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236:看春宮被逮,結婚(15)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種事情,吃虧更多的總歸是女方,秦明立那邊頂多說他風流浪蕩,不比溫詩好,臭名遠揚,是徹底壞了名聲。

當然,溫詩好發了聲明,聲稱視頻是合成,可網友不信,也不在乎是不是合成,悠悠眾口根本堵不住,再加上酒店視頻曝光沒多久,溫詩好與秦明立的另一情人扯頭發打架的視頻也跟著曝出來了,還說視頻是合成?誰信!分明是原配小三的戲碼?傊,跌宕起伏程度堪比一出狗血劇。

蘇傾第三遍看完視頻后,感慨了:“二女為爭一男,打得不可開交,前有兩性視頻,后有三角關系,”她坐在姜九笙工作室的沙發上,攤著手仰頭長嘆,“這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摸摸下巴,她說,“很值得我們思考吶!

姜九笙失笑:“思考出什么了?”

蘇傾坐姜九笙那頭去,興致勃勃得很:“記者招待會的地點是你家時醫生的酒店!彼竽懖聹y,“不是你家時醫生搞的吧?”

溫詩好跟姜九笙不和,蘇傾也是知道的,時醫生完全有動機,手腕就更不用說了。

姜九笙不置可否。

看來,真和時醫生脫不了干系了。蘇傾深思一番,想起溫詩好跑到秦氏酒店去開記者招待會就覺得匪夷所思:“我現在有點佩服溫詩好了,她得多有自信,才敢到秦氏酒店去挑釁你家時醫生!彼ι,搖頭,“然后在人家的地盤上把自己作死!

姜九笙只是笑而不語,溫詩好并非愚笨沖動之人,大概是那晚的迷藥,徹底將她的理智擊潰了,她以前有多驕傲,現在就有多不甘,越是如此,便越自亂陣腳。

蘇傾捧著手機,獻寶似的遞到姜九笙跟前,并且真摯地邀請她:“這床戲不錯,笙笙來,我們一起觀賞觀賞!

也不知道蘇傾哪里搞來的‘種子’,居然有溫詩好的高清無碼版。

姜九笙抬頭,看了一眼門口,勸她:“蘇傾,別看了!

蘇傾以為她是不好意思,盛情邀請她一起觀看:“都是成年人,相互學習觀摩嘛!笔謾C聲音開得很大,一陣陣浪叫聲讓人頭皮發麻,蘇傾卻看得起勁,“笙笙,你看這個姿勢,媽呀,高難度啊,腰不夠軟還真下不去!

姜九笙再次提醒:“蘇傾!

蘇傾沉迷高清無碼而不可自拔,邊看還邊老司機地點評:“沒想到秦明立身材還不錯,不行,我得把這段視頻保存下來,估計回頭溫家和秦家就會全網封鎖了!闭骄侍,蘇傾裝模作樣地捂住眼睛,作害羞狀,“天吶,還可以這樣,真的好羞恥——”

姜九笙還是打斷了她:“蘇傾,徐青久在你后面!

蘇傾傻了一下:“你別嚇我!

身后,徐青久連名帶姓地喊:“蘇傾!

上一刻還幸災樂禍外加蕩漾羞恥的蘇傾:“……”

下一刻,五雷轟頂。

完了,被抓現行了。

蘇傾眼珠子一轉,摸了摸鼻子,回頭,笑得坦蕩蕩:“不是,我就看著玩玩而已,不當真的!

徐青久與秦氏娛樂的合約到期,此番前來,是和宇文沖鋒簽約的,本來,合約到期徐青久與經紀人都有自立門戶的打算,因為蘇傾的緣故,他才愿意賣身給宇文沖鋒那個奸商,剛簽完約,是要來向她‘邀功’的,她倒好,在這里看別人的活春宮,怎能不氣,他肺都要氣炸了!

徐青久冷著臉,不看蘇傾,看向姜九笙:“笙笙,你能回避一下嗎?”

兩口子的事,旁人不便插手,姜九笙起身。

蘇傾使勁兒給她使眼色,擠眉弄眼:“笙笙,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姜九笙淺笑:“保重!

“……”

這閨蜜別不是撿的吧,完全不親生啊。

不能求助,那就只能自救了,不能心虛,得遇強則強,于是乎,蘇傾挺直了腰板,主動把手機上交,并且大方地說:“小久久,你別生氣,我們一起看一起看,我又不是那種吃獨食的人!

她看了,再讓他看,扯平了。

徐青久臉更臭了:“蘇傾!

蘇傾趕緊應:“哎~”好心虛呀,腰板挺不直了。

徐青久才不跟她插科打諢,坐下,抱著手,表情不茍言笑:“錯了嗎?”

她家這個吃吃軟不吃硬,不能剛,得服軟。

蘇傾認得很快:“錯了!

徐青久端著臉色:“錯哪了?”

蘇傾認真反省一番,很有覺悟:“怎么能看那種辣眼睛的高清無碼呢?”強大的求生欲爆發,她義憤填膺地說,“別的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不能看,別的女人都是小妖精,也不能看!”

看吧,大丈夫能屈能伸,雖然她不是個真男人,但當了幾年假男人,將男人這種不拘小節的優良品德學得入木三分了。

徐青久順著她的臺階,接了話:“錯了怎么吧?”

蘇傾猶豫為難了一下,硬著頭皮答:“家法處置!

跟自己男人低頭,不丟人。

蘇傾自我開導著。

徐青久跟等著似的,往沙發上一靠,好整以暇地看了看蘇傾:“開始吧!

這廝故意的吧?

可沒辦法啊,她理虧。

蘇傾看了一眼門,嗯,關好了,再看一眼窗,也關嚴實了,這才蹲下,抱住頭,一邊跳一邊念:“久久久久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不打你,不罵你,一口一口咬掉你!”

徐青久滿意了,把臉湊過去:“咬吧!

“……”

這家規,還是她定的嘞。

呵,風水輪流轉呀。

連著幾天,網上都是溫詩好與秦明立的新聞,溫家與秦家壓都壓不下去,那段視頻更是刪都刪不盡,溫詩好的微博完全被攻陷,清一色都是鍵盤黨,污言穢語沒有一句好話。

她百口莫辯,視頻并非合成,也拿不出證據,這口玻璃渣子,只能硬吞下去,禽困覆車,事到如今,她已經走投無路,哪還沉得住氣,顧不上從長計議,魚死網破她都要撒了這口惡氣。

她手里,最有力的籌碼,就是姜九笙那段弒父的視頻。

秘書唐晉急匆匆回了辦公室:“溫總!

溫詩好忙問:“怎么樣了?”

唐晉表情為難,一言難盡:“不管是娛樂新聞社還是網上的微博大V,一聽說是秦六少和姜九笙的新聞,都不敢發通稿,好像是秦六少那邊特別打過招呼了!

一群膽小怕事的家伙!

若不是她想以最快的速度,把時瑾只手遮住的天捅破,怎么會勞煩這群鼠輩。

溫詩好思量后,還是咽不下這口氣,她打開電腦,正要把溫家花房的視頻發出去,屏幕上強制彈出來一封郵件,還不等她手動點開,視頻就自啟了。

還是她與秦明立在酒店的那段視頻,卻與在記者招待會上曝光的不同,這才是最不堪入目的部分,甚至私處都毫不遮掩……

居然還留了一手!

溫詩好緊緊咬牙,握著鼠標的手上,青筋凸起。

這時,電話響了。

溫詩好接起來,那邊的男人開門見山地亮明身份:“我是秦中!

姓秦的,是時瑾的人。

溫詩好氣上心頭,怒火攻心:“時瑾呢?讓時瑾來跟我談!

秦中跟了時瑾多年,行事說話不溫不火的樣子跟時瑾學了個七八分:“我們六少很忙,這件事我負責!彼麘械脧U話,直接攤明了,穩若泰山般,“我奉勸溫小姐一句,別再動歪腦筋了,你手里有視頻,我手里也有,你不一定發的出去,但我一定能,而且就算你發了,我們也能想辦法刪了,或者用別的辦法證明視頻是‘假’,可我們要是發了你的不雅視頻,看你能不能撤得了!鼻刂蓄D了頓,幽幽地問,“要試試我們秦氏的黑客技術和人脈網?”

這是完完全全的強權壓人。

若論卑鄙無恥,時瑾也不遑多讓。

溫詩好咬牙切齒地說:“大不了魚死網破!睅状稳苋,要她忍氣吞聲,絕不可能,就算是你死我活,她都要讓時瑾付出代價。

秦中似乎料準了,不急不躁地說:“溫小姐,只有兩方勢均力敵的時候才叫魚死網破,不然,只能叫以卵擊石!彼Z氣沉了,氣場全開,氣定神閑地恐嚇,“勸你好好想想,不要來試我們秦家的水有多深!

然后,電話被掛斷了。

溫詩好死死咬住唇,嘴角被咬破了,滿嘴都是血腥氣。

忍。

她要忍,再氣再急,也要暫時咽著,時瑾背后是秦家,他只手遮天,硬碰硬毫無勝算,秦氏周年慶和記者招待會就是前車之鑒,那個男人,不能跟他拼強硬。

不能再冒險,她只剩一個籌碼了,絕不能得不償失,她絕不容許姜九笙一身干凈卻讓自己惹上一身騷。

緊攥的手松開,她把花房的視頻退出來,深深呼吸幾口氣,拿起手機,撥了秦明立的電話。

她臉色陰沉:“我們談談?”

秦明立有幾分興趣:“談什么?”

溫詩好默了一下,將心頭的厭惡與不甘壓下,說:“合作!

電話說了十多分鐘后,秦明立掛了手機,身邊的女人正紅著眼看著他,難以置信般:“二哥,你真的要娶溫詩好?”

方才的電話里,溫詩好說了聯姻,秦明立同意了。他們要合作,要結婚,陳易橋只覺得心頭一涼。

秦明立臉色沉了沉:“不是她也會是別人!彼Z氣輕柔,眼里卻沒有憐惜,“小喬,不要貪心,你可以做我的女人,但做不了我的妻子!

她不是豪門貴女,一開始也是因為有著姜九笙這個共同的敵人,在走到了一起,這些她都明白,可是哪有女人毫不在乎自己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男人。

“二哥,”她眼眶通紅,更顯得嬌弱,“你真的喜歡我嗎?”

秦明立摸著她的臉,輕輕摩挲:“當然喜歡你,不然為什么留你在身邊這么久?”

陳易橋想,他多少有幾分喜歡自己吧,在她已經沒有用處之后,還留她在身邊,就算不愛,也是有幾分憐惜吧。

夠了,不能再貪心了。

陳易橋依偎進秦明立懷里,手攀上他胸口,摟住他的脖子:“就算你是騙我的,也沒有關系,只要你還愿意騙我!

次日,一則消息,震驚了整個財經圈,秦溫兩家聯姻,溫氏銀行最高董事溫詩好下嫁秦家二少秦明立,婚期便訂在一周后的良辰吉日。且溫詩好聲明和秦明立早已是戀愛關系,不存在第三者之說。

吃瓜群眾:誰信你!我們只信眼見為實,來,高清無碼再走一波!

中南秦家。

因為秦明立的不雅視頻,秦行發了很大的火,到現在事情平息下來,秦行依舊對這個兒子沒有一點好顏色。

秦家的名聲不可敗,鬧出了那樣的丑聞,不娶也得娶,聯姻的事,也是被迫無奈。

章氏生怕火上澆油,小心地提:“婚禮的事已經在準備了!

秦明立站在一旁,一聲不吭。

秦行指著他,疾言厲色地罵道:“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

老二以前也還算有能耐,可自打時瑾掌事后,就越發沉不住氣,就這點膽識和魄力,根本不適合掌管整個秦家,偏偏,還狼子野心。

章氏也知道這件事老二辦得不妥,好話為他開脫:“爺,您就別罵明立了,溫家也不是一般的世家,與秦家聯姻,也算得上是強強聯合!

聯合?

秦家從來不聯合,只吞并。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