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269:瑟瑟撲隊長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個我很在行,你不用擔心!彼麪克氖,“我們回家?”

“好!彼蝗徽f,“你袖子上有血!

時瑾低頭,白色的袖邊上,有一點血色的斑駁,隨意地說:“可能是從你身上沾的!

姜九笙歪著頭看他:“不是,我抱你之前就有了!

他的笙笙,觀察力不是一般的好。

時瑾只好坦白:“趕著回來見你,上午沾的血沒洗!蹦_步放慢一點,語氣盡量柔和平靜,“笙笙,我在黎城開了槍,傷了人!

他是只傷了人,卻不敢告訴她,他讓人殺了人,殺很多人。

姜九笙腳步微頓:“是不是與黎城那件走私案有關?”這個案子鬧出很大動靜,就連一向不怎么關注實時新聞的她也有所耳聞。

時瑾這五天都在黎城,她想,或許與他有關。

他點頭:“嗯!

姜九笙拉著他,進了電梯:“哦,我知道了!比缓,她不再問了,時瑾不相信自己,不過她信,她全然信他。

跟在她后面的時瑾,明顯松了一口氣。

半個小時后,回了公寓,姜九笙在洗漱,時瑾接到了霍一寧的電話。

“周召明已經招了,整個黎城走私團伙都一鍋端了!被粢粚幩坪踉谕饷,有風灌進電話里。

時瑾神色淡淡:“嗯!

毫不驚訝,像事不關己。

霍一寧笑了:“你沒有什么要坦白的?”

時瑾坐在沙發上,往后躺,捏了捏眉心:“比如?”

“比如你借著這個走私案,吞并了尚明集團,”霍一寧語氣稍稍壓了壓,“比如,你借著緝私,取了三十八條人命!

外人只以為是分贓不均,走私集團內部自相殘殺。

不,是時瑾大開殺戒。

最后,緝私局收拾了殘局,破了案,秦氏趁機吞并了黎城尚明集團的酒店業務。

時瑾并不置可否,只說:“那三十八個人,到了法庭也都要判死刑!

霍一寧到底是刑警,與時瑾的處事風格相差太大,并不贊同他:“法官會判,也不用你來行刑!

就算是死刑犯,他也不應該大開殺戒。

時瑾看了看浴室門口,起身走到陽臺:“我家笙笙開機儀式那天,回家路上碰到的車禍,就是周召明的手下!

所以,那三十八條人命,是因此喪命?

霍一寧無語凝噎了半晌:“不是被你派的保鏢都給攔下了嗎?”姜九笙不僅毫發無損,甚至都沒驚動到她。

需要報復到這種地步?

“傷到她就晚了!睍r瑾嗓音清越,語調平常,只是說出的話,讓人心驚,“我公布了和她的關系,很多人在暗處蠢蠢欲動,借這個機會,我要殺一儆百!

好個殺一儆百,三十八條人命,一個集團,五日之間全部栽在他手里。有了這個血淋淋的先例,恐怕以后誰還想動姜九笙,都會先掂量掂量自己頭上的腦袋。

時瑾心機深沉,善謀,但一遇姜九笙的事,作風就簡單粗暴,處事非常極端殘暴,可也不得不說,這樣最為省時有效。

這是時瑾的私事,霍一寧不好過問太多,只有一句忠告:“時瑾,還是那句話,不要太過了,不然,我怕哪天你被捅出來了,我保不了你!

他客客氣氣地婉拒:“謝謝,但不需要!闭f完,“再見!比缓髵炝穗娫。

怪不得時瑾被警局列為第一大重點頭疼對象,亦正亦邪,好不難搞;粢粚幤似夹,頭有點隱隱作痛了,摸到口袋里的煙,剛要拿出來。

“隊長!

景瑟飛撲過來,嫩黃色的裙擺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頭扎進霍一寧懷里,跑得太快了,他被她撞得后退了兩步。

霍一寧扶住她的腰:“慢點!

小姑娘拽著他腰間的衣服,仰著頭,笑得明眸善睞:“不要,要早點抱到我家隊長!比缓笥昧Ρё∷,“我好想你呀,隊長,你想我嗎?”

霍一寧撇開眼,滾了滾喉嚨。

想。

想得下面都疼。

小姑娘還不知道見好就收,緊緊貼著他蹭,嬌嬌軟軟地纏著問:“想嗎想嗎?”

他按住她,不讓她亂動:“想!

哎喲,好甜~

跟泡在蜜罐里一樣,景瑟舔了舔嘴唇,聲音很軟,甜絲絲地問:“那要不要親親?”她眨巴眨巴眼睛,里面跟藏了星星一樣。

直白,又生動。

她從來不遮遮掩掩,堂而皇之地一臉傾慕。

霍一寧被她看得嗓子發緊:“我們去后面!

在警局大門口卿卿我我影響不好,景瑟乖乖跟他家隊長往警局后面去了。

他們總是晚上約會,因為都很忙,總是在警局約會,因為狗仔不敢跟,雖然沒有風花雪月,可景瑟很滿足。

她畢生的愿望就是和她家隊長在警局看一輩子的五星紅旗。

晚上有風,剛剛好,她可以鉆進他懷里,就探出一個小腦袋,問他:“隊長,你喜歡五星紅旗嗎?”

霍一寧低著頭,眼睛里全是她:“嗯!

她比五星紅旗還要可愛,五星紅旗讓他熱血,她不僅如此,還能滾了他的心。

“我也喜歡!彼谀_,因為害羞,所以很小聲地說,“我喜歡在五星紅旗下面親你!

霍一寧低聲笑了笑,捧著她的臉,壓下去,用力地親吻。

風吹紅旗,簌簌地響。

紅旗下,相擁的戀人耳鬢廝磨,吻得纏綿。

她臉紅紅的,嘴巴被他親腫了,啄了一下他的唇,然后羞赧地把臉藏他懷里,咧著嘴笑得開心。

霍一寧把她小小的一團抱。骸吧!

“嗯?”景瑟抬頭,眼睛一閃一閃的。

因為方才吻得用力,他還在輕喘,嗓音緊繃著,有點嘶啞,眼角有一顆很不明顯的痣,都染了情欲:“知道我很喜歡很喜歡你嗎?”

想脫她的衣服,更想給她披婚紗,越來越想。

她笑瞇了眼睛,像兩輪月牙:“知道!

霍一寧托著著她的下巴,情不自禁,又低頭壓上去,含著她的唇,吮了吮:“這種話我不會常說,也不能經常陪你,可你不要忘了,我只喜歡五星紅旗和你!

噢!

景瑟覺得她心口中箭了,啊,原來心動的感覺就是魂飛魄散啊,她捂著心肝,睫毛顫啊顫:“隊長,我們公開吧!

霍一寧沒有深思熟慮就點頭了:“好!

要星星都給她摘。

可是,景瑟又開始糾結了,一臉的苦惱:“可是公開了你會很麻煩的,那些狗仔可煩了,會天天跟著你!

她家隊長長得這么好看,要是被狗仔拍到了,照片流出去被舔屏了怎么辦?不行,只能她舔,不能讓別人舔!

霍一寧看她皺著小臉搖擺不定的樣子,哭笑不得:“那我就拘留他們!

對哦。

隊長是刑警,最厲害了!

景瑟眉開眼笑地點頭:“好呀好呀!

真乖。

霍一寧又忍不住,繼續親她。

她乖得不行,踮腳把唇和臉都湊過去給他親,兩只細細的胳膊掛在他腰上,害羞地撓他,看他時眼睛水汪汪的,像下了雨似的:“隊長,我明天要去楓城拍戲,可我好舍不得你啊!

他下意識眉頭一皺:“要去多久?”

景瑟癟癟嘴,瞬間悶悶不樂:“一個月!

真的好久,好舍不得呀。

她立馬一臉堅定:“不過我會偷偷跑回來看你的!

霍一寧忍俊不禁,笑著捏了捏她紅彤彤的小臉:“沒有案子我也會去找你!

她幸福得想飛上天,和五星紅旗肩并肩。

可一想到明天就要分開,就好悲傷,想了想,她欲言又止了好一會兒,怯怯地說:“今晚不分開好不好?”

霍一寧看著懷里的姑娘。

她紅著臉滿眼期待:“我要回你家,跟你過一整晚上!

他們才交往沒多久,應該拒絕。

霍一寧舔了舔后槽牙:“……好!

然后,景瑟就跟霍一寧回家了,他住的小區離警局很近,單身公寓,屋子不大,收拾得一絲不茍,就是一點兒人味兒都沒有,灰黑白的裝修色調,跟他的人一樣,冷硬又周正。

不過景瑟很喜歡,隊長的家哦,空氣都是甜的,她抱著個抱枕坐在沙發上,開心得想在上面打滾。

已經很晚了,霍一寧把窩在沙發里傻樂的小姑娘撈起來:“瑟瑟,去洗澡!

她眼珠子一轉:“沒、沒有衣服!

是的,她動機不良,想抱得美人歸,想牡丹花下死,可當時腦袋一熱就登堂入室了,沒帶作案工具……

囧了。

她想了想:“穿你的好不好?”

霍一寧舔了舔牙,去臥室給她拿衣服,她乖乖巧巧地跟在后面,亦步亦趨。

“我這里沒有女孩子的衣服,你將就一下!被粢粚幇岩路喑梢粓F,給她,不太自然地說,“內褲是新的,我沒穿過!

內褲……

景瑟一把抱住衣服,拔腿跑進了浴室,從后面看,一雙耳朵都是紅的。

可愛。

想日。

艸!想什么呢!霍一寧罵了句禽獸,去了另一個浴室沖涼水。

霍一寧不知道別的女孩子洗澡要多久,她半個多小時都沒出來,他敲了敲浴室的門,小姑娘才躡手躡腳地碎步挪出來,頭發濕噠噠的,眼睛也濕漉漉的。

他的運動服,她穿起來大了一截,袖子和褲腿卷起來,露出來的小胳膊小腿細得不像話,又白又嫩,領口松垮垮的,歪向一邊,露出了那一邊的鎖骨。

她拽著褲腰帶,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

霍一寧喉頭發癢。

“隊長!

聲音都像泡了水,軟綿綿的。

他太高,便彎下腰:“嗯,怎么了?”

景瑟拉了拉褲腰:“大了,要掉了!

霍一寧低笑了一聲,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將她別在耳邊的發卡取下來,然后蹲下,手從她側腰繞過去,提著她運動褲,打了個折,用發卡固定住,抬頭:“腰怎么這么細!

他伸手,一只手可以環住,又瘦又小,偏偏稍稍用力,又綿綿軟軟的,就怕給弄壞了。

景瑟看了看腰間的發卡,手還拽著褲子,不敢松:“會不會掉?”

霍一寧剛想說幫她拽著。

她自我安慰,雖然不好意思,但是仍然很誠實:“掉了也沒關系,反正是給你看到!

“……”

然后她就松了手,嗯,發卡別得很緊,褲子沒掉。

誒,怎么不掉呢?景瑟有點怏怏不樂了,好遺憾啊。

霍一寧哭笑不得,摸了摸她的小臉,去給她拿了一雙棉拖,牽著她去了沙發:“你坐在這看一會兒電視,我去幫你把衣服洗了!

他家的小姑娘不會洗衣服,得他洗。

景瑟拽住了他的袖子,臉頰兩團酡紅:“我自己洗!彼ⅠR說,“我已經學會洗衣服了!

媽媽說,找男朋友要找個會疼人的,但也不能什么都不會,可以被寵,但不能嬌慣,何況隊長那么忙,肯定很累,她要更加賢惠懂事才對。

霍一寧親親她的手:“乖,在這等,我給你洗!

隊長真的好賢惠!

景瑟低著頭,細聲細氣地說:“那裙子你洗,內、內衣我自己洗!

她害羞,縮著脖子像只小鵪鶉。

又乖又軟。

真要他的命。

霍一寧把她牽過去:“好!

最后,內衣是她自己洗的,不過,是隊長晾的。

景瑟:“……”

她憂傷地耷拉著腦袋,胸前一馬平川,一眼能看到腳尖,瞬間整個人都郁郁寡歡了。

她覺得她不應該放棄治療,得讓經紀人去找一些豐胸的民間秘方。

霍一寧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以為她是不適應:“我去幫你鋪床!

景瑟立馬抬起腦袋:“為什么要鋪床?”

“客房沒住過人!

她脫口而出:“我不住客房,我要跟你睡!辈蝗凰陕锏翘萌胧,她就是想做牡丹花下死的風流女鬼啊……

霍一寧喉結滾了一下:“……好!

然后,她就這么躺在了她家隊長身邊,黑色的被子,白色的燈,她睡里側,筆挺筆挺地躺著,像具僵尸,呼吸都憋沒了。

好緊張。

好蕩漾。

景瑟吞了一大口口水,把放在小腹的手一點一點挪過去,摸到一只滾燙的胳膊,用手指戳了一下:“隊長,要不要牽個手?”

兩人中間隔了一個人的距離,背對著她的霍一寧轉過身去,微暗的燈光下,一雙眼睛潮紅。

他說:“我更想吻你!

然后,他直接把她拖進懷里,低頭壓住了她的唇。

好巧哦,她也想接吻。

她怯怯地把舌頭伸出來,讓他舔咬,異常纏綿,空氣里有暖昧的聲音,從唇角溢出來。

唇角微涼,手卻是滾燙的,不知何時,他掌心鉆進了她衣服里,很輕地動作,她有一點癢,可也不躲,乖乖地縮在他懷里,小口小口地喘息,睜著一雙氤氳的眸子,動情的模樣嬌俏又嫵媚。

霍一寧伏在她肩上,唇貼著她脖頸,聲音低。骸吧!

“嗯!

“我想做!

“好!

他摸到她腰間那個發卡,輕輕扯開,褪下了她的運動褲,上衣被推高,他的吻從她腹上,密密麻麻地往上。

白色的床頭燈下,有個煙灰缸,側面打過來的燈,落了一團影子,空氣有些稀薄,有些急促。

被子蓋著,微微隆起,遮住了所有光景,只聽見呼吸越來越重。

忽然,動作停了。

霍一寧抬頭,眼眶微紅:“沒有套!

“……”

景瑟好想打電話,讓經紀人送過來,坐!飛!機!送!過!來!送!一!箱!

不行,不能那么不矜持。

她抖著聲音,問:“那還、還做嗎?”

霍一寧伏在她身上,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后牽著她的手,順著腰往下。

“乖瑟瑟,動一下!

“好……”

墻上的分針轉了大半圈,霍一寧抱著軟成一團的小姑娘去了浴室,把她放在洗手臺上,開了水龍頭,握著她的手,在水下淋洗。

“隊長……”她帶著顫音,喊他,濕漉漉的眼睛,眼角還帶著紅。

霍一寧只穿了長褲,身體還繃得厲害,有些泛紅,眼里柔得像浸了水,哄著她:“瑟瑟,讓我看看!

她很乖,讓他把她身上的運動褲褪到了小腿。

他伸手,涼涼的指尖拂過她的腿:“被我弄紅了!

------題外話------

正版群發福利,瑟瑟與隊長的。

上次福利沒隔多久又發福利,所以驗證過的不用再驗證。下午四點發,四點!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