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58:笙笙與錦禹姐弟相認(還有二更)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溫家二小姐,溫書甯,一身女士西裝,纖腰長腿,烈焰紅唇,長發盤得一絲不茍,氣質沉斂,說不出的嫵媚:“抱歉,莫小姐,家里的下人不懂規矩!

莫冰用手包擋在胸前,有些狼狽,卻不失禮:“沒關系!

“衣服都臟了!睖貢笢厝釡\笑,眼尾彎起,稍稍褪去了一貫的凌厲,“如果你不嫌棄的話,可以隨我去換一件!

莫冰猶豫,不太放心姜九笙一個人去花房。

姜九笙很神色安然:“你先去換衣服!

莫冰點頭:“待會兒我去找你!迸c姜九笙說好后,轉身面向溫書甯,語氣客氣地說“那麻煩溫總了!

“不麻煩!

姜九笙揮了揮手,面朝花房的方向走去。

莫冰瞧了好幾眼,才隨同溫書甯進了別墅,上樓,進了一間房,裝修大氣簡單,簡約又現代化,冷灰的色調,若不是梳妝臺上擺放了許多瓶瓶罐罐,倒真看不出來臥室的主人是女性,想必,是溫書甯的房間。

房間里面,有個隔間,做衣帽間用,溫書甯打開了玻璃的櫥窗,回頭看向莫冰:“我們身材相近,你應該都能穿!睓还竦亩Y服幾本都是新的,各個顏色應有盡有,風格更多偏向職業英倫,她問莫冰,“有合心意的嗎?”

莫冰隨意拿了一件。

溫書甯笑了笑,似真似假的口吻:“看來我們的眼光很相似,我也喜歡這一件!

喜歡真談不上。

莫冰只是純粹地喜歡那種利索又低調的顏色,沒有多做解釋:“那換這一件吧!

溫書甯大方一笑:“沒關系,一件裙子而已!

莫冰直接將那件銀灰的裙子掛回去了,拿了另一件并不太起眼的禮裙:“君子不奪人所好!

溫書甯便也沒說什么,只是看了看那件禮服,裙擺有些褶皺,說:“你在房間里坐一會兒,我去讓人把禮服熨一下!

莫冰道謝。

溫書甯拿了裙子出了房間,莫冰百無聊賴,隨意地打量著房間的擺設,然后,目光定住,停留在梳妝臺上。

不到十分鐘,溫書甯便回來了,沒有敲門,直接推了門進去,莫冰正站在梳妝鏡前,若有所思。

“讓你久等了!睖貢赴鸯俸玫娜棺舆f過去。

莫冰收回思緒,接過禮服,道了一聲謝謝,遲疑了片晌:“那對袖扣,”

欲言,又止。

溫書甯看了一眼梳妝桌上的袖扣:“怎么了?”

莫冰眼底并無什么起伏:“方便告訴我在哪買的嗎?”

溫書甯自然又平常的口吻:“那是我男朋友的東西,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訂制的!闭f起男朋友時,她神色溫柔,“你也想訂制的話,我可以幫你問問!

莫冰禮貌地婉拒:“不用了,謝謝!

沒有再閑談,莫冰轉身去了衣帽間,換上干凈的黑色套裙,很合身,像量身定做似的,隨后同溫書甯一起離開,路經走廊時,她隱隱聽見了撞擊的聲音,是從一間房里傳出來的聲響。

莫冰頓足,看著那聲源的方向,是一扇緊閉的門:“里面好像有響聲!

溫書甯不太在意:“哦,是我侄子!

“姜錦禹?”

“是啊!

這里面是姜錦禹,那花房呢?溫詩好分明說了姜錦禹在花房等姜九笙……

莫冰神色驟變。

這時,突然咣的一聲響,是玻璃破裂的聲音。

溫書甯反應了很短時間,立刻大喊:“詩好,快把門打開!”

溫家的花房在別墅后的草坪上,草坪四周,做了很漂亮的園藝,擺放著許多小巧精致的花圃,路燈安在了地表,太陽已落,橘黃的燈光籠著一片蔥綠,有紅的、黃的花兒點綴。

沿著鵝卵石小路走了一段,領路的傭人停下腳,指著前頭:“姜小姐,沿著這條路一直直走,在雪松樹的左手邊就是花房了!

姜九笙踮腳,已經隱隱能看到雪松樹的影子。

“謝謝!

“不客氣!

后面的路,姜九笙孤身走著,約摸走了百來米,她便看見了雪松樹,她站的地方,像是草坪的中間,很空曠,環顧望去,是一片蔥蔥綠綠的顏色,草坪特別寬廣,盡頭深遠。

她突然停下了腳步,環視著四周,陌生,卻熟悉,腦中像是有什么在橫沖直撞,畫面一幕一禎,像重播了無數遍的老舊電影,卷土重來。

眼眸里,有影像突然撞進去,是一個少女,還有小小男孩。

“你是我姐姐嗎?”男孩手里拿著一只風箏,涂鴉的圖案,站在草坪上,仰著頭,頭發黑黑軟軟的,模樣粉雕玉琢,是個很漂亮的孩子。

他看著不遠處的少女:“我爸爸說,我還有個姐姐,她的名字叫姜九笙!蹦泻⑶忧拥刈哌^去,眼睛里像藏了星星,亮晶晶地,“你是姜九笙嗎?”

少女蹲下,與男孩一般高,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像花開了一半,她點頭,說:“嗯,我是!

小男孩聽了很開心,把手里心愛的風箏捧給少女,他咧嘴笑,左邊缺了一顆乳牙,甜甜的笑:“姐姐,我是小金魚,這是我畫的風箏,送給你!

她接了他的風箏。

身后有人在喊她,是男人的聲音。

“笙笙!

“笙笙!

少女回頭,看見了男人在對她笑,對她招手:“笙笙,到爸爸這來!

她喊了爸爸,朝男人跑過去。

男人生得又高又壯,肩膀很寬,他彎下腰,從黑色的皮夾里掏出所有的錢,塞到她手里,說給她買糖吃。

少女眼眶紅紅的:“你不要再給我塞錢了,我夠花!

“你媽那點工資能干什么!彼置嗣诖,掏出一把零散的錢也都一并塞給她,笑著說,“笙笙,以后沒零花錢了,就來找爸爸!

她濕了眼,說好。

男人對她笑,眼角有皺紋,卻笑得很慈愛,他手掌很大,抓她的手時,厚厚的繭子磨得有點疼。

畫面定住了,草坪上的少女突然被抽離,耳邊,男人在喊她,還有男孩在哭。

姜九笙幾乎站不穩,踉蹌地撞上了雪松樹,腦中的畫面在狠狠沖撞,零零散散的碎片,亂七八糟地一遍一遍重演。

畫面里的少女,是年少的她自己,那些蠢蠢欲動的片段,是被她深埋在意識里的記憶。

不是不知道溫詩好蓄意而為,可她還是來了,來看一看八年前的她自己。

她站了許久,任冷風吹去了浮躁與不安,思緒緩緩沉靜之后,她轉身,朝著綠蘿藤蔓纏繞著的花房走去,一步一步靠近。

花房里,地上,一男一女,疊在一起,衣服鞋子丟了一地,男在上,本該熱血沸騰的場面,突然——

“艸!”

男人還壓著女人,褲子脫了一半,領帶歪歪扭扭,一手按在女人胸上,一手拿著手機,對著屏幕一頓亂戳。

靠,手機跟中毒了一樣,關都關不掉,男人直接砸了,暴跳如雷地吼:“別讓老子知道你特么是誰?”

身下,女人眼睛里還水汪汪的:“怎么了?四少!

秦家四少,有個癖好,喜歡……咳咳咳,野戰,不巧了,這次走火了。

秦霄周二話不說,一邊提褲子,一邊往外跑。

“四少!四少——”

女人袒胸露乳,躺在地上呼喚,秦霄周就跟沒聽見似的,腳底抹油跑得飛快,皮帶都沒扣好,臉上還有口紅印,一出花房,他大喊:“姜九笙!”

花房門口,姜九笙愣住。

還沒等她開口,秦霄周一只手提著褲子,一只手拽住她,二話不說,就往外拖。

姜九笙想也沒想,手上一個巧力,反扭住秦霄周的手腕,用力一扯。

“誒,你松——”

秦霄周的話還沒說全,姜九笙放低重心,轉身,制住右胳膊,邁開左腳往前一步,前傾,一個過肩摔,直接把人撂倒了。

動作很漂亮,一氣呵成,散打擒拿,她尤其擅長。

秦霄周:“……”他也學過擒拿,可剛剛那一刻,他懷疑他是學了個假的。

足足死寂了五秒,哀嚎聲‘如期而至’:“啊、啊……腰,腰斷了!”

姜九笙不慌不忙地轉身,活動活動手腕骨,睨著地上衣衫不整的秦霄周:“為什么拉我出來?”

秦霄周痛得齜牙咧嘴,拽著褲子暴怒地喊:“我褲子都沒穿完,你說我為什么拉你?!不拉你讓你看我做運動嗎?”

話真糙。

姜九笙沒有再問,回首,往花房里看。

秦霄周惡聲惡氣地催促:“快送我去醫院,我腰折了!”

姜九笙回了頭,輕描淡寫地開口:“你捂的是腎!

正捂著腎裝腰斷了的秦霄周:“……”

奶奶的,鬼知道腎在哪里。

他爬起來,把褲子皮帶扣好,然后,走過去,擋在姜九笙面前,強硬地說:“你不能進去!

姜九笙好整以暇地問:“我為什么不能進去?”

秦霄周眼珠子飄來飄去,就是不看姜九笙的眼睛,一頭精心打理的發型亂糟糟的,頭頂還有幾根草,臉上的口紅印是花的,狼狽得不行,模樣男生女相,倒是清秀端正,奈何眼底渾黃,縱欲過頭。

他不由分說:“我女伴還在里面穿衣服!

話剛落。

“四少,你怎么突然——”女人一出來,看見還有個人,顯然驚了一跳,下意識拽著還沒有穿好的裹胸禮服。

丫的,誰讓你出來了!秦霄周回頭瞪女伴,那眼神,火冒三丈似的。

姜九笙耐心所剩無幾,言簡意賅:“讓開!

秦霄周胡攪蠻纏,雙手張開,擋住花房的門口:“我就不,我先來,這里就是我的,我要在里面睡女人,你不能進去!

雖然莫名其妙,可顯而易見,秦霄周是刻意阻她的路。

這倒奇怪了,溫詩好千方百計讓她過來,秦霄周又費盡心思阻止她進去,大概,謎底都在這個花房里。

“不讓嗎?”姜九笙抬了抬眼,語氣淡淡地問。

秦霄周是見識過姜九笙的身手的,很慌,不過,就是紋絲不動:“不讓!

既然說不通,那就只能動手。

姜九笙抬起手。

秦霄周立馬露出驚恐的表情,他怕又是過肩摔,想也不多想,猛地就后退,可重心沒放穩,崴了一下腳,一個趔趄就往后栽了,后面是一排盆栽……

他腦袋直接磕在了瓦盆上。

“咣——”

好大一聲響,瓦盆碎了,不知道什么花連帶著土滾出來,秦霄周呈大字狀趴著,愣愣地抬起頭,磕了一臉的土,頭暈目眩還耳鳴,他慢半拍摸了摸腦袋,再看了看手心,血淋淋的,是血……

腦袋破了,血汩汩往外冒,紅了一臉。

秦霄周兩眼一翻,捂著腦袋回頭,用深仇大恨一樣的眼神,死死瞪著姜九笙:“姜九笙你丫的,老子毀容了!”

繞是鎮定如姜九笙,看見那滿臉的血,也怔住了。

秦霄周眼睛都紅了,撕心裂肺地喊:“快打急救啊,老子快死了!”

姜九笙看了一眼他的腦袋,說:“我手機掉水里了!

沉浸在毀容和死亡的恐懼里的秦霄周:“……”

以前,時瑾克他。

現在,時瑾的女人也來克他。

他只想好好地睡個女人,這是要搞死他!

秦霄周長吸一口氣,吼愣在一旁的女伴:“你是死人!”

女人這才回神,手忙腳亂地撥打急救電話,好好的一個小美人,花容失色,衣衫不整好不狼狽。

姜九笙若有所思了會兒,毅然轉了身,朝向花房。

突然,身后少年喊她:“姐姐!

她募地停下了腳,緩緩回頭,看見了站在雪松樹旁的姜錦禹,十六七歲的少年,眼眸漂亮卻滄桑。

他只穿了一件單衣,白衣黑褲,高挑又纖瘦的少年,大概是一路跑過來的,額頭有汗,微喘著。

姜九笙看著他,目不轉睛:“你為什么叫我姐姐?”

他沒有說話,眼瞳像純黑色的琉璃,在燈光折射下,灼灼光華,眼底有迫切,有戰戰兢兢的惶恐。

他許久不說話,姜九笙朝他走過去,近了,才發覺他很瘦,特別高,姜九笙仰頭看他:“錦禹,你的小名,是不是叫金魚?”

姜錦禹點了點頭,琉璃般瞳孔亮得驚人:“是我姐姐取的!

是啊,記憶里,有個叫小金魚的男孩,總是喊她姐姐。

難怪她會毫無緣由地喜歡這個少年,難怪她看著他蕭瑟又悲涼的眼時,總會不忍,原來歷經滄桑后,她忘了曾經年少,而夢里的孩子,長成了翩翩少年郎,白駒過隙,都面目全非了,唯一不變的,是他喊她姐姐時,依舊眷戀如初。

這是她的小金魚呀,怎么就忘了呢。

“手怎么受傷了?”

“砸窗戶割到了!彼呓,朝她伸出手,“姐姐,跟我走!

她沒有回應。

“跟我走好不好?”

語氣帶著央求,還有迫切,他緊緊看著她。

姜九笙回首,看著身后的花房,許久,還是伸了手,任少年拉著她,朝著花房相反的方向離開。

溫詩好站在監控前:“差那么一點呢!

突然,所有顯示屏全部黑屏了。

溫詩好錯愕:“怎么回事?”

監控顯示屏前的操作員迅速在鍵盤上敲擊,可無論他輸入什么都沒有顯示,線路完全錯亂,整個系統都癱瘓了,盤查了許久,才有了結論:“我們的主機被人黑了!

溫詩好刻不容緩:“立馬查一下id!

追了近十分鐘,操作員傻眼了:“id是、是我們自己的主機!

怎么可能!

主機自爆?若非頂級的黑客,絕對做不到,除非……

就在這時,屏幕毫無預兆地亮了,一串復雜的代碼飛速跳動,最后,匯聚在一起,拼成了三個字。

——壞女人。

溫詩好頓時失笑,她怎么忘了,她的好弟弟可是個電腦鬼才。

約摸十多分鐘,救護車便來了,秦霄周是被抬出溫家大門的,一路上哀嚎不停,那叫一個歇斯底里。

救護車上,秦霄周還在罵罵咧咧,火冒三丈,也不知道生誰的氣。

他的女伴坐在一旁,好好的小美人,狼狽得不成樣子,頭發亂糟糟的,晚禮服也皺巴巴的,花了妝,愣愣的有點心有余悸。

她到現在都沒搞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這血光之災怎么就突然從天砸來了,莫名其妙。

小美人旁敲側擊,小心地問:“四少,您剛才怎么了?”怎么突然提起褲子就抽風了,沒事跟姜九笙拉扯什么,找揍嗎?

提起這事兒秦霄周就七竅生煙,他怒火沖天地吼:“還不是你!”

小美人一臉懵逼,怎么還怪她了!

秦霄周咬牙切齒,怒不可遏地發少爺脾氣:“花房裝了監控,不知道是哪個龜孫子黑了視頻,發到我了手機上,說不攔著姜九笙進花房,就把視頻公布出來!

所以,才做到一半,提褲子去攔姜九笙了?

可是,這能怪她嗎?是誰精蟲上腦拖著她去花房爽的?小美人敢怒不敢言,心里把某個紈绔罵了一百遍。

秦霄周越想越氣,蹬著腿一頓亂踢,怒目切齒地立flag:“別讓我抓到那個龜孫子,不然老子宰了他!”一時怒火攻心,腦袋一陣抽疼,他嗷嗷亂叫,“哎喲喂,痛死老子了!”

小美人體貼入微,溫柔地問:“我給四少您吹吹?”

秦霄周一腳踹過去,氣急敗壞地說:“滾開,老子現在看到你都來氣!

小美人:“……”怪她?

算了,別和只會睡女人的混蛋計較,小美人默不作聲了。

跟車來的男醫生年紀不大,拿了消毒水過來給秦霄周做緊急處理,秦霄周痛得齜牙咧嘴,還不忘問:“醫生,我腦袋上會不會留疤?”

男醫生只是個實習醫生,說:“這要等到了醫院檢查完才知道!

秦霄周一聽,大爺脾氣又上來了,暴躁得不行,惡狠狠地說:“要是我這漂亮的臉治不好,我讓你們醫院上下全部去喝西北風!

急救醫生:“……”

生怕別人不知道他是二世祖似的。

生日宴已經散了席,時瑾的電話一直打不通,姜九笙很擔憂,這個點,沒有飛江北的航班,她束手無策,只能將所有可能找得到時瑾的人都聯系了一遍。

莫冰說,或許時瑾正在趕過來,飛機上,接不到電話。

姜九笙這才罷手。

她隨姜錦禹回了別墅,他的兩只手都受傷了,因為趕著去找她,將窗戶砸破,爬樓時,割破了手心,傷口很深,沒有及時處理,血肉模糊的。

家庭醫生來了,錦禹還是不肯撒手,一直拉著姜九笙。

溫書華在一旁干著急,百般地哄:“錦禹,你松開手!

他不松開,目光一直追著姜九笙,執拗的模樣。

“錦禹聽話,先讓醫生包扎!

姜錦禹全然置之不理。

溫書華耐著性子,哄勸了很久,只是都無濟于事。

姜九笙好笑:“我不走!

姜錦禹才松了手,溫書華立馬喊來醫生給他包扎手上的傷口,他也不喊疼,目不轉睛地,所有注意力都在姜九笙身上。

溫書華不了解事情的緣由,只覺得奇怪,錦禹有社交恐懼,即便是溫家人,他也不愿意有任何肢體接觸,怎么偏偏姜九笙例外。

錦禹自閉了八年,看了很多心理醫生都沒有效用,或許,姜九笙會是突破。

溫書華心里有了打算:“姜小姐,錦禹的情緒不太穩定,能麻煩你暫時留下嗎?”

姜九笙想了想,頷首。

門口,溫詩好敲了敲門。

正在包扎的姜錦禹驀然抬頭,一見是溫詩好,他立馬站起來,把姜九笙擋在身后,眼里全是警惕:“別過來!

------題外話------

會連續三天二更,一更晚八點半,一更晚十點。

關于溫家花房的命案,還有隱情,知情者只有溫詩好和錦禹,至于具體怎樣,一步一步揭開。

昨天才寫了一點點徐蓁蓁的伏筆,就有妹子讓我趕緊把假貨揭露,太著急了吧,打比方,做一道菜,我才剛把材料買回來,你們就要吃,請問小可愛,你是要生吃嗎?不煮的呀?一步一步好不好,還沒熟呢,是紅燒還是水煮我都沒想好嘞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