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210:時瑾一怒,得有人流血啊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不然,我寧愿被撕票,我說到做到!

男人耐心耗盡,暴躁地喊:“還不閉嘴!”

談墨寶咬著牙,不敢再吭聲了。

已經六點,夕陽西下。

肖逸收拾好,路過辦公室,見時瑾還坐在那,問了句:“時醫生,你還不下班嗎?”

時瑾手里拿著筆,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桌子,回:“我在等人!

能讓時醫生等的人?

姜小姐要來了?

肖逸也不好多嘴八卦:“那我先下班了!

時瑾頷首,拿起桌上的手機,盯著看了許久,還是撥了電話,那邊傳來機械冰冷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

他眉頭緊擰,繼續撥。

談家別墅。

“莞兮!

“莞兮!

談夫人楊氏在樓下喚了兩聲,沒有得到回應,便上了二樓,敲了女兒房間的門,喊她:“莞兮,出來吃飯了!

房間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楊氏又敲了敲:“莞兮?”

始終不應她,楊氏推開門,門沒鎖,她走進去,屋里還沒開燈,一片昏暗,楊氏按了燈:“莞兮,——”

話音戛然而止。

楊氏瞳孔驟然一緊:“莞兮!”

談莞兮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楊氏頓時六神無主,跑到女兒身邊,也不敢動她,手足無措地摸了摸她的鼻息,大喊:“西堯!”

“西堯!”

“西堯你快來!”

天北醫院。

心外科時瑾辦公室的門突然被推開,劉護士長急急忙忙趕來,道:“時醫生,有緊急心臟病人!

時瑾好似置若罔聞,低頭在看手機:“今天晚上我不值班!

按以往慣例來說,不應該再叨擾時醫生了,可情況特殊,劉護士長不禁解釋:“可那位病人是——”

時瑾沒有聽完,抬頭,目光微涼:“請你出去!

劉護士長欲言又止,可看了看時醫生眉間的陰翳,還是收了嘴,出了辦公室。

時瑾盯著手機,心緒不寧,姜九笙的電話還是打不通,他等不了了,拿了外套與車鑰匙出去。

走廊里,有高跟鞋急促的聲音,腳步趨近,行色匆匆。

來人是談夫人楊氏,因為護士長請不動時瑾,她親自過來,看見時瑾出了辦公室,著急忙慌地過去:“時醫生!

“什么事?”語氣不冷不熱,有明顯的拒人千里之意。

時瑾沒有停下,徑直往電梯口走。

談氏連忙跟過去,心急如焚,加快了語速,說:“我家莞兮在急救室,你救救她!

時瑾目不斜視,一步未停,語氣已有不耐煩,卻隱忍著情緒:“我今天不值班,請聯系其他心外的醫生!

心外科的醫生,哪一個比得上時瑾。

為了女兒,楊氏即便心里再有不滿,也得放低姿態,低聲下氣地:“時醫生,我求求你了時醫生,其他醫生都沒有辦法!毖栽~懇切,顧不上面子,楊女士帶著哭腔,態度低微地央求,“我求你了,求你救救我女兒!

時瑾腳步一頓,按了電梯鍵,回頭:“我沒有時間!

沒有時間?

性命攸關,他卻這個態度,哪有一點身為醫者的心善仁慈,楊女士忍無可忍,嚴詞質問:“見死不救你還算什么醫生!”

電梯門開。

時瑾走進電梯里,低頭按了下樓鍵,無關痛癢地回了一句:“別人的死活跟我有什么關系!

他連按了許多下按鈕,電梯這才緩緩合上門。

楊氏氣急敗壞,罵喊了幾句。

這個時瑾,她一定要把他趕出天北!

心里顧念著女兒,楊氏回了急診室,急救的醫生還沒有出來,她急得在門外來回徘徊,進進出出的醫護人員各個臉色凝重。

楊氏眼淚直掉,心驚膽戰地渾身發抖:“西堯,我們女兒怎么辦?”

談西堯筆直地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神色沉重:“我已經把江北所有心外科的醫生都請過來了,莞兮不會有事的!

楊氏仍忐忑不安,絞著手里的衣角,盯著急診室門口的手術燈,眼淚不止。

這時,手機鈴聲一直響,談西堯看都沒看是誰,直接摁掉了,對方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地打過來,他不耐煩,看都懶得看。

時瑾去停車場取了車,踩了油門,飛速而馳。

停車場一號出口,門衛老齊看見遠處開過來的車,瞅了一眼車牌,趕緊把攔車的單臂閘按起來,車減速從門口而過,老齊站在保安亭的車窗前,朝外面的人打招呼:“時醫生,現在才回去啊!崩淆R往車里瞅了一眼,納悶,“誒,姜小姐呢?她怎么沒有跟你一起下來?”

時瑾募地抬頭,停了車:“我女朋友過來了?”

老齊點頭:“是啊,五點多的時候就來了,我還跟她打過招呼呢!毕雭聿粚帕,老齊又說,“您沒碰上她嗎?那就奇怪了,我也沒見姜小姐離開啊!彼J得姜小姐的車,確定她沒離開。

時瑾眉頭越擰越緊,沉吟片刻:“能否把地下停車場的監控調出來?”

出什么事了?老齊心也跟著懸起來了,忙說:“真不趕巧,監控前天就壞了,今天下午才有人來修,說是明天才修的好!

監控也壞了。

巧合過頭了。

時瑾立馬下車,走進保安亭,言簡意賅:“車輛出入的登記記錄表給我!

“哦!币膊恢莱鍪裁词铝,老齊趕緊把記錄表遞過去。

時瑾一眼迅速掃下來了,目光一頓:“這輛車的車主是什么人?”

醫院的一號停車場,只對內部員工及部分家屬開放,還有便是醫院的vip用戶和股東才能出入,可登記表里,卻有一輛不是私家車,而是輕型貨車。

老齊瞅了瞅車牌和簽名,想起來了:“他們就是來修監控的,是兄弟兩個人,開了輛黑色的面包車過來!

時瑾神色驟變,立刻用手機把車牌拍下來,發給了姜錦禹,然后邊往外走,邊電話過去。

他來不及解釋:“我發給你的那個車牌,現在就查一下位置!

那邊,姜錦禹開了電腦,手指飛快敲動,問:“情況!

時瑾單手開車,一踩油門,白色寶馬疾速駛出,戴上藍牙耳機,他簡明扼要地解釋了一句:“你姐姐可能出事了!

少年操作鍵盤的手頓了一下,黑色瞳孔微凝,只怔忪了很短時間,手上動作更快了,一鍵輸入,屏幕上的代碼飛快涌現,手機放在桌上,開著免提,少年聲音微沉,“只要那個車牌行駛到沒有道路攝像頭的地方,就追蹤不到,目前,”頓了頓,聲音發緊,“蹤跡不明!

時瑾大腦幾乎當機,默了一下,說:“你姐姐還有條項鏈,里面有追蹤器,我電腦里有終端,你直接侵入!表楁準撬o她的,因為秦家身份特殊,為以防萬一,他專門訂做了微型追蹤器,安裝在了一顆鉆石里面。

姜錦禹聞言照做,三分鐘后,說:“還沒有打開定位!

定位如果不觸發啟動裝置,就沒辦法追蹤,而這種追蹤器的啟動裝置都很簡單,到現在還沒有打開定位,只有兩種可能,人沒有意識,或者,被綁起來了。

時瑾扶著方向盤的手,掌心全是冷汗,指腹有些輕顫。

不能亂,不能慌。

他深深吸一口氣:“那手機呢?”

姜錦禹語氣越發凝重:“手機也在關機狀態,要開機追蹤,就得先植入自啟程序,至少得三個小時!

時瑾眼眶殷紅,眼底的戾氣在橫沖直撞。

三個小時,那他會瘋的。

夜里,漫天繁星,月如鉤,郊外村落的磚瓦房鱗次櫛比,屋子建得密集,唯獨幾間尚未裝修的毛坯房坐落在村口外,臨近海邊,水聲嘈雜,風聲鶴唳。

大抵因為地段不好,毛坯房只封了頂,窗戶與門都沒有,紅磚修葺,黃土地面,大門靠前是客廳,往里便是農村房屋修建的臥室,開了窗戶,沒有裝修,只用一層蛇皮袋封著,地上零零散散地有不少磚頭,還有尚未用完的一堆水泥。

姜九笙與談墨寶便被綁著,繩子拴在墻上凸出來的鋼筋上,手腳被捆,嘴巴上還貼著藍色的膠布。

綁架她們的兩個男人是一對兄弟,高個兒的是哥哥,叫孫河貴,矮個兒的是弟弟,孫清貴。

孫河貴提了一袋東西回來,坐門口的孫清貴見兄長回來,起身:“大哥,電話還是打不通!

孫河貴把東西扔地上,里面有幾罐啤酒,一袋面包。孫河貴面相很兇,皮膚黝黑,嘴角一壓,有些嚇人:“怎么回事?”

“談西堯一直掛電話!睂O清貴說。

孫河貴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玫瑰金的手機,扔給弟弟:“用這個手機打!

那個是談墨寶的手機,把人綁到這后,兄弟倆便收了她跟姜九笙的手機,并且關了機。

孫清貴撥了談西堯的電話,才響了一聲:“又被掛了!

“媽的!睂O河貴踢了一腳地上的磚頭,走過去,一把撕了談墨寶嘴上的膠帶,“你到底是不是談西堯的女兒?”

談墨寶立馬點頭:“我是我是!

綁匪之中的哥哥暴躁易怒,而且兇狠殘忍,絕對不能惹怒了,她連忙安撫,解釋:“我父親可能在忙,他工作的時候誰的電話都不接,等他忙完了他才會接!

孫河貴生了一雙金魚眼,瞪著的時候眼珠子微微有些凸出,盯著談墨寶:“最好是這樣!彪S即,又用膠帶封住了她的嘴,蹲在她面前,目光兇狠,“不然,老子拿不到錢,你們兩個都得死!

踢了談墨寶一腳,孫河貴才坐回門邊,開了一瓶罐裝啤酒,撕著面包吃,孫清貴則守在毛坯房的大門那邊。

這對兄弟很警覺,便是捆綁她們的繩子外面,還纏了幾圈膠帶,手臂、腿,還有腳踝全部被捆住,再用繩子拴在高處的鋼筋上,要逃脫,簡直難如登天。

談墨寶和姜九笙背靠著綁在一起,都被注射了迷藥,根本沒有體力,別說逃脫,走路都成問題。

談墨寶掙了掙胳膊,綁得太緊,幾乎動彈不了,只有手指能活動,她摸到姜九笙的手,戳了戳她手心,都是冷汗。

姜九笙拍拍她的手背,無聲安撫。

孫河貴一罐啤酒剛喝完,談墨寶的手機響了,她眼睛一亮,有希望了!

“談老頭!睂O河貴看向談墨寶,“你爸?”

她用力點頭。

孫河貴拿著手機走過去,接通了,按了免提。

談西堯開口就問:“你人在哪?”

語氣很急,有點沖。

孫河貴當然認得談西堯的聲音,扯了扯嘴角,笑得陰狠:“你女兒現在在我們手里,要想她平安無事——”

孫河貴的話還沒有說完。

談西堯怒氣沖沖地道:“再不回來你就不用回來了!”

說完,手機被掛斷了,只剩一陣忙音。

孫河貴怔了一下,隨即臉色沉下:“媽的!彼鹉_,一腳踹在談墨寶的小腿上,不解氣,又踹了兩腳,蹲下來,扯住她的頭發,“好啊,原來綁了個便宜貨!

談墨寶痛得頭皮發麻,嘴被封著,說不了話,她拼命搖頭,嘴里發出嗚嗚的聲音。

孫河貴吐了一口唾沫,撕了她嘴上的膠帶,瞪著一雙眼睛,瞳孔猩紅:“還有什么遺言要交代?”

她語速飛快,商量卻篤定的語氣:“讓我給我爸打個電話,我可以讓他拿錢!

孫河貴扯了扯嘴角,眼神陰厲,捏著談墨寶的下巴:“要是還不行,你們就都活不過今晚!

孫河貴回撥了談西堯的電話,然后,手機聽筒里傳來機械的響鈴聲。

要是談西堯不接她的電話……

談墨寶頭上全是汗,緊緊盯著手機屏幕,響了七聲,通了,她重重舒了一口氣,剛要開口求救。

談西堯先開口,很不耐煩:“人不回來,還打電話過來干什么?”

談墨寶一開口,就哭了,所有害怕與緊張在聽到父親的聲音時,全部爆發:“爸,我——”

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

談西堯打斷了她:“你姐姐發病了,你快點來醫院!

難怪一直不接電話,難怪語氣急切慌張,原來是談莞兮病了。

談墨寶懸起來的心,又重重墜下去,她咬著牙,把眼淚逼回去,只是聲音忍不住顫抖,仍帶著哭腔,低聲地說:“爸,我被綁架了!

她在求救,這是她最后的機會。

談西堯卻不屑一顧地輕嗤了一聲,帶著滔天的怒意:“你姐姐現在生死關頭,你還說得出這種話,我怎么生出了你這樣的小白眼狼!

不信,他不信。

談莞兮是生死關頭,她就不是嗎?她也是生死關頭啊。

談墨寶緊緊攥著手心,吸了吸鼻子,盡量鎮定地解釋,重申:“爸,我真的被綁架了,要交贖金,爸,”還是沒忍住,她幾乎哽咽地求救,“你快來救我!

她看不到談西堯的表情,只聽見了他的冷笑聲。

“被綁架了?”他不耐煩,不相信,也不關心似的,用最狠毒的話罵道,“那你就死在外面吧!

話音一落,電話被掛斷了,只留機械的聲音:“嘟嘟嘟嘟嘟……”

談墨寶笑了一聲,低頭,眼淚就滾下來了,一顆一顆地往地上砸。

孫河貴大怒,直接把她的手機摔在了墻上,頓時四分五裂,手機的碎片反彈濺在她手臂上,劃開一道口子,血流出來了,她低著頭,呆呆坐著,除了一直不;涞难蹨I之外,沒有一點反應。

那你就死在外面吧……

她腦中,只剩這句話,一遍一遍回蕩。

孫河貴發完一通脾氣,一把扯住談墨寶的頭發,怒極,笑了:“你爸可真夠狠的!币恢皇置窖g,拿出一把瑞士軍刀,“別怪我,要怪就怪你爸!

說完,刀高高抬起,刀刃反射出一道白光。

------題外話------

有人說笙笙多管閑事,給時醫生惹麻煩。

有這種觀念的,還是別看這篇文了,笙笙的設定就是這樣,至情至性,不會不管別人死活,更何況是最好的朋友。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