“她是真厲害!闭Z重心長了,“問哥,你加把勁,爭取在電影圈也拿個金滿貫,那才配得上你家小仙女!彼p手把平板遞過去,“你看這個劇本怎么樣?我覺得有望再拿一個獎杯,離金滿貫就又近一步了!

他這個當經紀人的,為了激起自家藝人的上進心,也是什么鬼話都說得出來,能怎么辦呢?別看蘇問人氣逆天,獎項拿到手軟,但他是真沒斗志,滿世界就圍著宇文聽轉,估計哪天宇文聽勾勾手指,他隱退了也不一定。

蘇問鳥都沒鳥劉沖的一片苦心。

元宵次日,是個大晴天,宜嫁宜娶,徐青久和蘇傾去領了結婚證。

徐青久捧著兩個紅本本從民政局出來,眼神有點愣:“我們結婚了!

“嗯!碧K傾瞧了瞧結婚證上的照片,徐青久笑得像個傻子,一個偶像歌手,拍結婚寸照的時候居然找不到鏡頭,不過,她挺滿意,這傻樣也很可愛。

徐青久一手拿著證,一手牽她:“我不是做夢吧?”

蘇傾掐他的臉:“疼不疼?”

他傻笑:“疼!

一邊說疼,還一邊把臉送她手上送。

蘇傾拿了個口罩給他戴上,訂做的一對,他戴粉色,她戴黑色,圖案是兩只可愛的豬:“不是做夢,你已經是有婦之夫了,從今往后,我做飯你就要洗碗,我生孩子你就要端茶送水,我被網絡暴力你也要因為是我丈夫而被誤解、被潑臟水,我老了丑了你都不能嫌棄,你只能覺得我最漂亮我最好,不能夸別的女人,不能跟別的女人單獨往來,要自覺屏蔽所有外界朝你發射來的曖昧信號,出差拍戲都要向我報備,所以,”她笑得明眸善睞,“覺悟吧,徐先生!

徐青久給她敬了標準的軍禮:“Yes,徐太太!

徐太太笑得彎了眼睛:“當然,我也會給你同樣的忠誠,只要我們不離婚,我就能做到一輩子忠誠我們的婚姻!

徐青久立馬表情認真了,說:“我們不會離婚!彼呀Y婚證揣口袋里,離婚?不可能,這輩子都不可能!

蘇傾也義正言辭,表示她的決心:“我們要是離婚了,我就再也不相信時瑾和姜九笙之間是愛情了,一定是責任!是義務!是年輕時欠的風流債!”

徐青久:“……”

時瑾知道會拿手術刀來砍你的。

回了車里,蘇傾給她父親蘇萬江打了個電話,她每個月一號都會準時給蘇萬江打錢,但很少聯系,偶爾聯系也沒有話講,蘇萬江從監獄出來后,就越發沉默寡言,蘇傾印象里只有他要錢時的記憶,父女倆沒什么好的過去,關系僵硬又尷尬。

她直接說:“我結婚了!

蘇萬江默了一陣,就說了三個好,一個比一個重。

蘇傾還說:“婚禮三個月后舉行,到時我接你過來!

蘇萬江還是說好,支支吾吾地說了一句‘三個月是不是太快’,說完又很快解釋:“時間有點趕,我怕打被子來不及!

打手工棉被很費時間,三個月確實很趕。

蘇傾低頭,扯著摘下來的帽子上的毛線,聲音有點低:“不用打了,買就行!

蘇萬江立馬說:“那怎么行,會不吉利!

在蘇傾的家鄉,女兒出嫁,娘家要托人打十二床被子,寓意多子多福,可以沒有嫁妝,但一定要有被子。

蘇傾沒說話,覺得眼睛有點酸。

蘇萬江在那邊說:“沒事,你別管,我多托幾個人打!

她輕聲嗯了句,然后父女倆都沒話說了,安靜了一陣,她問蘇萬江:“錢夠花嗎?”

過去二十多年,他們父女談的最多的就是錢。

現在蘇萬江老了,談不動錢了,她反而沒有話跟他說了。

有點悲涼,有有點可憐。

蘇萬江說:“夠了,你別給我寄錢了,留著當嫁妝,我找了個看門的活,一個月能有好幾千塊,還能存下點!彼nD了一下,說,“等以后你生孩子,我給孩子們打銀鐲子!

蘇萬江上個月說,他在工地上搬東西,蘇傾讓他辭了,他就又換了一個,輕松點,也體面點,他賭了半輩子,除了各種牌,別的什么都不會,只能幫人家看看門。

蘇傾想叫他別做了,也不缺錢,話到嘴邊,吞回去了,就說:“你別存了,自己花吧,我有錢!

蘇萬江嘿嘿笑:“那是你的錢,我現在也能賺錢了,買不了貴的東西,銀鐲子還是買得起!

蘇傾想了一下,二十多年,蘇萬江好像還沒給她買過東西。

隨他去吧。

她說:“自己一個人好好注意身體!

蘇萬江說:“我知道!比缓,又是沉默,沒話說了,他就說,“你也注意身體,那我掛了!

“嗯!

蘇傾等了一會兒,那邊還是沒有掛,她便先掛斷了,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

人老了,子女不在身邊,不論年輕時犯過什么罪,總是會讓人心疼。

她看徐青久:“等以后,我把我爸接回來!

他親親她紅通通的眼睛:“好!

當天下午,蘇傾和徐青久官宣了,當然,網上依舊是罵聲一片,蘇傾粉絲四千萬,起碼三千萬是女黑粉,罵吧,黑紅也是紅,至少微博服務器都能搞癱瘓了。

兩人的婚禮在國內辦,只有三個月時間,王女士拉著景瑟媽媽一起辦,老爺子的意思是不要太高調奢華,但要有檔次。

這更難好嗎……

元宵過后,時瑾要回醫院上班,他自然是很不情愿,但心外科又幾個重癥病人,科室的其他醫生沒什么把握,就等著時瑾回去。

月中,姜九笙懷孕滿了一百天,要第一次產檢,可偏不巧,那天時瑾有一臺大手術,陪不了她,他想推了手術,姜九笙沒同意,因為她聽醫助肖逸說了,那位病人情況比較緊急,時瑾拗不過她,只好拜托莫冰陪她產檢。

手術上午十點就開始了,預計是要到下午五點才能結束。

實際上不到三點就結束了,時瑾做完最后的縫合,放下了縫合針,對輔助人員道:“辛苦了!

手術很成功,手術室里氛圍沒那么緊張了。

劉護士長笑:“時醫生也辛苦了!

時瑾頷首,戴著口罩,因為長時間高度緊張的手術,眼眶里有些許紅血絲,額頭薄汗濕了發,皮膚異常白皙,他走到無影燈外面:“剩下的崔醫生收尾!

崔醫生點頭:“沒問題!

他道謝后,出了手術室。

麻醉科的肖醫生說:“還以為手術至少要七個小時呢!睕]想到五個小時就完成了,快得他都措手不及。

崔醫生笑,邊做最后的消毒:“你沒看見時醫生剛才的縫針嗎?太快了,我手心都是汗,就怕時醫生手里的針扎錯了!笨吹盟憫鹦捏@的,失笑,“這縫合手速,估計又打破記錄了!

------題外話------

二更估計又得熬到深夜,別等,明早看。

另外新書《爺是病嬌,得寵著!》已經開了,目前只有瀟湘本站有,其他網站要等幾天哈,不用特地到本站來看,同步過去了我會題外話告訴你們的,新書暫時不更,等暗黑系寫完再說。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