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305:大波虐渣與虐狗正向你襲來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里是腦外科,408的病人病情有變,請您立刻來一趟醫院!

408,是謝蕩的病房。

姜九笙撥了謝暮舟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謝蕩手機關機,同樣聯系不上,她思量了片刻,出了門。

她趕到病房時,謝蕩正在試戴新帽子,一屋子各式各樣的帽子,五顏六色滿目琳瑯,謝暮舟大師扶著全身鏡,由著謝蕩在臭美。

姜九笙微愣了一下:“電話怎么都不接?”

“笙笙來了!敝x大師頭上戴著一頂大紅色的草帽,喜慶得不行,說,“剛剛我推蕩蕩去做檢查,手機放在病房了!

謝蕩因為腦袋受傷,謝大師怕手機輻射,就不讓他用。

姜九笙把椅子上的帽子拿起來,她坐下:“你怎么樣了?”

謝蕩試戴了一頂黑色字母的鴨舌帽,瞧著鏡子里的姜九笙:“什么怎么樣?”

“我接到醫院的電話,說你病情有變!

謝蕩扯了扯帽檐上那個金屬環,不太喜歡那個環,漂亮的小臉拉著:“誰亂造謠,我好著呢!彼恿撕谏帜傅拿弊,拿了兩頂款式相同、顏色不一樣的棒球帽,一頂黑色,一頂白色,問姜九笙,“哪個好看?”

他個人比較喜歡白色,更能凸顯他的英俊瀟灑,不過,姜九笙貌似對深色情有獨鐘。

姜九笙認真思索后,回答:“你戴粉色最好看!

謝蕩五官生得精致,氣質五分嬌五分妖,確實很適合粉色,不顯得娘氣,反而更清俊貴氣。

不過,謝蕩不這么覺得,他就覺得只有女人才會用粉色,大老爺們用粉色娘們唧唧的,他長得美,更不能用,萬一又有人叫他阿姨……

他把白色那頂棒球帽戴頭上,對著鏡子欣賞自己的盛世美顏,看來看去還是覺得白色最襯他的驚才風逸:“姜九笙,你眼神越來越不好了!

她也不反駁他,起身:“我去護士站問一下!

她走后,謝蕩問謝大師:“粉色真好看?”

謝大師相當肯定:“當然!”

他家蕩蕩,光頭都好看。

好吧,謝蕩決定勉為其難地試試,他在床上找了一圈,那個款式的棒球棒什么顏色都有,就是沒粉色:“這款的,怎么沒有粉色?”

“不是你說不要粉色嗎?”這孩子,喜好真讓人捉摸不定啊,分明三令五申地說了不要粉色,所以,當爹的把帽子店都搬來了,就沒要一頂粉色。

謝蕩糾結了老半天,決定:“那好吧,不換了!

試了幾十頂帽子,最后,戴回他腦袋上的,還是那頂粉色漁夫帽。

謝大師:“……”

姜九笙去了一趟護士站,詢問中午那個電話。

腦外科的當值護士歉意地解釋:“對不起姜小姐,是我們這邊搞錯了,本來應該聯系608的家屬,我們的值班人員看錯了病房號,誤以為是408,真的很抱歉,給您帶來了不便!

烏龍一場?

還是,另有乾坤?

姜九笙說:“沒關系!

回病房的路上,她若有所思著,步子懶懶散散,似乎今天很不尋常,處處都透著怪異,卻又說不上哪里怪。

“大小姐!

“我在醫院盯著!

前面拐角,傳來男人的聲音,音色很嘶啞,像聲帶受損。

男人走在前面,右手拿著手機,衣袖下滑,露出滿臂紋身,垂在身側的左手掌心綁了繃帶,他身形高大,步調很慢。

姜九笙走在后面,便也慢了下來。

“那個人還沒有想起來,不會壞您的事,可以照原計劃行事!蹦腥苏f。

電話那頭,似乎是個女人的聲音,沒有開免提,聽不真切。

男人接電話的語氣畢恭畢敬:“秦明立那里我已經讓人盯著了,陣仗很大,您料得沒錯,他的確是要借著秦行試探時瑾的時機,趁亂干掉他,那批貨只是個由頭,真正的目標是時瑾!

姜九笙腳步驟然停住。

前頭的男人已經拐進了走廊,進了對面的樓梯口。

她站在原地,盯著安全通道進出口的門,凝眸沉吟了許久,撥了時瑾的電話,片刻,那頭傳來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后再撥!

真是不巧。

又真夠巧。

秦家最近有一批貨要交易,時瑾沒有同她細說,只告訴她,由他負責,她想,應該就是今天,所以,時瑾才不讓她出門,防患未然。方才那個男人的話,她暫時證實不了,如果是假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真的,那時瑾……

想要時瑾命的人,很多很多。

她有些惴惴不安,撥了姜錦禹的電話。

“姐!

“現在在家嗎?”

“嗯,沒有課,在家!

姜九笙猶豫了很久:“錦禹,幫我追蹤一下時瑾的位置!

“好,馬上!

十分鐘后,姜錦禹把共享位置發到了姜九笙手機里,時瑾沒有移動,停留在一個地方:滄江碼頭,七號倉庫。

她腦中,方才那人的話,不斷重復。

他的確是要借著秦行試探時瑾的時機,趁亂干掉他,那批貨只是個由頭,真正的目標是時瑾……

姜九笙轉身,快步出了住院部。

住院部,四棟408,謝蕩戴著他的粉色漁夫帽出來了,謝大師要扶他,他不讓,顯得他像病秧子,連輸液架他都要自己推,十分鐘后他還有個檢查要做,他在藍色格子病號服的外面,套了一件嫩綠色毛衣,一手提著輸液管,一手推著輸液架,閑庭信步,走出了紅毯的味道。

粉紅配嫩綠。

要不是謝蕩這張臉、謝蕩這身貴公子氣,絕對是辣眼睛的搭配,這樣騷包的顏色,硬是讓他穿出了一股子昂貴的時尚感。

前頭,一個低頭講電話的男人不看路,迎面撞過來。

謝蕩被撞得往后趔趄,男人抬頭,看了一眼,什么都沒有說,轉身就跑。

我艸!謝大師脾氣來了:“誒,你小子誰啊,腦子有坑吧,撞了人就跑!边@個流氓!

肯定是個流氓,手上還有紋身。

謝大師趕緊扶著謝蕩:“沒事吧蕩蕩!

謝蕩掐著太陽穴,臉色發白,眉心迅速有汗沁出來。

謝大師一瞧他的臉,嚇壞了:“你怎么了,蕩蕩?”

他扶著墻,臉上的血色一點一點褪掉,腦子里,一幀一幀的片段,在橫沖直撞,錯亂空白的記憶,在拼湊,猝不及防地從大腦里,蹦出來。

是車禍那天晚上的記憶。

酒吧走廊的燈昏昏沉沉,鍍漆的金屬門開了一條縫,里面光影忽明忽暗,五光十色的鐳射燈耀眼,照著女人紅色的高跟鞋。

“東西送過去了嗎?”

字正腔圓,普通話很標準,女人的聲音辨識度很高。

“已經送到秦明立手上了!

答話是男人,嗓音嘶啞,像被煙熏過,從門縫里,只能看見男人的后背,高大健壯,正低著頭弓著腰,姿態放得很恭敬。

女人道:“該收網了!

男人啞著嗓音附和:“都準備好了,這次一定會讓時瑾翻不了身!

“誰說我要對付了時瑾?”

男人立馬抬頭:“大小姐您是想?”

女人音色帶了淡淡笑意,慢條斯理的音調:“我要姜九笙的命!

男人不明其意:“請大小姐明示!

門縫很小,昏昏暗暗里,看不清女人的樣貌,她懶懶搭起了一條腿,黑色的長褲下露出一截小腿,膚色白皙,與腳下紅色的高跟鞋成鮮明的顏色對比。

她吐字很清晰,不緊不慢地說:“秦行就算查到了時瑾與刑偵隊的人有來往,也舍不得廢了他這顆好用的棋子,既然舍不得廢了,就要讓他斷干凈!

男人恭敬地請示:“怎么斷干凈?”

她指揮若定,嗓音微提,帶著迫不及待的雀躍:“如果是警察殺了姜九笙,時瑾還會幫他們賣命嗎?”

“那秦明立呢?”

“跳蚤而已,成不了大事,就憑他,也想要時瑾的命!

話到這里。

酒吧的侍應大意,撞了上來,一杯洋酒倒在了謝蕩腳邊,他連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謝蕩剛要提醒他閉嘴。

包廂里的人已經被驚動了,低喝了一聲:“什么人!”

謝蕩只得拉著醉醺醺的談墨寶拔腿往外跑,沒有聽到包廂里的女人下一道指令,字正腔圓的播音腔,只說了一句話:“處理干凈!

回憶到此。

開顱手術后缺失的記憶,他全部想起來了,難怪有人開車撞他,原來是要滅口,那個女人是誰,為什么對笙笙有那么強的敵意,甚至動了殺意。

“蕩蕩?”謝大師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謝蕩抬頭,眼眶微紅,神色慌張:“笙笙呢!

謝大師有點懵逼:“她去護士站還沒回來啊!

謝蕩火急火燎的,催促:“快打電話給她,讓她哪都不要去!”

謝大師搞不清狀況了。

“快!”他快急炸了。

“哦!

謝大師趕緊撥姜九笙的電話,可不通:“關機了!逼婀职,剛剛還沒關機呀,而且笙笙也不是丟三落四的性子,手機沒電的情況很少。

怎么回事?這詭異的氣氛!

謝蕩直接拔了針頭,動作太粗暴,手背被劃了一道血痕,立馬有殷紅的血珠滲出來。

謝大師急了,拉住他的手:“你干嘛,別亂來!”

來不及解釋,他言簡意賅地說了一句:“笙笙有危險!

好端端的,有什么危險?謝大師一頭霧水,拉著謝蕩的手不松開:“你腦袋沒好,不能亂走!

謝蕩胡亂用指腹擦了一把手背的血:“你別拉我,要是笙笙出事了,我腦袋好了也沒用!

這是什么話。

不孝!

謝大師甩手,氣得臉紅脖子粗:“滾吧滾吧,死小子,老子就當沒生兒子,生了只狗!”

謝蕩扭頭就走了。

謝大師:“……”

狗崽子!要不是他腿腳不便,他一定要跟上去,打一頓先!還是不放心啊……謝大師在后面囑咐:“別又受傷了,有什么情況給宇文小子打電話,別自己亂來!

謝蕩已經跑得沒影了。

下午兩點,太陽正盛。

初冬季節,江水回漲,風吹來,聲音呼嘯,水花四濺。滄江碼頭上,相隔百米,便有一個倉庫,堆放了各種出海物資,七號倉庫在碼頭的最里面。

倉庫的鐵門生了銹,緊閉著,里面,寬敞又亮堂,貨架堆得很高,紙箱累疊了幾層高,一眼望不到頭。

貨架擺放在兩邊,中間,留了一條寬敞的鐵皮路,盡頭,有兩輛倉庫專用的取貨車,車旁,站了十幾個男人,一律都穿黑色西裝,戴了墨鏡,膚色并非東方人,都是黑人,身形健壯。

腳步聲,近了。

盡頭,貨架前的男人取下墨鏡,眼窩很深,瞳孔是深褐色——James,褚南天的左膀右臂。

中南秦家,是褚南天最大的合作商之一,每次交易,來的都是褚南天的心腹,不同于秦家,秦家人從來不親自參與,唯獨這一次,是例外。

James打量著眼前的東方男人:“你是?”

來人個子很高,膚色白,黑發墨瞳,眼眸像星子,滾燙又矛盾得凜冽,不同于西方人的粗狂,男人模樣十分精致,清貴得像畫里走出來的人。

他開口,是純正的英文:“秦家六少,時瑾!

秦家六少,時瑾。

六個字,嗓音低沉,無波無瀾。

James倒是有些吃驚,都是道上混的,怎么眼前人瞧著像個貴族,不禁多看了兩眼。他上前,道了句:“幸會!

時瑾稍稍頷首,沒有過多攀談,單刀直入:“可以驗貨了?”

James爽快地道:“當然可以!彼,示意底下人。

兩個提著箱子的黑人上前,開了密碼箱,白色布袋裝著貨,滿滿兩箱,秦中走近,拿出一袋,手伸進去,兩指探了探,摩挲觸感。

秦中神色微變,回頭,道:“六少,貨有問題!

話剛落。

“砰!”

突然一聲槍響,在寬敞的倉庫里回蕩,兩方人馬,立刻嚴陣以待,環顧四周,只見貨架后面,人影攢動,紙箱上,狙擊槍的槍口露出來。

是警察!

各處的貨架后面,幾十個穿著特警服的男人冒頭,圍上去。

“全部舉起手來,”霍一寧從取貨車底下滾出來,移動了兩圈,單膝撐地,雙手握槍,“警察!

兩邊人馬,都沒有動。

“阿Sir,”James舉起手,用蹩腳的中文說,“我們都是正經生意人!

他身后的打手們,把裝貨的密碼箱放在了地上,也都紛紛舉起了手,一副全然不反抗的態度。

緝毒隊的林隊下令:“查!

兩名緝毒警上前,查看密碼箱里的東西,打開白色布袋,倒出來,瞬間折射出細細碎碎的光,一顆一顆晶瑩剔透,竟是鉆石。

毒品呢?

James笑了笑,流里流氣地操著不利索的中文:“這批鉆石可是拿到了通行證的,阿Sir,我們合法運送貴重物品,真沒犯法!

消息明明說是毒品,不可能有錯。

林隊沉聲,道:“全部拆開,給我查仔細點!鳖D了頓,“還有,給我搜身!

那么多毒品已經偷偷入境了,還能藏到哪里去。

警察一袋一袋翻出來,全是鉆石,細細碎碎,閃了一地的光,毒品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James很配合,把西裝外套都脫了,任警察隨便搜,語氣輕松,一點慌色都沒有:“阿Sir,人也搜了,是不是該出去了,我們還要做生意呢!

霍一寧直接轉了槍口:“閉嘴!狈愿佬虃梢魂牭娜,“把倉庫里也搜一遍!

“YesSir!”

窗外,一雙眼睛正盯著倉庫里的一舉一動。

是個男人,他轉過身,蹲下,摸到耳麥,聲音壓得很低很低,匯報:“二少,不是那批貨!

“老頭果然舍不得時瑾!

男人請示:“下一步怎么行事?”

秦行的意思是護時瑾,借刀殺人,誅姜九笙。

無線通訊設備里,傳來秦明立陰狠的嗓音:“趁亂給我干掉時瑾!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