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327:養胎一二三事,錦禹褚戈親親(一更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蘇問的后腰有一個刺青,是西塘蘇家的族徽!

哦,蘇家的人。

月底,蘇問去了一趟西塘,本來是要去看宇文聽比賽的,飛國外的機票都訂好了,蘇津說他病了,纏綿病榻起不來,蘇問只好連夜趕回去。

蘇家人都在,老老小小一大家子。

“老四,你回來了!

說話的是蘇家的老二蘇丙羨,年將五十,算起來,比蘇問都大了好幾輪,年紀可以當他爹了,面上還要卑躬屈膝。

下面幾個小輩,都比蘇問年長,紛紛低頭喊四叔,一個比一個拘謹。

蘇家的人,都怕蘇問,老爺子也說了,除了老四是主子,剩下都是打工的,能不怕嗎?被掃地出門也是蘇問一句話的事情。

蘇家主宅是舊地主時留下的祖產,裝修古色古香的,一大家子都站著,只有蘇問坐在首位上,下人上了一杯大紅袍,他端起來,稍稍抿了一口,扔了句‘太濃’,下人立馬戰戰兢兢地退下去重泡了。

放下茶杯,蘇問懶懶念了聲:“蘇必青!

蘇伏上前,低著頭,恭恭敬敬地喊:“四叔!

他抬抬睫毛,覷了一眼,沒什么表情:“去祠堂跪著!

她一動沒動。

蘇問換了個姿勢坐著,兩手搭在椅背,一派閑情逸致的姿態,只是語氣逼人:“不聽?”

蘇伏沒做聲,她父親蘇丙鄴替她出面:“老四——”

蘇問懶得聽:“就跪到你昏倒為止!鼻贫紱]瞧他那大哥一眼,招招手,把老管家叫過來,吩咐說,“倒下后,就把人給我扔出蘇家大門!

老管家連連稱是。

蘇丙鄴被下了面子,掛不住臉,面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老四,你這是什么意思?”

下人端來了新沏的茶,哆哆嗦嗦得奉上一杯。

蘇問嘗了一口,沒說什么,讓人退下了,茶杯擱下,手里還把玩著茶蓋,語氣漫不經心似的,不咸不淡地說著:“我蘇家不窩藏逃犯,沒有報警,你們父女兩就該燒香拜佛了!

蘇丙鄴被堵得喉頭一哽。

滿屋子的老老小小,沒一個敢做聲。

“咣!

茶蓋被蘇問隨手扔在一邊,他抬抬手,下人立馬遞過去一塊手絹,給他擦了擦手,一條腿踩在椅子上,他跟個祖宗似的:“今天我就把話放這里,惹是生非我不管,有本事別讓我知道,我懶得管你們,不代表你們能胡作非為!鳖D了一下,他抬眼皮掃過去,“懂?”

尾音往上走,語氣囂張又危險。

蘇問打小這樣,老爺子慣的,讓家里其余三個兒子以及若干孫子孫女給他當馬騎,一個爹生的,天差地別的待遇。

等蘇問走遠了,蘇家老二才敢置氣:“哼,還真當整個蘇家都是他的!”

老三蘇丙文低聲提醒:“小心說話,他可是老爺子的心頭寶!

老管家過來,請大小姐去祠堂。

蘇伏攥著手,指甲把掌心都掐破了,蘇丙鄴只對她說了一個字,忍。

后院東廂,是老爺子的住處,一進門,大堂最正面就是一鼎銅爐,銅爐上面掛了一幅畫像,畫像有些年歲了,紙面泛黃,筆墨丹青,繪了一個女子,穿著騎馬裝,英姿颯爽。

畫中的女子,是蘇問的母親,肖桐。

肖桐出神書香門第,三十年前,被蘇津瞧上了,硬是強取豪奪擄上了山,蘇津年輕時,女人成堆,走腎不走心,遇到肖桐后,才栽了個徹底,從此收山,關起門來寵媳婦,只是肖桐福薄,育了一子,產后身亡,只活到了二十五栽,此后,蘇津吃齋念佛,不問世事了。

除了蘇津的東廂,還有祠堂,都掛著肖桐的畫像,蘇家眾人,每逢初一十五,都是要沐浴焚香行叩拜禮的。

蘇津一聽屋外的腳步聲,就知道是誰來了,扔下佛珠跑出去:“問問,你來了!

除了蘇問,這東廂院,誰都不能亂闖。

蘇津雀躍得很,笑得像朵花:“你來了,我好高興哦!

老爺子鶴發童顏,身子骨很硬朗,年紀越大,越跟孩子似的,當然,只是在蘇問面前這般不著調,對外就冷著張閻王臉,甚是讓人聞風喪膽。

蘇問上下打量他:“你不是說你病了嗎?”電話里肺都要咳出來,說什么纏綿病榻,時日不久。

蘇津臉不紅,心不跳地睜著眼說瞎話:“是啊,想兒子想的,相思病,一看到你馬上藥到病除了!

蘇問:“……”

這老頭!

蘇津滑了火柴點了柱香,拉著心肝寶貝兒子到畫像前:“問問來,給你媽上柱香!

蘇問接過香,三鞠躬。

蘇津看看畫像里的愛妻,再看看愛子,很是感慨:“桐桐啊,你看咱兒子,是不是長得越來越俊了,還好,他像你,這模樣,多好看!闭f著說著,來勁了,蘇津拉了把椅子,坐到畫像前,“桐桐啊,你還沒見過咱未來兒媳婦吧,也生得俊,以后咱孫子,肯定跟你一樣,是個大美人兒兒……”

二三十載死別,仿若昨日。

蘇津愛了畫中女子一輩子,卻像一眨眼,相思如故,只是,畫里的妻子依舊美貌如花,他卻滿頭白發了。

大寒剛過不久,快年關了,天氣開始轉暖,姜九笙養了盆冬梅,就開了三四朵花,博美沒見過,每天對著那株冬梅嗷嗷叫,歡喜得不行。

很遺憾,博美以后見不著了。

“時瑾!苯朋蠌暮竺,扯他袖子。

時瑾彎著腰,正在收拾博美的狗窩,他放下手上的東西,把姜九笙安置回吊籃椅上,說:“不行!

姜九笙拽住他手腕:“時瑾!

聲音放軟了,有幾分撒嬌的意味。

若是以往,她用這樣的語氣,時瑾勢必什么都依她,這次不頂用了:“乖!彼呐乃念^,溫聲細語地哄,“你要是想它了,可以去徐家看它!

是的,時瑾要送走博美,連狗帶窩,全部送走,玩具都不留一件,這架勢,讓博美有種錯覺——它要被拋棄了,注意,不是寄養,是!拋!棄!

它眨巴著眼睛,可憐兮兮:“汪~”

姜九笙心軟:“博美有注射疫苗,也有按時驅蟲,不會要緊的!

孕婦之所以不能養寵物,是因為寵物身上可能會有弓形蟲等病原體,若是被感染,會致使流產,或者胎兒畸形,醫生不建議養寵物,卻也不是絕對,只要能定期給寵物驅蟲和注射疫苗,被弓形蟲感染的幾率就很小。

時瑾還是不同意:“事事都有萬一,要從源頭上杜絕才行!

“汪~”

徐博美睜著水汪汪的眼睛,看媽媽。

姜九笙于心不忍:“送去錦禹那邊不行嗎?”

“不行!睍r瑾很堅持,語氣強硬,“博美黏你,不寄養遠一點我不放心!

她沒辦法了。

“汪~”

“汪~”

博美可憐巴巴地吸鼻子,伸出小肉爪去抓媽媽的褲腿。

狗子不想走。

狗子舍不得媽媽。

“汪~”

時瑾低頭,掃了一眼:“給我滾遠一點!

狗子不走!誓死不屈!

時瑾拎著它的脖子,扔了兩米遠。

徐博美在地上滾了一圈,想爬起來,可看到時瑾爸爸喪盡天良喪心病狂的眼神,它不敢動了,躺在地上挺尸。

“汪……”

它真的好可憐,快哭了。

小白菜啊,地里黃,三歲沒了爹,四歲沒了娘……

它趕緊抱緊自己肥碩的身子,團成一團,安靜地悲傷著,悲傷地看著時瑾爸爸把它的狗糧和奶粉全部打包,它傷心得顫抖著。

那小樣,要多可憐有多可憐。

姜九笙不忍心再看,去喝一杯黃桃酸奶冷靜冷靜,剛打開冰箱——

“太涼了,你不能喝!睍r瑾把冰箱門關上,“我去給你沖奶粉!

“……”

徐博美心里平衡了一丟丟了,時瑾爸爸也不是光對它一個人暴君的,比如,媽媽每天都要喝兩杯進口的孕婦奶粉,一點都不好喝,看媽媽的表情就知道了。

哼!時暴君!

“姐,姐夫!

姜錦禹剛走到玄關,博美撒丫子跑過去,圍著他轉圈圈。

“汪!”

“汪!”

舅舅!快帶狗子私奔!

時瑾把打包好的箱子抱給姜錦禹:“馬上送走!

他接了:“哦!

然后,他蹲下,把箱子里的物件從大到小排列好,最后把博美犬提起來,放在了打包箱的最左邊,因為它比玩具大件。

狗子有種天塌了的感覺:“嗷嗚嗷嗚!”它歇斯底里地抗議無效之后,只剩悲痛欲絕,“嗚嗚嗚……”

罪魁禍首掃了它一記冷眼,然后若無其事地坐回吊籃椅,抱著他老婆問:“中午想吃什么?”

徐博美揮爪子:“嗷嗚!”媽媽!

再揮:“嗷嗚!”媽媽救狗子!

不待姜九笙回答,時瑾又問:“吃狗肉怎么樣?”

“……”

上一秒還聲嘶力竭地動山搖的狗子,下一秒就安靜如雞,縮在箱子里瑟瑟發抖,再也不敢吭一聲了。

姜錦禹連狗帶箱,一起抱走了,狗子戀戀不舍地回頭……

啪!

門被時瑾甩上了,帶起一陣風。

徐博美:“……”

這種被掃地出門的感覺,不是命運足夠悲慘都體會不到。

少了一只鬧騰的狗,屋子里整個都安靜下來了,陽臺也寬敞了,時瑾心情不錯,嘴角上揚著,把地上一根狗骨頭的玩具扔到垃圾桶里,洗了手噴了消毒水才去抱姜九笙:“想吃什么?”

姜九笙想了想:“辣的!

可能因為懷孕,她最近的口味和以前不大一樣了。

時瑾說:“只能吃一點點,孕婦要忌口!

“好!

時間還早,時瑾摟著她坐在吊籃椅里窩著,在她耳后啄吻著,語氣輕快:“酸兒辣女,笙笙,”他摸摸她的肚子,“這里面可能是個女兒!

月份小,還沒有顯懷,小腹平坦,自然什么也摸不出來,不過時瑾最近養成了習慣,總喜歡摸她的肚子,興致來了,便掀了衣服去親。

她懶洋洋地靠著時瑾:“不準的!

他隔著毛衣揉她的肚子,一下一下,愛不釋手似的:“等月份到了,我去問周主任!

最少要到三個月,才能知道寶寶的性別。

姜九笙看他:“為什么要提前知道?”

時瑾說:“早做打算!

若是女孩,就多留些日子,若是男孩……趁早送去徐家,晚了她定舍不得了。

姜九笙不怎么明白:“做什么打算?”

時瑾沒有繼續這個話題,低頭吻住她的唇,等她氣喘吁吁了才放開:“笙笙,我最擔心的是你!币恢皇汁h著她的腰,還綽綽有余,時瑾說,“你的腰太細了!

他便沒見過那個女人的腰比他家笙笙的細,歡愛的時候,兩只手就能掐嚴實了,細得他都不敢用力,怕弄斷。

“對孩子不好嗎?”姜九笙仰著頭,鼻子剛好到他下巴,說話時,氣息纏繞在他喉結那里,像羽毛輕輕地刷,癢癢的。

時瑾往前一點點,把自己送過去讓她的唇夠得著,涼涼的,軟軟的,他被親得很舒服,喉結滾了滾。

“盆骨小,難產的幾率會高很多!

姜九笙思忖了一下:“可以剖腹!

落在時瑾眼里的陽光,一下子全暗了:“一想到要在你身上動刀,我就怕得不行!

顧慮太多,他擔心得太早。

樓下,姜錦禹抱著箱子剛出小區大門,對面車里,有人喊他。

“錦禹!

褚戈從車里出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來的。

姜錦禹抱著只大箱子,愣住。

箱子里的狗:“汪!

他回了神,看了一眼車里的人,King和Yan他都見過,沒有別人,他問:“有事嗎?”

褚戈心情低落,巴掌大的小圓臉皺著:“我要回洗粟鎮了,下午的飛機!

姜錦禹聽完,默了一會兒,說:“一路順風!

徐博美:“汪!

這博美犬很熱情,更顯得少年冷漠,面不改色,沒有一點動容,他好像總是這樣,沒什么喜怒哀樂,話也很少。

褚戈有點難過了:“你沒有別的話跟我說嗎?”

他安安靜靜的神色,不喜不怒,也沒有只言片語。

褚戈蔫兒蔫兒的,有氣無力地咕噥了一句:“可我有很多話跟你說!

然后,她又不說話了。

姜錦禹沉默著,等她開口。

因為母親不在身邊,沒人給她編小辮子,她便披著頭發,遮了半邊臉,不像平時那么有生氣,神色懨懨,烏黑濃密的頭發更襯得小臉白皙:“本來想了好多事情跟你說的!

她手心攥著斜挎小包的帶子,說話一句一頓,細聲細氣的,像自言自語的碎碎念。

“要是全部說完我怕時間不夠!

皺眉,她又說:“也怕你記不下!

“我就跟你說一件事!

這一次,停頓了很久。

她低著頭,就稍稍抬頭瞧了少年一眼,立馬又低下頭,聲音有點小,嘟嘟囔囔地說:“早戀不好的,你不要早戀!

她抬頭,飛快地又看了一眼,發現少年正在看他,眼睛里全是陽光,她就再也挪不開了,迎著目光看過去。

她說:“我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鄭重地說:“師生戀也不好,你不要收女學生的情書了!

上午的太陽,從東邊打過來,把地上的影子拉得很長。少年矗立著,默然地看著少女,眼底有絲絲縷縷的茫然。

她手指勾著手指,不安地攪了許久,抿抿唇,豁出去了似的,突然往前了一步,踮起腳,把嫣紅的唇印在了少年的側臉上。

“咚!”

箱子掉在地上了,狗玩具與狗糧滾落了一地。

徐博美從箱子里爬出來:“汪!”

少年漆黑的瞳孔,突然闖進來一張圓圓的臉,然后不斷放大,直至占據整個目光,他僵硬抬手,只抓到了一陣風。

她彈開了,紅著臉往后退,然后拔腿就跑,邊跑便喊:“我一定會回來的!”

“汪!”

徐博美撒丫子追上去,表情超兇!

欺負狗子的舅舅,不慫,就是干!

“汪——”

車門突然打開,一個臉上有疤的大塊頭下來,徐博美突然安靜如雞,秒慫:“汪~”默默地縮回箱子里了。

King幫褚戈開了車門,她回頭看了很久,才坐進車里。

后視鏡里,少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腳邊蹲著一只白絨絨狗狗,朝著遠去的車,不停地叫喚。

“汪!

姜錦禹蹲下,抿著唇,把地上的東西一件一件拾回箱子里。

徐博美:“汪!”錯了錯了,大的在前面,小的在后面,“汪!”

光從后面打過來,落在少年身上,耳根一點一點通紅,箱子里的狗玩具擺放凌亂,沒了秩序。

褚戈是下午兩點的飛機,談墨寶去送她了,臨別禮物是一頂帽子,談墨寶最近最喜歡的粉色漁夫帽。

褚戈摸了摸頭上的帽子,依依不舍地拉著談墨寶的手:“我會想你的,旺財!

談·旺財·墨寶拍拍她的肩,用過來人的語氣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眹@氣,抱了抱少女,“想我了就來我的直播間,我們一起飛!

褚戈用力點頭。

然后,兩人又姐倆好地說了幾分鐘的體己話,最后,談墨寶從背包里拿出個裝泡泡糖的塑料大盒子,里面灌滿了沙,裝了二十來個雞蛋,她遞給King:“這個是土雞蛋,很有營養的,你不要給別人,自己吃!

她永遠不會忘記,King送給她的那個生雞蛋。

King雙手接過去,鄭重點頭,本來就長得兇,一臉沉重的表情,有點嚇人,來來往往的旅客,自動躲開。

“去吧!闭勀珜毾扰ゎ^,朝后面擺擺手,“保重!

褚戈和King走了。

談墨寶蹲機場外的大馬路上,看著藍天白云與越飛越遠的飛機惆悵了幾分鐘,然后摸了摸光頭,起身。

突然,后面冒出個人來,喊她:“二小姐!

談墨寶一臉戒備:“我跟你不熟,你別亂叫!

這個人她很熟,給談西堯當了好幾年的秘書,叫周越。

周越說:“董事長他中風了!

她著實愣住了,眼神都放空了十幾秒,然后回了神,把表情管理好,面無表情地說:“那你去找醫生啊!

“醫生說情況不太好!

談墨寶沉默了。

周越臉色越來越凝重:“大小姐去世之后,董事長就立了遺囑,他名下所持談氏藥業的股份將全部由二小姐您繼承,現在公司一團亂,幾個大股東趁董事長病重,背地里搞了不少動作!

談墨寶聽懂了他的來意了,收起吊兒郎當的表情:“那你來找我有什么用?那些股份就算給了我,你覺得我一個網絡主播能守得?”

周越不說話了。

“周秘書,我爸沒告訴你,我大學學的什么?”談墨寶體貼地告訴他,“殯葬專業!

“……”

“就是給人做身后事的!

“……”

連著好幾天,來找談墨寶的律師不少,說來說去,都是錢,大致意思是,談西堯可能不行了,萬貫家財沒人繼承,讓她回頭是岸,趕緊繼承財產,一統談氏。

談西堯住院的第三周,恢復意識了,他的中風后遺癥很嚴重,嘴歪眼斜說話不利索,看見談墨寶后,眼皮直抖:“墨、墨、墨……”

墨了半天,也沒叫出她的名字。

談墨寶瞧了一眼冷著臉的楊女士,然后無視,走到病床前:“別說話了!彼_門見山,“我來是想跟你說清楚,我沒有經商頭腦,跟你談家也沒什么關系了,你別指著我,早做打算吧!

------題外話------

卡文中……還有一更,很晚,零點左右,建議明早看。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