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291:偷香竊玉時瑾,美人在懷霍一寧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徐青舶笑出了聲:“原來是采花賊啊!

老蔣:“……”

這孩子,怎么能這么說風度翩翩的時醫生呢。

老蔣就和藹地問了:“博美爸爸,你爬到窗戶上去干嘛?”因為老爺子總是喊博美爸爸,老蔣也就跟著喊了,顯得親近。

博美爸爸穿一身格子睡衣,這衣服都是博美媽媽親自準備的,因為博美爸爸有輕微潔癖,不過,就算是穿一身睡衣,也是清風霽月。

老蔣就沒見過比博美爸爸骨相更美的男人。

博美爸爸回:“看月亮!

“……”

老蔣抬抬頭,這會兒烏云閉月啊,撓撓頭,尷尬地把手里手臂粗的棍子扔了。

這時,徐青舶抱著手走過來,嘴角噙著一抹幸災樂禍的笑:“時瑾,偷香竊玉可不是君子所為!

時瑾神色平常,一雙眸子將燈光剪碎,細細碎碎的剪影好看,他說:“我不是君子!闭f完,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響了三聲后,對電話里道,“我是時瑾!

他開了免提。

“時醫生,你好!笔翘毂贬t院的蕭院長。

徐青舶一臉懵逼,大晚上的給蕭院長打電話做什么。

時瑾一派溫和與氣度,十分禮貌與客氣:“抱歉,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笔捲洪L平時就恨不得把時瑾當菩薩供起來,語氣很是恭敬。

“下一次去非洲救援隊的名單確定了嗎?”

徐青舶眼皮一跳。

“?”蕭院長有點不知所云,“還沒有啊!

時瑾稍稍低頭,側面打來的燈光將他的輪廓分割成明暗分明的兩塊,目色深沉,燈照不進去:“我有個不錯的人選向您推薦!

徐青舶眼皮連跳。

蕭院長客客氣氣:“您說您說!

時瑾回頭,懶洋洋的目光,掠過徐青舶,聲音低沉,像清秋的泉:“神經外科的徐醫生!

徐青舶:“……”我艸!

蕭院長秒懂了。

電話掛斷了,徐青舶額頭青筋直跳,怒瞪時瑾:“蕭院長為什么要聽你的?”他現在懷疑,這次救援隊的名單里有他也是時瑾搞的幺蛾子。

時瑾云淡風輕地說:“捐了點錢!

徐青舶:“……”

君子個屁,沒誰有時瑾陰險卑鄙!

徐青舶想,這是個萬惡資本家當家做主的年代,他也是時候捐點錢了。

老蔣拿著個棍子出來抓賊,守夜的幫傭也知道了,咣咣鐺鐺地去廚房拿平底鍋,總之這么一鬧,徐家人都醒了,姜九笙淺眠,自然也醒了。

一屋子人,都看著時瑾。

徐老爺子臉色好不精彩:“就是你在爬窗?”

時瑾頷首,說了一聲抱歉。

老爺子正想做做思想教育,時瑾便走到姜九笙跟前,眼角有破碎的燈光融在里面:“我剛做完手術!

聲音像清泉淌過,清透,帶著點甜軟。

所以,時瑾這是在示弱找靠山?

姜九笙果然心疼了:“累嗎?”

時瑾垂眸,眼底落下暗影:“累!

這個討厭鬼!現在的男人怎么……姜九笙打斷了老爺子靈魂深處的腹誹:“爺爺,我先帶時瑾去休息!

徐老爺子剜了時瑾一眼:“……好!辈缓靡驳煤!時瑾真的太壞了!老爺子發話,“都回去睡吧!

大家都散了,時瑾如愿以償,被姜九笙領走了。

“干嘛爬窗?”她不禁失笑。

時瑾俯身,靠在她耳邊:“想爬你的床!

樓下正目送時瑾背影的徐老爺子:“……”眼睛疼,腦瓜疼,心肝脾肺腎都疼。

姜九笙牽著時瑾去了她的房間,徐華榮的妻子王女士專門給她準備的,因為不知道姜九笙喜歡什么樣的,是以,選了很少女風的裝飾,粉粉嫩嫩的著色,連燈光都暖得溢出來。

門一關上,她就被時瑾按在了貼著粉色墻紙的墻上,他含住她的唇,吻得急切又用力,似乎心情不愉,懲罰似的,在她唇上撕咬。

姜九笙被扶著腰,整個人都軟了,便任他為所欲為。

時瑾將她的外套脫了,里面是真絲的睡裙,貼服著身體曲線,他帶著微微涼意的指尖,從她平直白皙的鎖骨緩緩鉆進衣領,挑了肩帶,掌心覆上去。

“在別人家里這么做不禮貌,”他聲音很低,已經啞了,“可是,我很想要!

燈下,他眼角暈開半圈淺紅,瞳孔里浸的全是情欲,來勢洶洶。

后背是冰涼的墻,有些冷,她往他懷里鉆,聲音低低的:“不累嗎?”

時瑾帶著她的手,放在了自己腹上。

他低頭,含著她的唇:“我就做一次!

當然,時瑾在床上的時候,總是不那么乖,一邊哄一邊折騰她,哄好了,繼續更狠地折騰她……

三個小時前。

【姜九笙市長千金】的話題,全網熱議,徐家沒有刻意去遮掩新聞,任消息不脛而走,這是素來深居淺出的徐家第一次這樣高調,可見,姜九笙在徐家有多受重視。

粉絲普天同慶,路人權當一出名門大戲來看,說幾句酸話,罵一罵那位冒名頂替的假千金,當然,也不乏黑粉的惡言惡語,娛樂圈就是這樣,受了多少光鮮亮麗的追捧,就有多少不吃葡萄都覺得酸的社會憤青。

簡而言之,姜九笙的標簽從此多了一個,徐家千金。

晚上,蘇傾還發了一條微博慶祝,當然,被黑粉罵了個透透的,沒事,全網黑就全網黑,蘇傾依舊很高興,等她結婚了,和姜九笙就是名副其實的一家人了。

徐青久不做別的,天天曬蘇傾的女裝照,網友越罵他越曬。

黑粉:“……”我們能怎么辦?我們也很無奈,都找不到新詞罵了。

再說姜九笙的樂團隊友厲冉冉,一聽到這個消息,就瘋狂在TheNine的粉絲群里刷紅包,以表慶祝。

今兒個咱老百姓啊,真呀真高興。

厲冉冉窩在懶人沙發里刷微博,非常陶醉地夸了自己一句:“我覺得我太有寫小說的才能了!

靳方林從浴室出來:“怎么說?”

“我看見過那個血液科的大夫和徐蓁蓁糾纏,他管徐蓁蓁要錢,當時我就腦補了假千金上位的大戲了,居然真的中了,我簡直太神了!”

她很激動,感覺自己牛氣沖天,可以飛到月亮上和太陽肩并肩。

靳方林走過去,蹲下,揉她的腦袋:“嗯,你很神,是不是該睡覺了?”

厲冉冉興奮著呢,沒睡意:“不睡了,我要熬夜碼字!

她已經在網站上注冊了個筆名,專攻耽美,謙謙君子腹黑攻與作天作地傲嬌受,原型就是時瑾和謝蕩,她感覺她能寫一百萬字,各種姿勢各種地方……

靳方林收了她的平板:“睡覺!

厲冉冉哼哼:“帶領網文圈走向康莊大道的星星正在冉冉升起,可你卻讓這顆星星睡覺!彼︻^,“不睡,這輩子都不睡!

她的攻還沒拿下受,怎么能睡,先讓攻和受睡了再說,不過——

厲冉冉笑瞇瞇地去搶平板:“我先看一篇耽美找找靈感!碧K傾昨天剛給她發了一本帶肉的,哈哈哈哈……

靳方林手長,直接把平板扔遠了,抱起人就往床上走。

厲冉冉在床上蹦了兩下,像只紙老虎,耀武揚威:“霸道總裁,你就是這么對待你的小嬌妻的?”她齜牙,“信不信你的小嬌妻帶球跑!”

靳方林壓過去:“先讓你帶球再說!

小嬌妻:“……”

她突然覺得霸道總攻和嬌軟小受也不錯,下本可以試試。

凌晨六點,天光破曉,已有微亮。

霍一寧一睜眼,就看見一雙紅通通的眼睛,還沒卸妝,哭花了妝,鼻子也紅紅的,眼珠子一動不動地盯著他,見他睜眼了,她眼睛一眨,淚珠子就滾下來了。

“隊長……”

聲音哭啞了,可憐兮兮的。

霍一寧其實傷得不重,子彈打偏了,他身體素質好,沒什么大事,只是看他家小姑娘這樣,他都懷疑他真被一槍擊穿了心臟,疼得慌。

伸手摸了摸她臟兮兮的臉,他問她:“哭了多久?”

景瑟抓住他的手,把臉貼上去,像只受了委屈的貓,皺著臉蹭蹭,鼻音很重,聲音軟軟糯糯的:“很久很久!彼宋亲,“你要是再不醒過來哄我,我就要一直哭了!

“瑟瑟!

“嗯?”她紅著眼睛,還淚眼汪汪的,“你要什么,我給你拿!

霍一寧臉上沒有血色,一雙瞳孔漆黑深沉,望不到底,聲音帶著沙沙的。骸拔覀谔,動不了,你靠近點!

景瑟說好,趴在他病床上,湊到他跟前,離很近很近。

呼吸有點熱,消毒水的味道很濃,霍一寧伸手扣著她的后腦勺,輕輕揉了揉,把她壓下去一點,唇落在她眼睛上:“不哭了行不行?”

她一哭,他骨頭都疼。

景瑟很好哄的,也很聽話,乖乖地點頭,忍著眼淚,氤氳的眼睛看著他:“那我不哭了,你以后不要受傷好不好?”

不敢了,見不得她哭,他的小姑娘還是笑的時候最好看。

霍一寧親了親她的唇,一點一點地啄吻,到她臉上、眼瞼,他頓了一下,舔了舔:“是咸的!

而且澀,是她的眼淚。

景瑟有點不好意思,因為哭花了妝:“我去洗臉!

沒有卸妝的東西,她把小臉都搓紅了,哭過了,眼睛也是一圈一圈的紅,霍一寧拂著她的臉。

“工作呢?”

她趴在他病床前:“不管,你最重要!

病房里的燈光很暗,不及窗外微光,大概是趕了一晚上的路,景瑟皮膚白,倦意很明顯,卻不肯睡,睜著一雙大大的杏眼看他。

霍一寧輕哄:“去睡一會兒!

“我想跟你睡!彼趾苄,放到他手心里,然后握緊,小聲地說,“我睡覺很老實的,就占一點點地方,不會壓到你傷口!

聲音甜甜軟軟的,像橘子味的冰沙。

霍一寧自然知道她睡覺老實,縮成小小的一團,一晚上也不動一下。他往里挪了些位置,給她騰了地方。

景瑟蹙了一晚上的眉頭這才松了一點,輕手輕腳地爬上去,躺下,VIP病房的病床很大,足夠他們兩個人睡,但她還是怕碰到他的傷口,就躺在最邊邊上,只占一點點的地方,一個翻身就能摔下去,所以她繃得緊緊的,不敢亂動。

霍一寧笑:“睡過來點!

“哦!

她挪過去一點點了。

“腰沒有受傷,可以抱!被粢粚幦嗳嗨男∧,“要不要抱?”

“要抱!”

她伸手抱住他的腰,適才開心了一點點,這么抱著喜歡的人,像抱著全世界,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都給他。

聲音軟綿綿的,她喊了一句:“霍哥哥!

霍哥哥……

他那次在床上哄著她這么叫。

真是乖。

霍一寧親親她:“嗯!

她一躺下,便有些困倦了,長時間緊繃的神經一旦松開,整個人都軟趴趴的了,聲音細細小小的:“我讓你不要受傷,是想你多小心一點,不是要當你的牽絆,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雖然會哭,但我不軟弱的!彼嗽谒麘牙,像只小奶貓,仰著頭,眼睛亮晶晶的,“霍哥哥,你是人民警察,我是人民警察的女朋友,不能給你拖后腿,等以后我們結婚了,多生一些寶寶,我就不那么怕了!

太乖,太懂事,叫人心疼。

霍一寧點頭:“好!边@么好的女孩子,要往死里疼。

得到答復了,景瑟才放心,眼皮子很重:“我要睡了,好困!

“嗯!

仰頭,眼睛還閉著,她夢囈似的嘀咕:“要晚安吻!

霍一寧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景瑟心滿意足了,輕輕蹭了蹭腦袋,然后不動了,規規矩矩地躺在他身邊。

須臾。

霍一寧喊:“瑟瑟!

這么一會兒她就睡了,沒應他,大概累了,呼吸有點重,躺在他旁邊,像只小奶貓,嬌軟安靜得不得了。

麻藥慢慢過了,他傷口有點疼,還癢,酸酸的,很漲,像有軟軟的羽毛在輕輕地刮。

霍一寧低頭,吻在她耳邊:“瑟瑟,我很愛很愛你!

十月金秋已過,十一月的天,漸漸轉涼,早上的太陽都帶著森森的冷,陽光被窗外的參天大樹分割成細細碎碎的斑駁,漏進來房里,鋪一地剪影。

快九點了,病房外吵吵嚷嚷。

門被推開,急促又粗獷的男聲響起:“隊長!

“隊長!

“隊——”

聲音戛然而止,門口一行人都頓住了腳,盯著床上,愣了半晌,被子里兩坨凸起,他們隊長懷里有個毛茸茸的小腦袋,而且,他們隊長正在人小姑娘臉上親。

尷尬了,撞到隊長佳人在懷。

趙騰飛裝模作樣地輕咳了兩聲:“您繼續繼續!

雖然剛受了槍傷,不過來之前他們就問過醫生了,說沒事,說隊長身——體——好!

周肖完全不茍同,有點急躁了:“什么繼續!隊長,你才剛動完手術,就不能忍忍嗎?”

原本打算探出腦袋的景瑟又往被子里鉆了。

霍一寧抬頭,臉上還帶著病容,聲音不大,威懾力卻十足:“都給我轉過去!

刑偵一隊被塞了狗糧的的警犬們都轉身了,耳朵豎起來,細聽。

“還睡嗎?”

景瑟探出頭,臉上兩朵紅霞,聲若蚊蠅:“不睡了!标犻L親她的時候,她就醒了,裝睡讓他親親的。

然后就被撞見了。

晚一點來好,她想親久一點。

“你先去洗漱!

“嗯!

景瑟從床上爬起來,在她家隊長臉上親了一下,捂著臉鉆進了洗手間。

霍一寧舔了舔唇,一點血色都沒有的唇紅了幾分,滿臉病容也遮不住眼角的春風得意:“都轉過來!

刑偵一隊的警犬們都轉過來了,蔣凱打嘴炮:“一醒來就給我們塞狗糧,隊長,你不厚道哦!弊蛱觳铧c沒把他們哥幾個嚇死!今天這一看,好像又生龍活虎了。

愛情的酸臭味啊,還挺滋潤人的。

霍一寧躺著,眼皮一掃:“剛剛是你第一個推門進來?”

周肖悶聲:“……是!

“去買早餐!

“這就去!”

別說買早餐,上刀山下火海他都去,隊長這一槍可是替他挨的,以后隊長是他爸,景瑟是他媽,他就是聽話的乖兒子!

湯正義和蔣凱一唱一和,滿嘴跑火車,擠眉弄眼地調侃霍一寧,說他艷福不淺。

霍一寧一個冷眼過去:“少扯犢子,直接說正事,說完就給我滾回去干活!

這罵人的氣勢很足,兄弟們就放心了,開工說正事。

“那批貨的上下線都揪出來了,老樣子,秦家撇得干干凈凈!壁w騰飛說,“不過,也砍了一只手臂了,秦家就是三頭六臂,也有砍完的一天!

預料之中的結果。

秦家這個毒瘤,長得很結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剜掉的,慢慢來,一點一點割。

“姜強呢?”霍一寧問。

這個案子蔣凱在跟:“給他做了活體取證,他身上有燙傷,兇案現場的腳印也吻合。不禁嚇,審了幾次就全招了,跟我們之前推測的一樣,殺人藏尸的過程都坦白了,根據他的口供也已經找到了兇器,兇器上面的血跡與指紋都匹配無誤,證據確鑿,就等法院開庭了!

說到這里,湯正義補充了:“今早周檢察官過來了,檢控方那邊的意思是想打共同犯罪,姜強主犯,姜民海從犯,徐蓁蓁脅從犯,連同九年前冒認徐家人的那個案子一起審,徐市的意思是依法來辦!

湯正義眉頭擰成毛毛蟲,神情苦惱。

霍一寧看他:“有問題?”

“有大問題!睖x解釋,“姜民海不肯作為同案犯指證徐蓁蓁,不僅不承認徐蓁蓁參與這起殺人案,還否認了她九年前偽造DNA的詐騙行為,徐市那邊雖然提供了梁文朗伙同姜民海欺詐的證據,但姜民海死活一口咬定是他一人所以,徐蓁蓁根本不知情,昨天晚上已經審問了一晚上,他就是不招,嘴巴很緊,這樣的話,很難給徐蓁蓁定罪!

不僅如此。

蔣凱把話接過去:“姜民海不年輕了,兩罪并罰反正是要在牢里待到死,徐蓁蓁是他親生女兒,他不肯拉下水也正常,兩個人坐牢總比三個人坐牢好,而且就算姜民海指證徐蓁蓁教唆殺了喬方明,要定罪恐怕也不容易,只有同案犯的證詞,沒有實質的教唆證據,上了法庭,勝算也很低!

目前來看,給徐蓁蓁定罪很難。

姜民海是個老奸巨猾的,反正要把牢底坐穿,肯定不會配合警方。

小江撓撓頭:“沒有證據,只能拘留二十四小時,徐蓁蓁就這樣放了?”

霍一寧傷口有點疼,靠著床,沒有力氣,低聲扔了一句:“沒有證據就去找!

警局。

二十四小時內,第十三次審問徐蓁蓁,幾乎隔兩個小時就問一次,軟硬兼施,可她底氣足,態度從頭到尾都傲慢無禮。

一開始進警局,她也慌,大喊大叫像個瘋子,中途她請的律師來了一趟,之后就像只開屏的孔雀,傲得不行,估計那律師跟她說了什么。

徐蓁蓁仰著下巴,還穿著昨天那套禮服,裹了件外套:“要我說多少遍都是一個答案!彼铑^垢面的,臉上的疤痕明顯,只是眼里盛著火光,“我不知情,九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喬方明的死我也不知道!

審了這么多次,就這么一句。

刑偵隊脾氣最好的趙騰飛也有點想揍人了:“你的口供我們都已經記錄在案了,將來自會呈堂,考慮清楚,謊撒多了,判的更重!

徐蓁蓁冷嗤:“你們警方有證據嗎?”

她估計通過律師和姜民海串好氣了,篤定了警方不能拿她怎么樣,有恃無恐。

“想給我判刑先找到證據再來跟我說!毙燧栎杼ь^看了一眼墻上的鐘,高跟鞋蹬著瓷磚地,發出刺耳的聲音,她冷笑著,“還有五分鐘,就滿二十四小時了,是不是可以準備放我出去了?”

趙騰飛咬了咬牙:“不急,反正你會再回來!

五分鐘后,拘留滿二十四小時,徐蓁蓁被釋放,她一臉憤恨地出了警局。

湯正義摸著下巴:“這個女的,真是太欠揍了!

小江這軟軟的少女脾氣都被氣出來了,因為這個徐蓁蓁,警局全員加班到現在,火氣都大著呢:“對呀,我一直以為女孩子都是世界上最可愛的生物!

湯正義一臉老阿姨的表情:“婀娜啊,你還是太年輕,女孩子可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小江瞪他:“不要叫我婀娜!”

徐蓁蓁出了警局,給律師打了個電話,徐家給她的卡都被凍結了,咖啡店也被查封沒收了,她自己開的那張卡里沒什么錢,結了律師費的尾款后所剩無幾。

沒錢,也沒落腳地。

她打了個車回了徐家,九點多,徐家人都在,姜九笙也在,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樣子真是刺眼,她在警局關了一天,徐家一個人都沒出現,這么不念舊情,如果不是她的生父護她,徐家人甚至要讓她坐牢。

“你還來做什么?”徐華榮的妻子最先開口。

徐蓁蓁一出現,整個氣氛都變了。

不速之客,擾人興致。

徐蓁蓁走過去,喊:“爸爸,爺爺!

“徐小姐,”王氏語氣已經不算客氣了,“應該稱為姜小姐了,你是不是該改口了?”

徐蓁蓁置若罔聞,紅著眼看徐平征:“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我父親做的一切,這九年我是真心把你們當成家人!

口供和在警局的一致,死不承認。

景瑟正在吃葡萄,腮幫子鼓鼓的,小聲咕噥了一句:“她演技比我好多了!

徐家人以前是把徐蓁蓁當自己人,沒有提防,可不是傻,裝傻充楞買可憐,誰會看不明白。

雖從警局出來了,到底是走投無路,對徐家還抱著一絲不切實際的幻想。

徐平征臉色已經冷了:“不管怎樣,我把你當女兒養了九年,不想做的太難看,你自己離開,算是我們徐家給你最后的體面!蓖nD了一下,字字有聲,“還有,那兩件案子你有沒有參與,我們徐家也會繼續查下去,天網恢恢,我勸你自首!

九年時間,只有最后的體面,一點情面都不留。

她若不是窮途末路,又怎么會腆著臉來徐家。

整個徐家,徐平征性子最溫和,以前也最疼愛她,徐蓁蓁把他當最后的救命稻草:“爸——”

徐平征冷然打斷:“請你立刻離開!

別說念舊情,徐平征恐怕是想把她送進監獄。

徐蓁蓁掌心都被指甲掐破了,自尊被踐踏得粉碎,她咬著唇,幾乎要哭出來:“那我能不能收拾幾件衣服,我身上什么都沒有,也沒有落腳的地方!

徐平征只說了四個字:“好自為之!

徐蓁蓁咬咬牙,低頭把眼底的憤恨遮住,上了樓,收拾了行李,然后離開徐家,遠遠的,她隱約聽見徐平征的聲音:“把房間里的東西全部扔了!

可真狠。

徐蓁蓁回頭,看了一眼徐家別墅,幾乎咬破了唇,眼里跳躍的火光快要將她整個人點燃,她扭頭,拖著行李箱走出了院子,這個仇,她記著。

剛走出徐家不遠,泊油路兩邊的綠化帶里躥出來一個人影。

“我就知道你會來這!

------題外話------

不是不弄徐蓁蓁,等我三連虐她之后,再繩之以法,別急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