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66:緊急病人姜九笙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時瑾眉頭狠狠一皺,沉默了,他看著她的眼睛,過了許久,睫毛緩緩覆蓋,他聲音繃著,發緊:“笙笙,分娩很危險!

杯弓蛇影,戰戰兢兢。

已經談不妥了。

姜九笙將情緒壓下:“我先去公司了!

時瑾拉住她:“笙笙!

濃墨色的眸,暮靄沉沉,似有驚濤駭浪伏涌,壓抑著,沉寂著。

姜九笙盡量心平氣和:“時瑾,我不想跟你爭執,我知道你很堅持,可這一次,我也不會退步!彼粗,語速輕緩,鄭重地問,“這樣,你還要跟我爭嗎?”

他沉默了,墨染的瞳孔一點一點暗下去。

她等了許久,也沒有等到答案,抽回手,時瑾突然緊握,許久都不放手,睫毛覆下,遮了情緒:“我送你!

姜九笙無波無瀾:“不用,我讓莫冰來接我!

他抬頭,只見她清瞳剪影,像風平浪靜的湖,什么起伏都沒有。

可時瑾知道,她生氣了。

他還是松了手,不敢再惹惱她,讓莫冰接走了她,就開著車跟了一路,然后,她一整天都不睬他。

他的電話她會接,就是,不說話。

第七次接起電話不吭聲了,莫冰瞧出了問題,暫停了工作,領著姜九笙出了錄音室:“你和時瑾怎么了?”

姜九笙盯著手機上的號碼,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點著屏幕,就是沒有按到撥通鍵,說:“在冷戰!

喲,天下下紅雨了。

莫冰興致勃勃,端著眼看某個寵夫狂魔:“因為什么事情?”

姜九笙眉宇擰成了川字:“我沒有吃避孕的藥,東窗事發了!

避孕?

莫冰的好奇心瞬間被勾了出來:“你扎破了避孕套?”不然不可能啊,時瑾那么寶貝姜九笙,不可能不做措施。

“沒有!苯朋铣烈髁似,“他喝了酒!

怪不得。

酒后擦槍走火玩得都大,莫冰是成年人,都懂,不問細節,問:“懷寶寶了?”

姜九笙不確定:“應該沒有!卑踩趹言械母怕屎艿。

莫冰拉了把椅子坐她旁邊:“那還鬧什么別扭!

“他要我去做血檢!

做完血檢之后呢?兩人顯然沒有談攏,那么……莫冰有點難以置信:“要是真懷了,你家時醫生不會不要吧?”

姜九笙默了。

莫冰不可思議:“時瑾也太狠了吧!彼龤獠贿^,就說了兩句,“骨肉都不要,沒血沒肉!

莫冰自認為她這話是憑良心講的,時瑾那個人,相處久了自然就知道,蘭枝玉樹的外表下,一顆心比誰都冷,而且還帶著煞氣與殺氣。

可姜九笙這個夫奴又不舍得別人說時瑾了。

她皺著眉頭幫他說話:“不怪他,酒是我給他喝的,藥也是我不肯吃,如果真懷了孩子,我堅持的話,時瑾拗不過我,會爭執,但最后一定是他聽我的,就算我不堅持,”語氣篤定,“他也不會舍得!

由始至終她都沒有懷疑過,時瑾不可能真狠得下心來讓她受一點兒苦頭。

已經打好了幾萬字的腹稿預備將時瑾的專制與偏執狠狠數落一番的莫冰:“……”她把數落的話全部咽回肚子里,不雅地翻了個大白眼,“所以,你不是來跟我吐槽你男朋友的,你是來炫夫的!

姜九笙被逗笑了。

莫冰恨鐵不成鋼。

錄音室的小江剛好買了下午茶過來,是蘇記的甜品,姜九笙皺了皺眉頭,喝了一口水,將胃里的不適壓下去。

莫冰看了她一眼,讓小江去休息室吃:“你臉色真不太好,是不是病了?”伸手碰了碰姜九笙的額前,倒不發燒。

“早上起就有點腹痛,反胃!彼戳税瓷细,有些隱隱作痛,“應該是胃病犯了!

莫冰仔細瞧她發白的臉色,想了想,被自己嚇了一跳:“不會真有了吧?”

姜九笙難得露出茫然的神色:“才過了半個月!

懷孕會這么快就有反應?

莫冰若有所思,忽然想到了什么,臉色變了。

“怎么了?”姜九笙問。

“你懷沒懷孕我不確定,不過,笙笙,”莫冰失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里凝了一層亮晶晶的水光,說,“我可能是懷孕了!

她忙昏了頭,也沒往這方面想,這才想起來一向不準的例假很久沒來了。

“林安之在不在江北?”

莫冰扶著桌子坐下,動作下意識地輕了不少:“還要過幾天回來!

姜九笙思索,道:“明天我陪你去醫院!

“好!

下午五點,時瑾的沃爾沃就停在了天宇的樓下,等了約摸二十分鐘,姜九笙才結束工作,同他一起回了公寓。

一路上,她不說話,時瑾也不吵她,安安靜靜地開車,等紅綠燈時,便轉過頭去,目光像釘在了她身上,視線灼熱,卻小心翼翼地。

到了家,她一聲不吭地往臥室走。

時瑾拉住她:“笙笙!

她沒作聲,也不回頭看他。

“笙笙,”時瑾有些無所適從,目光灼灼,像干枯的沙漠里一把烈火在寂靜地燃燒,他說,“生氣可以,不要冷戰!

語氣,像是要求,可帶著幾分央求,在服軟。

姜九笙到底舍不得他,開了口:“晚上我要喝蔬菜粥!

時瑾一直緊繃著的輪廓,這才稍稍放松,說馬上給她做。

晚飯,她還是沒什么胃口,有些反胃,吃了幾口便放下了湯匙,問時瑾:“你改變主意了嗎?”

時瑾把挑好了刺的魚肉放在她碗里,長長的睫毛斂著,光線順著方向打下來,在他眼瞼下投下了清灰的影子,嗓音低淡,不帶情緒:“笙笙,別的任何事,你都可以做主,除了這一件!

固執。

姜九笙起身,拉開椅子:“今天我和博美睡!

正在陽臺吃狗糧的姜博美:“汪!”好開心,媽媽跟爸爸吵架了!可以看到爸爸吃癟了!

姜博美連狗糧都不吃了,撒丫子就跑出去看熱鬧。

時瑾跟著她。

“笙笙!

姜九笙沒應。

“笙笙!

“啪!”

浴室的門關上了,時瑾被姜九笙關在了外面。

“汪!”狗子好開心,“汪!”

簡直大快狗心!

“嗷嗚——”

它想高歌一曲!

時瑾回了一個眸:“姜博美!

一陣西伯利亞寒流襲過,空氣瞬間冷成了冰渣子,將姜博美凍了個激靈。

它弱弱地嗷了一聲,就悻悻回了狗窩,只敢偷偷暗喜,不敢普大喜奔。

這時,浴室傳來聲音。

時瑾幾乎立刻沖進去,推開門,便看見姜九笙扶著洗手臺在干嘔。

“笙笙!”

她臉上血色退得干干凈凈,幾乎站不穩。

時瑾立馬把她抱住,急得無所適從了起來:“怎么了?”扶在她腰上的手不自覺輕顫,掌心迅速沁出了冷汗,聲音發緊,他小心地問,“笙笙,哪里不舒服?”

姜九笙打開水龍頭,接了一杯水,漱口,抬頭看時瑾,問:“時瑾,我會不會真的懷孕了?”

他整個人,都怔在那里。

浴室里,只有雜亂的水聲,像湍急的水流突然沖進他大腦里,所有理智全部一潰千里,思考不了,甚至動作都有些木訥,他伸手,拭去她嘴角的水漬,聲音緊緊繃著,說:“笙笙,明天就去醫院!

姜九笙點頭,說好,頓了一下,又說:“我和莫冰約好了一起!

“笙笙,”

時瑾喊了她,又沉默了許久,瞳孔里深黑的光影在跳動,像冰川下熊熊燃燒著的凍火,極致的冷冽,卻灼灼滾燙,他語速很慢,幾乎一字一頓:“不能只要我一個嗎?”

能的。

只是,若是他的骨肉……

她舍不得了。

晚上九點,徐青舶接到了時瑾的電話。

他開門見山:“是我,時瑾!

聲音,又冷又陰,有戾氣。

徐青舶摸了摸后頸:“這么晚了,找我干嘛?”

“我需要把博美寄養在你那里一陣子!闭Z調聽起來沒有任何起伏,也沒有任何溫度,時瑾說,“按小時計費!

塑料花又來送錢了。

徐青舶很有興趣:“一陣子是多久?”

時瑾頓了頓,聲線像扣緊的弦:“十個月!

十個月……

徐青舶被口水嗆到了:“姜九笙懷孕了?!”

醫生就是醫生,這領悟力。

時瑾沉默了。

徐青舶立馬來了勁兒,拖腔拖調地揶揄:“不錯喲,時醫生,喜當爹啊!比羰巧伺畠罕懔T了,若是生了兒子……嘖嘖嘖,徐青舶心情好得飛起來,大大方方地送上了祝福,“祝愿你們一舉得男!”

時瑾直接掐斷了電話。

徐青舶:“……”

沒關系,他徐大醫生大度,不生氣,他就幸災樂禍,唱唱歌:“咱老百姓,今兒晚上真呀真高興,咱老百姓,高興,高興,喲么喲么喲呵喲嘿……”

姜博美不高興,很不高興,爸爸居然不讓它進房間陪媽媽睡覺,簡直喪心病狂!喪盡天良!

它想反抗!

“汪~”

可是,好怕啊,爸爸就在旁邊,它撓撓房門,弱弱地:“汪~”

時瑾無聲地拉了拉嘴型:“滾!

“汪~”

狗子遵命!

姜博美灰溜溜地滾回狗窩了,它決定,今晚不睡了,要徹夜祈求上蒼,讓媽媽不要那么快原諒爸爸!

已是夜深,漫天銀河繞著一輪月。

時瑾幾乎沒有合眼,后半夜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震動,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立馬坐起來,接通了:“笙笙!

電話里,她沒說話,呼吸聲很重。

夜里很靜,時瑾仿佛能聽到她雜亂的心跳,從電話聽筒里一聲一聲砸過來,瞬間擊散了他所有冷靜。

“笙笙,你怎么了?”聽不到回答,時瑾幾乎是踉蹌著下了床,“我馬上過去!

推開主臥的門,昏暗的室內突然射進強烈的燈光,剛好照著正中央的床,被子高高堆壘,她幾乎把整個身體藏在里面,長發鋪了一枕,她縮在被子里顫栗,有痛苦的呻吟聲從唇邊溢出來。

“笙笙!”

時瑾眼睛都紅了,跑過去小心翼翼地把她抱起來,才發現她渾身都是汗,他喊了她幾聲,聲音幾乎是從胸腔里擠出來的:“笙笙,你那里不舒服?”

她還閉著眼睛,緊緊抿著唇,大顆的汗順著臉頰滾落,聲音無力,氣若游絲:“時瑾,”吃力地睜開眼,她一只手抱著肚子,一只手抬起,拽住了時瑾的手,“我肚子很疼!

時瑾背脊僵著,幾乎不敢動,低沉的聲音拉緊,聲線像要斷裂的大提琴琴弦,慌了神,卻極力維持鎮定:“笙笙,告訴我,哪里疼?”

她疼得說不出話,帶著他的手覆在右邊腹上。

時瑾抱著她躺平,頭上全是汗,手輕輕按壓在她右下腹:“疼嗎?”

她點頭,緊緊咬著下唇。

按壓了片刻,時瑾松手,她眉頭卻皺得更緊,他又探了探她額頭的溫度,右髂前上脊與肚臍的中外1/3連線處,有按疼和反跳疼的癥狀,伴隨發燒與嘔吐。

是闌尾。

時瑾蹲在床邊,親了親她的臉,安撫:“寶寶,忍一下,很快就沒事了!

姜九笙沒有力氣出聲,抱著肚子蜷縮。

他去拿了外套,給她穿好,抱她出了房間,到了車上,他邊把懷里的人安置好,邊撥醫院的電話。

“周醫生!睍r瑾拿了毯子蓋在姜九笙身上,讓她側躺在腿上,“是我,時瑾!

周醫生是時瑾的輔助醫師,也是心外科的醫生,他今晚剛好當值,接到時瑾的電話很是驚訝:“這么晚了,時醫生有什么事嗎?”

時瑾語速很快:“有緊急病人,急性闌尾炎,二十分鐘后到醫院,麻煩你準備一下手術!

周醫生也沒多問:“是!

掛了電話,周醫生才發覺哪里不對。

護士長的小韓護士知道是時瑾的電話,就問了句:“怎么了?”

“時醫生說有緊急病人!

小韓護士八卦了:“誰呀,大半夜的居然勞煩時醫生親自打電話過來!

周醫生搖頭,不知道是誰:“只說是急性闌尾炎!

小韓護士聽糊涂了:“急性闌尾炎的話,不應該掛普外嗎?”

對啊,周醫生也覺得不對勁兒呀。

二十分鐘后,急性闌尾炎的病人送來了心外科,小韓護士和周醫生才明白,為什么普外科的病人,要來心外科來治療,因為病人是時醫生的家屬啊。

------題外話------

求月票,qq閱讀瀟湘都求~

推薦好友舒薪種田文《田園有喜:憨夫寵入骨》

顧家有女名歡喜,長輩疼哥哥寵,原以為一世歡喜,奈何一朝風云起,娘親死,哥哥下落不明,父親很快娶繼室,百兩銀子賣歡喜。

面對家徒四壁,全是極品的田家,沒關系,歡喜會種地,還會持家,更擅長賺錢和養娃,手撕白蓮花,怒踹賤渣渣。

賺個盆滿缽滿,婦唱夫隨樂呵呵。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