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44:醉酒后的親熱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只記得有你,還有我媽媽!

時瑾掖了掖她背后的被角,把她抱進懷里。

“寶寶!

“嗯!

他短暫沉默后,試探似的,問得小心:“能不能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我不希望你記起來!

姜九笙抬頭,他卻避開了目光。

他有事情瞞她。

她隱隱猜到了些,那些被他一帶而過的細枝末節里,一定還藏著驚濤駭浪,比如,關于她母親,還比如,她完全沒有印象而時瑾卻絕口不提的父親。

她思忖,沒有應。

聽不得她的回答,時瑾有些急,像哄她,卻有點不由分說:“你現在的精神狀態很不好,不要再去想了好不好?”

原來他看出來了,她一直頭痛,思緒不寧了很久。

姜九笙考慮后,答應:“好!彼龘Q了個姿勢,窩進時瑾懷里,“我會先調整好!

他沒說什么,哄她睡覺。

夜已經深了,更深露重,窗戶上凝了厚厚一層水汽,床頭開了一盞暖燈,光線昏沉,姜九笙輾轉反側,卻沒有一點睡意,神經莫名崩得很緊,怎么也靜不下心來。

她想,她也許需要安眠藥,或者……頭頂低低的聲音響了:“睡不著?”

姜九笙抬頭看時瑾:“嗯,是不是吵到你了?”

他搖頭,說:“沒關系!

她看了看他,眼底有倦色,可眼里沒有睡意。

姜九笙想了想,坦言:“時瑾,我想抽煙!彼臒┮鈦y,煙癮便上來了,。

時瑾搖頭,不同意:“抽煙對身體不好!庇窒肓讼,溫聲地建議,“紅酒有助睡眠,喝一點好不好?”

煙沒有,酒也行,都是能麻醉神經的東西。

她說:“好!

時瑾起了床,讓她在房里等,不大會兒就拿來了一瓶酒,是琥珀色的白蘭地,裝酒的瓶子十分精致,一看便是珍藏。

味道很好,甘冽,帶了微微的辛辣,甜度剛剛好。

姜九笙很喜歡,便有些貪杯了,兩杯下腹,正要倒酒,時瑾按住了她的手:“可以了,不能再喝!

姜九笙晃了晃手里的空酒杯:“我酒量很好的!毙α诵,洋洋得意地說,“千杯不醉!

至少,宇文和謝蕩兩人合起來也喝不過她。

時瑾接過她手里的杯子:“我知道,是我教你喝酒的!

姜九笙愕然。

他又道:“在你十六歲生日那天!

那天,他心頭歡喜,喝了許多酒,也是白蘭地,品酒的姿勢好看,不疾不徐地喝,優雅極了。

她好奇,趴在餐桌上看他:“好喝嗎?”

時瑾搖頭。

她似乎不信:“那你為什么喝?”

他將杯中的酒喝完,眼里染了微醺,水光瀲滟的:“因為開心!

“我也要!蹦菚r候,她從來沒有喝過洋酒,不知其中滋味,只是見他喝得好看,便也心癢。

“笙笙,你不可以喝!笔藲q的少年卻老成持重地管著她,說,“你還沒有成年!

她不肯,去搶他手里的高腳杯。

時瑾沒了辦法,拗不過他,便還是把自己的杯子給了她:“只能喝一點!

她點頭。

他便到了少許,兌了雪碧給她喝。

她嘗了嘗:“味道很好!碧蛄颂虼,一口喝完了,笑著朝他討要,“時瑾,我還要!

記憶里,少女笑得嬌俏。

時瑾給自己倒了一杯,卻空了她的杯子,說:“那一次,你喝醉了!

姜九笙摩挲著杯腳,饒有興致:“然后呢?”

然后啊。

他說:“我偷偷親了你!

她喝醉酒了會很乖,還不記事,會蹲在地上不肯走路,要他背,便是他壓著她親,她也乖乖不動。

姜九笙失笑,故意打趣他:“時醫生,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彼砩洗┑檬撬囊路,有些大,微微前傾,會看見里面白皙的皮膚,肩頭微露。

“我不是君子!睍r瑾凝眸看她,“我是野獸!

說完,他把她抱到腿上,低頭在她脖頸里啃咬,唇微涼,氣息有幾分酒意,淡淡清清的,十分好聞。

姜九笙由著他鬧,也不躲,稍稍往后仰了仰脖子:“時瑾,原來我喝酒抽煙都是跟你學的!

最先是他抽煙喝酒的,她便也跟著學,他沒上癮,倒是她有癮了。

時瑾嗓音微砸:“是我不好!彼^續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已經扯亂了她的衣領,鎖骨上留了深深的紅痕才罷休,抬頭問姜九笙,“還要不要酒?”

“要!

他端起自己的杯子,喝了一口,吻住她的唇,她張開嘴,乖乖吞咽,末了,會伸出舌頭,在他唇上輕舔。

一杯酒,便如此喂了個盡,他一滴沒喝,卻上了癮,醉了一般,然后便一杯接一杯,到底是如了她的意,讓她喝了個夠。

一瓶酒見底,高度數的白蘭地,幾乎她一人喝了,她已經有些暈乎了,抱著時瑾的胳膊,身體柔若無骨似的,時瑾扶著她的腰,不讓她亂動。

“時瑾!

“嗯!

她喊完,又喊:“時瑾!

“嗯!

酒意上了頭,七八分醉,她眼里水蒙蒙的,桃花眼上勾,微翹眼角,勾人:“我有件事要告訴你!

時瑾將她耳邊的發別開:“什么?”

她摟住他脖子,埋頭在他脖子上蹭,笑吟吟地說:“我很喜歡很喜歡你!

她平時性子淡,極少說這樣情動的話,更難得見她這般嬌嬌柔柔的樣子,時瑾聽了愉悅,便哄著她:“寶寶,再說一遍!

她抬頭,突然正色:“我是一顆蘑菇,不能說話了!

“……”

酒勁上頭,這是徹底醉了呢,她一醉,便說自己是蘑菇。

時瑾好笑,在她唇上親了又親,才抱她去床上睡覺,幫她掖好被子,剛要躺下。

她歪著頭,半張臉藏在被子里,瞪著一雙漆黑的眸子看他:“我是蘑菇,你不能跟我睡!

蘑菇不是說不能說話嗎?

時瑾想了想,對她說:“我也是蘑菇!

好吧,她往里滾,給他讓了一半的床位:“那我們兩顆蘑菇一起睡!

萌死了!

時瑾情難自禁,壓著她親下去。

秦家宅外,路燈徹夜不熄。

時瑾時隔八年歸來,徹底驚亂了整個秦家。

大夫人章氏連夜從外趕回來,氣都沒歇一口,進來就問:“秦行打算讓時瑾接手哪一部分?”

消息傳得很快,秦行絲毫沒有隱瞞的意思,時瑾一來,他就堂而皇之地給他開路。

地上一地碎片,秦明立剛發過脾氣,還陰著臉:“酒店!

秦家近五成的地下交易,全在酒店那條產業支線上。

章氏聽完就惱火了:“你給秦家賣命了八年,秦行也沒讓你碰過那條主產業,那個野種才一出現,他就把大半的家底掏出來,那個老東西是不是瘋了!”

章氏出身建筑企業世家,是秦行的第一位夫人,也是秦家第一個寫進族譜里的女主人,她的兒子才是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就如此被取而代之了,她怎能不窩火。

秦行那個老不死的!

“他還盼著時瑾來幫他稱霸,”秦明立嗤笑,“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命活到那個時候!

時瑾可不是棋子,是利劍。

“我們辛苦了八年,難道就讓時瑾白白撿了便宜?”章氏越想越不甘心。

秦明立想到了什么,眼神意味深長:“不急,時瑾身邊可是有個定時炸彈!

章氏立馬正色:“你是說那個女孩?”

樓上,書房的燈同樣亮著。

二夫人云氏眸子凝了一凝:“那個叫姜九笙的就是時瑾八年前帶回來的那個女孩?”

秦蕭軼點頭,若有所思著。

云氏端起茶杯,動作優雅地品了一口:“時瑾什么都好,什么都像秦家人,甚至比他父親還要狠,是個天生的獵手,”云氏笑了笑,故作惋惜地嘆了一聲,“可偏偏是個深情種!

“媽,”秦蕭軼半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鄭重其事,“你可別打姜九笙的主意!

云氏從容自如:“該急的是秦明立母子,又不是我!彼[眼笑了笑,眼角有細紋,卻依舊掩不住風情萬種。

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確實是個美婦人。

云氏閨名云蓉,是七十年代的電影演員,年輕時生得十分明艷動人,是萬里挑一的好相貌,嫁給秦行之后,便安心做起了闊太,只是偶爾活躍在熒幕上,即便現在半隱退了,可影后云蓉的名頭,在電影圈,依舊舉足輕重。

可惜,生了個不爭氣的兒子。

秦霄周聽得百無聊賴,沒了耐心,起身要走:“我出去一趟!

云氏臉色瞬間垮了:“你是不是又去玩女人?”

秦霄周理直氣壯地辯解:“什么叫玩女人,我是去睡女人!

云氏隨手一個杯子砸過去。

秦霄周三兩下跳開,腳底抹油,溜了。

云氏氣得法令紋都出來了,她真是上輩子作孽,生了這么個鬼東西!

次日,烏云盡散,晴空如洗。

樓梯提提踏踏,是腳步聲響,大廳的下人抬頭望去,見三夫人蘇伏緩緩下了樓梯,深紫的旗袍長及腳踝,肩上隨意披著細毛料的白色披肩,頭發半挽,嫵媚動人。

下人紛紛問三夫人早好。

她頷首應了,目光掠起,語氣熟稔自然:“今天就走?”

時瑾似乎在沏茶,沒抬頭,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

蘇伏走過去,落座:“這么久沒回來,怎么不多留幾天?”

對方沒應。

“姜九笙呢?”她盯著時瑾手上的動作瞧,“我挺想見見她的!

時瑾抬頭:“我們很熟?”頓了一下,禮貌又客套地喊,“三夫人!

蘇伏聞言一笑:“按輩分算,你可不得喊我一聲后媽!

時瑾不做回應。

她面色不改,不緊不慢地又道:“按私交算,時瑾,你可還欠我一個人情!

意有所指,話里有話。

時瑾停下了動作:“你要什么?”

八年不見,他身上的戾氣,倒是全收了,沏一壺茶,動作不緊不慢,看上去越發像個與世無爭的貴公子了,矜貴清雅,哪里像秦家人。

蘇伏瞇了瞇眸子:“欠著,以后我會討回來的!

電話響,時瑾接起。

“醒了!

嗓音溫和,很低,很輕,寵溺極了。

蘇伏聞聲抬頭,看向時瑾。

他嘴角稍稍牽起弧度,柔和了整個側臉輪廓,頭微低著,稀碎的頭發落在額前,門口灑進來一抹金黃的晨光,在他眼底打下了陰影。

她從未見過,這樣干凈純粹的時瑾,竟帶著幾分少年氣,美好得讓人覺得刺眼。

他低頭在講電話,音色壓得很低。

“頭痛不痛?”

“我在一樓煮茶,給你做了紫薯銀耳粥!

安靜地聽完電話那頭的話,時瑾嘴角上揚,有淺淺的笑:“嗯,你現在起來,我去給你熱一下!

他將茶具收好,轉頭離開,腳步微急。

“衣服在下層的柜子里,紅色袋子里是你的!

“先穿襪子,天氣冷,別光著腳下床!

“笙笙,”時瑾的聲音遠了,隱隱約約,“刷牙不要用冷水……”

“三夫人!

“三夫人!

下人連喊了兩聲,蘇伏才回過神來,收回了視線。

“三夫人,您要吃什么,我這就去準備!

她若有所思了須臾,說:“紫薯銀耳粥!

下人稱是,退下了。

蘇伏攏了攏身上的披肩,似笑非笑。時瑾啊時瑾,一個姜九笙,當真折了你一身的風骨。

早飯過后,時瑾帶姜九笙回江北,走之前,去了一趟小樓,時瑾說,閣樓里有她的東西,他要帶走,他不準她進去,便讓她在外面等。

院子里的秋海棠都謝了,落了一地葉子,偶爾風吹,卷著落葉起起落落。

忽然,風吹來一聲女人的嬌吟。

“嗯嗯~”

姜九笙錯愕了片刻,踩著石子路繞過下樓,聽得見女人的聲音越發清晰。

“四少,輕點!

是嬌俏的女人嗓音,黃鶯輕啼,十分酥軟。

男人低低地笑了:“一會兒重,一會兒輕,你到底要我重還是輕?”

女人嬌嗔:“你壞死了!

“你不就喜歡我——”

枯葉輕響,男人的聲音戛然而止,猛地從女人胸口抬起了頭:“誰在那里!”

姜九笙只好站出來。

青天白日,野外風流,還能是誰,秦家四少。

秦霄周驚嚇得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姜、姜——”

姜了半天,也沒喊出來,他還壓在女人身上,褲子退了一半,整個埋在女人裙子里。

非禮勿視。

姜九笙避開了目光,語氣淡定:“抱歉,打擾了!

確實,是她好奇心過重,撞破了尷尬。

她轉身離開,走遠了幾步,又頓住了腳步,沒回頭,語氣客客氣氣的:“能不能稍稍挪開一點!

草叢里的男女各自頂著懵逼臉,凌亂中聽見了姜九笙的下半句:“你們壓壞了秋海棠!

說完,姜九笙離開。

秦霄周:“……”

時瑾的女人是不是太若無其事了?他感覺這么一嚇,他要不舉了!

“四、四少,”女人羞怯,緊張地掐著嬌得能滴出水來的嗓子,“我們還、還繼續嗎?”

女人身上半褪的衣服,是秦家下人的著裝。

秦霄周起身就提起褲子,臉是綠的:“繼續個屁,老子軟了!”

一門心思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的女人:“……”

飛機上,姜九笙靠著時瑾在補眠,瞇了許久,沒有睡意,她把眼罩拿下來。

“時瑾!

機艙外的陽光打在她臉上,有些刺眼,她瞇著眼睛看時瑾。

“嗯!睍r瑾抬手,用手掌給她擋光。

夜里沒睡好,她眼下有淡淡青灰,問他:“你接管了秦家哪一塊?”

時瑾沒有隱瞞:“酒店!

秦氏旗下的酒店遍布國內一線城市,大本營是在中南,姜九笙思忖:“那以后會經常待在中南嗎?”

時瑾沒有立刻回她,卻是反問:“如果是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姜九笙也沒想,理所當然,“跟著你挪窩啊!

他很喜歡她的回答,笑著在她臉上輕啄了兩下,說:“不用挪窩,我可以遠程監管,不用經常過來!

姜九笙沒有細問。

“醫院呢?”她坐直,側身看他,“要辭職嗎?”她有點惋惜,畢竟時瑾醫術那么好,不當醫生可惜了。

時瑾自然瞧出來了她的情緒,搖頭說不會,抓著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把玩摩挲:“你那么喜歡醫生,我怎么能辭職!

他當醫生,就是因為她,除了她,沒有什么可以成為理由。

她皺眉,有顧慮:“兩邊兼顧,你會很累!彼徽f她也明白,秦家的生意,哪會那么好對付,稍有不留意,秦家盯著,警方也會盯著,醫院的話,交于時瑾的基本全是大手術,哪一頭都不能大意。

時瑾嘴角噙笑:“舍不得我?”

姜九笙大大方方地說是。

他眼里全是愉悅:“不用擔心,我會分配好時間!

她便沒有多說了,閉目養神。

“你好,”時瑾叫住空姐,“麻煩給我一條毛毯!

“好的,請您稍等!

時瑾頷首,禮貌地道了謝。

空姐送來毯子,略有遲疑,還是開了口,聲音盡量壓低:“能讓笙爺給我簽個名嗎?我是她的歌迷!

時瑾側頭看了看,姜九笙迷迷糊糊,似乎睡了。

他扶著她,稍稍往懷里抱了些,才小聲回了空姐:“不好意思,她在睡,能等她醒了之后再過來嗎?”

脾氣真好,待人真禮貌,貴族氣十足。

空姐覺得心都快被這一對給暖化了,笑著說:“好的,謝謝時醫生!

姜九笙的粉絲都知道,笙嫂是醫生。

“不用謝!

空姐這才心滿意足地回去,心里頗為感慨,她在頭等艙見過的尊貴客人多如牛毛,可時醫生絕對是最有紳士氣度的。她忍不住回頭,又偷瞄了兩眼,見時醫生正低頭,在姜九笙臉上親吻,動作輕柔,視如珍寶。

光這么看著,都覺得美好。

回了江北,姜九笙歇了一天,第二天便去了工作室,年關將至,她有許多通告。

莫冰把行程表給她看完,說道:“廣告上映了,反響非常好,你粉絲都艾特我,讓我給你接劇本!

姜九笙隨口接了句:“可以留意一下!

莫冰詫異:“決定了?”之前她已經幾次說過轉型的事,姜九笙的態度一直不明確,莫冰覺得她是在等家里那位松口。

她點頭:“嗯!庇直砹藨B,“不接親熱戲!

不接親熱戲的話,劇本挑選有一定難度,莫冰心里有了算盤了:“這是你家時醫生的要求?”

“不算是!苯朋峡吭谏嘲l上,瞇著眼,揉了揉眉頭,似乎有些困倦,說,“他不要求我也演不了親熱戲!

“為什么?”不是莫冰自夸,她家這個藝人,表演天分不是一般的好,應該沒有什么短板。

姜九笙回答簡單,兩個字:“膈應!

好吧,這理由直截了當,是她的風格。

------題外話------

我家只有正版小可愛可以留言~

乖,快去轉正,我們做個堂堂正正的人,一起把火車開起來,有福利一起看,有鼻血一起流,有時醫生一起睡!

我的口號是什么:睡時醫生,睡時醫生,睡時醫生!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