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37:腦殘粉時瑾再上線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謝蕩,你別再發了!再發,別人就知道是你了!”

謝蕩沒抬頭,一雙好看的、拉小提琴的手,正在鍵盤上猛敲:“我要現在不吭聲,不是不打自招了?”

好有道理的樣子,宋靜竟無言以對。

謝蕩抬頭,給了個眼神:“再說,這不是我的馬甲,是我家謝大師的!彼挪粫∵@么中二的名字。

他還有理了。

宋靜被氣笑了:“謝大師知道你盜用他馬甲嗎?”

謝蕩繼續敲鍵盤,懟網友:“他肯定不知道,這樣的點贊馬甲他有十幾個,總有幾個記不住的!

“……”

謝大師也是個奇才!宋靜再一次無語凝噎。

謝蕩倒第一次覺得,他家老頭的小號不是那么一無是處了。

什么‘謝蕩最棒不接受反駁’、‘謝蕩最牛不接受反駁’、‘謝蕩最帥不接受反駁’、‘謝蕩琴拉得最好不接受反駁’……諸如此類,謝大師有十幾二十個吧,啥也不干,謝蕩一發微博,這些小號就來點贊。

謝蕩突然瞥了宋靜一眼:“你干坐著干什么?”

她懵逼,不然呢?

“我給你個小號,你去幫我罵!

“……”

蕩蕩小公主果然刁蠻任性。

然后,謝蕩給了宋靜一個馬甲名【謝蕩最可愛不解釋反駁】的小號,給了助理小金一個馬甲名【謝蕩么么噠不接受反駁】的小號。

在后來,除了宋靜,以及助手小金,還有一個人加入了懟人行列,馬甲代號‘笙爺的地下情人010’,戰斗力簡直爆表。

笙爺的地下情人010回復王精亮的太太:你蠢我不怪你,你蠢還跑出來自作聰明就是你的不對。

笙爺的地下情人010回復天涯刀客:粉轉黑?哦,替我謝謝你全家了!

笙爺的地下情人010回復國產劇終結者:靈異你妹,靈異你大爺,靈異你家方圓八百里的三姑六婆二舅爺。

諸如此類的回帖,數不勝數,一看就知道,是笙爺的終極腦殘粉。

【笙爺的地下情人010】給【謝蕩最棒不接受反駁】發了一條私信:“快來,這里居然有個罵殺人的,我們合力懟他到關博!

謝蕩翹了兩個字:“來了!

俗話說,有共同的敵人,就能成為朋友,謝蕩與談墨寶就暫時聯手打怪了。

比起謝蕩這么任性護短行為,宇文沖鋒就比較干脆利索了,直接發訴訟,詆毀姜九笙的微博大v,一人發一份。

九里提交通崗亭。

“霍隊!苯痪≡S敲了敲玻璃窗,站在在外面傳話說,“有人找!

小王一聽,八卦了:“不是法拉利又來了吧?”

霍一寧直接拿了警帽出去了。

對面路口,停了一輛銀色沃爾沃,時瑾站在車門旁。

霍一寧走過去,語氣揶揄:“稀客啊,時醫生!

時瑾待人疏離,雖然見面不少,不過與霍一寧稱不上熟識,無事不登三寶殿,時瑾怕是來‘搞事’的。

果然——

時瑾問:“霍隊長想不想回刑偵隊?”

說得隨意,就好像問你想不想要蘿卜青菜一樣。

霍一寧好整以暇:“你能幫我?”

時瑾不溫不火:“能!

這一點,霍一寧一點都不懷疑,時瑾這個人的能耐有多大,他只會往上估計。不過天下可沒有白吃的午餐,他饒有興趣:“你有什么條件?”

時瑾靠著車,目光清俊,分明沒有半分凌厲,氣勢卻渾然天成似的,他淡淡語氣,說:“滄江渡口那個案子你來查!

“理由是什么?”他不喜歡不明不白,何況時瑾這個人,目的性極強,可不是會管閑事的人,定是有盤算。

時瑾的回答很理所當然:“我女朋友是姜九笙!

“這我知道,”霍一寧挑眉,“我是問為什么找我合作?”姜九笙算是無故躺槍了,可時瑾憑什么覺得他能幫姜九笙摘掉嫌疑。

時瑾的理由是:“我看了你們刑警隊隊員的資料,刑偵二隊的黃海清智商沒到三位數!

霍一寧:“……”

好吧,他智商120。

“另外,”時瑾不疾不徐,“我可以給你提供一條線索!

當天下午,霍一寧就復職了,局里以相關作案為由,將滄江渡口的案子合并給了刑偵一隊,連同前兩個殺人案一起調查。

二隊的黃隊長把資料移交完畢,看了看霍一寧:“我聽說了,是秦家人插手了!彼馕渡铋L,“霍隊,你可別與虎謀皮啊,小心過火了!

時瑾原來是秦家人。

霍一寧自然知道時瑾不是什么好人,可就是很奇怪,覺得時瑾能以毒攻毒。

“秦家人是不是虎我不知道,不過,”他笑,“你不是說我是狗嗎?”

黃海清:“……”這瘋狗!

三天后,滄江渡口殺人案破獲,第一案發現場不是渡口,而是離渡口五百米遠的江心公園,并且在案發現場發現了兇器和血跡。

兇器是一塊錐狀的石頭。

兇手是秦氏娛樂的一位男藝人,且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為什么殺害死者?”霍一寧問。

對面的男人,戴著手銬,模樣有些陰柔,生得倒玉面郎君,是秦氏的藝人,名周傳,是個二線的男演員。

男人低著頭,招認:“她逼我公開,我正在事業上升期,不能傳出戀情!

“你用什么殺害了死者?”

“石頭!蹦腥苏f,“當時起了爭執,太生氣了,就隨手撿了一塊石頭,對著她的頭砸了十幾下!

霍一寧又問:“行兇后為什么選擇在滄江棄尸?”

男人沉默了一下,還是和盤托出:“我在公園看見姜九笙去了渡口,最近兩件殺人案都與她有關,而且網上都在傳詛咒殺人,我就想偽裝成靈異事件,再買點水軍把風向引到她身上,我借此好脫身!

審訊很順利,兇手全部供認了。

出了審訊室,副隊趙騰飛終于忍不住問:“霍隊,你是怎么懷疑到兇手身上的?”

當時發現第一案發現場之后,雖然有血跡和指紋,可茫茫人海,要短時間對比出來也是有難度的,可霍隊直接就帶人去拿嫌疑人了,還見了鬼了,抓回來后,一驗dna和指紋,還真是殺人兇手。

霍一寧想了想,回答:“因為我智商上了三位數!

他摩挲著下巴:要不是他智商上了三位數,時瑾也不會告訴他,在滄江渡口偷拍姜九笙的人是誰。

不是外科醫生嗎?這手腕與關系網是醫生該有的嗎?

趙騰飛本來很懵逼,聽完隊長的回答更懵逼。

下午,電視臺有采訪,為表彰刑偵一隊霍一寧隊長迅速破獲渡口殺人案,央視新聞專門給霍隊做了刑偵特輯。

對此,霍一寧:“……”

時瑾夠了!

想給女朋友正名也不用把他推到全國觀眾面前啊。

采訪時,央視記者也問道了趙騰飛問的那個問題:“霍隊,你是怎么懷疑到兇手身上的?”

“因為,”霍一寧一本正經地看著鏡頭,“我聰明!

電視機前的男觀眾:“現在的警察都這么狂拽酷炫?”

電視機前的女觀眾:“現在的警察小哥哥都這么帥得飛起來?”

景瑟在片場看完了整個刑偵特輯,關了手機,對經紀人說:“湘姐,你去給我做一面錦旗!

陳湘不知所云:“做錦旗干什么?”

景瑟特來勁兒,很激昂地說:“表彰我們霍隊的壯舉!

這貨,還真追著人家跑!

陳湘有些恨鐵不成鋼,不過也拿她沒辦法:“錦旗上寫什么?”

景瑟待會兒有一場古裝戲,梳著漂亮的發髻,她捋了捋面前兩縷發,做了一番思考后,說:“感謝人民好警察,忠于職守新風尚!

陳湘:“……”

景家那種百年書香世家,怎么教出來這么個二缺。

這天黃昏。

蔣凱剛才外面回警局,帶了個話:“霍隊,有人找!

霍一寧沒抬頭,繼續看案子:“誰?”

“不知道,在外面,開法拉利的!笔Y凱又補充了一句,“車牌號不得了,四個2!

霍一寧動作頓住,知道是誰了。

他繼續研究案子,不想搭理,看了一會兒,煩躁地扔了筆,起身出去。

警局門口,正停著一輛法拉利,結結實實把整個門口都堵住了。

霍一寧走上前,敲了敲車窗:“你把車停這里,是想進警局喝茶?”

車窗搖下來,一張漂亮的小臉皺著,很懊惱的樣子:“我也知道這里不能停車,可是我不小心開進去了,倒不出來!

“……”

他懷疑這姑娘少了根筋,深吸一口氣,不同她計較:“讓開位子!

景瑟一聽,立馬爬去副駕駛,讓霍一寧上了車,幫她倒車,動作很順暢,沒兩下就倒好了。

景瑟露出崇拜的眼神。

霍一寧解了安全帶:“駕照怎么考的?”倒車這么爛。

她弱弱地說:“我科目二考了五次!

“……”

他不閑扯,表情不冷不熱:“找我什么事?”

景瑟趕緊從后座把錦盒拿過來,遞給霍一寧:“我來給你送錦旗!彼Q起大拇指,“霍隊,你真棒!”

他嘴角若有若無地抽了抽,打開錦旗,看完,一張硬朗的俊臉表情更精彩了。

景瑟獻寶似的在一旁說:“因為錦旗的底圖是我的照片,這個地方顏色太深,字有點看不清,我給你念一遍!彼舐暲首x,“感謝人民好警察,忠于職守新風尚!

“……”

霍一寧活了三十年了,形形色色什么人沒見過,就沒遇到過讓他這么無言以對的人:“你為什么要用自己的頭像做底圖?”

景瑟有點不好意思,羞澀地捂著臉:“那樣你看錦旗的時候也能看到我的臉了!

霍一寧拿了錦旗,直接下車。

法拉利的姑娘扒著車窗,大聲叮囑:“你一定要掛哦!

他背對著車,嘴角往上勾了勾。

渡口殺人案水落石出,一部分理智尚存的網友紛紛留言說冤枉姜九笙了,說要負荊請罪,笙粉們一律采取不踩不贊不搭理的三不原則。還有一部分頑固無腦鍵盤俠,還揪著另外兩件殺人案抹黑姜九笙,笙粉們怕過誰,操起鍵盤就是干。

不過,管他網上風言風語,姜九笙依舊處變不驚,寫寫歌,錄錄歌,該發單曲發單曲,天宇傳媒待她依舊是親閨女,粉絲待她仍然是老公,黑子不服就吐血!就是這么不可撼動,氣不過,吐血啊,吐三升!

而且還有件怪事,那些diss姜九笙的熱搜貼,全部見光死了,誰呀,這么牛,連微博熱搜都能操控?

看吧,靈異事件!黑姜九笙者,必倒霉!

莫冰也問過姜九笙,是不是他家時醫生干的?

莫冰還不知道以前那些‘靈異事件’都是時瑾的手筆,姜九笙也沒有過多解釋,大方承認了:“時瑾花錢弄的!

莫冰:“……”那得花多少錢?!

傍晚時,時瑾在廚房做飯,姜九笙窩在吊籃椅上,接了個電話,說了許久,博美趴在她腳邊,搖啊搖,哼哼唧唧好不舒服。

時瑾從廚房出來。

姜博美眼明腳快,立馬溜了,躲進狗窩,做一只安守本分的狗子。

時瑾彎腰,看著吊籃椅里的人兒:“誰的電話?”

“謝蕩!苯朋贤筮吪擦艘稽c,拉著時瑾坐下,“他請我去給他當助陣導師!

深冬的傍晚,氣溫嚴寒,因為姜九笙這兩天喉嚨太不舒服,并沒有開暖氣,時瑾拿了椅上的毯子給她蓋好。

“答應了?”他隨口問著。

“嗯!彼е鴷r瑾的胳膊,懶懶地靠過去,說,“我跟他會合作一首歌,明天彩排!

他轉頭看她:“幾點結束?”

“四點!

他思索了很短時間:“我去接你!

姜九笙坐直了:“你還沒下班!

因為前兩件命案還沒有抓到兇手,時瑾似乎特別緊張,這幾天,根本不讓她單獨外出。

時瑾堅持:“明天沒有手術,早退也沒關系!

姜九笙便也沒有再駁他。

“笙笙,你和天宇的合約還有多久?”他扶著她的腰,突然問起。

姜九笙說:“我簽了十年!

天宇簽十年約的藝人很少,因著合約期限太長,天宇會在簽約之際,開出一定的條件給簽約藝人,相當于長遠投資,長約這一塊,公司管理考核很嚴格,姜九笙是唯一一位簽了長約的歌手,而且是宇文沖鋒直接簽下來的,她問過他理由,他半真半假地說自己火眼金睛瞧準了她會火。

時瑾眉頭蹙了,抿著唇,許久才開口:“你是歌手,相比天宇傳媒,滾石國際更適合你!

天宇的主要市場業務是影視,唱片只是衍生產業,與sj’s旗下的滾石國際不一樣,后者剛好相反,樂壇才是他們的主市場。

姜九笙聽出來了,似乎時瑾想讓她去sj’s旗下的滾石。

她笑:“你和滾石的肖總很熟?”

她在警局協助調查時,便是肖坤生委托了宋律師出面處理,毋庸置疑,那位肖先生是看了時瑾的面子。

時瑾只說:“一般!崩习迮c員工,談不上熟。

姜九笙言歸正傳,口吻鄭重:“宇文對我有知遇之恩!

“嗯,我明白了!

他不強求她,再不愿意,也要隨她的意思。

瞧他臉色繃著,她笑著湊過去,在他臉上啄吻。他很配合,把她抱過來,放在腿上,身體壓低,靠近她,讓她鬧。

“笙笙!

“嗯?”

時瑾摟著她的腰,讓她正對著自己坐在腿上,抬頭,能看見她的眼睛,他忽然問:“你真喜歡演戲?”

姜九笙摟著他的脖子:“為什么這么問?”

“我聽到了你和莫小姐的談話!

她反應了半天,才想起來莫小姐是她經紀人,時瑾對女士的稱呼,除了她,剩下的全是‘小姐’,莫小姐、宋小姐、談小姐……

真不知說他紳士好,還是刻板好。

關于姜九笙以后的星路規劃,莫冰給出了一個專業經紀人的建議——轉型。

一來,姜九笙有表演天分,有粉絲基礎,而且有氣質和顏值,進軍影視很容易,二來,唱片市場低迷,現在的自媒體更新換代太快,不炒作不刷臉的歌手年代已經成為歷史,尤其是樂隊,要么成為不可復制的輝煌,要么急流勇退。

莫冰的意思很明確,thenine不解散,一到兩年出一張專輯,開一輪演唱會,畢竟搖滾樂是thenine的天下,這一塊的市場穩定又鞏固,另外的打算是成員各自發展,靳方林有做幕后的想法,厲冉冉玩心重,最近迷上了古典樂,莫冰都不反對,那夫妻兩,心思都不在娛樂圈,不過姜九笙粉絲基礎太好,莫冰對她另當別論,給的建議是詞曲創作,或者進軍影視,當然,她以經紀人的角度,更傾向后者。

宇文大老板沒什么立場,只說讓搖錢樹自己選,別虧了就好。

當然,走哪條星路,決定權完全在姜九笙,就算是她明天隱退,也隨她高興。

姜九笙沒有過多思考:“我還是喜歡音樂,而且會堅持搖滾樂,我還有很多曲子沒有寫,還沒寫過愛情搖滾,還沒去過國外開巡演,還沒有讓華語搖滾拿下格萊美音樂大獎!

她有她的野心,雖不疾不徐,但一步一步走得扎實。

至于影視,

“演戲談不上喜歡不喜歡,覺得新鮮而已,不過,我不會輕易開始!彼α诵,長長的桃花眼微瞇,慵懶又愜意,“若是開始了,我就勢必要捧個小金人回來!

她這個人,勝負欲比較強,要么不做,一旦做了,就要拼盡全力,要爬到頂點,看一看最高處的光景。

隨性淡然,卻有她的野性與攻擊力,這便是她,他時瑾最喜歡的姜九笙。

他看著她的眼睛,鄭重其事:“我尊重你的任何決定!

她莞爾,明眸善睞。

時瑾還說:“如果哪天你想要那個小金人了,告訴我!

她笑著開玩笑:“你要幫我買通評委嗎?”

“不需要!彼f得認真,“我只要買下最好的劇本,最好的制作團隊,然后等你登頂!

姜九笙好笑:“你就這么相信我?”

時瑾點頭,一本正經:“笙笙,我是你的腦殘粉!

她忍俊不住。

“而且就算失敗了也沒關系,”他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若是你真想要,我也不反對用錢買通評委!

只要她想要,搶都要給她。

姜九笙哭笑不得,覺著莫冰說得極對,時瑾的君子氣度真是折她手里了,竟也會行賄賂之舉。

她興致勃勃,問他:“時瑾,你是在做投資嗎?”

他溫聲回道:“開了個小公司!

“什么行業?”

時瑾想了想:“賣電器的!

姜九笙心下有了打算,她家時醫生賺錢不容易,若讓他投資了,只能賺不能虧。

sj’s全體高管:“……”

電子業的龍頭老大,怎么就被老板形容得好像電器小販?

次日,下午四點,彩排結束。

姜九笙沒有逗留,在電視臺門口等時瑾。

謝蕩從里面出來,插著兜,步子懶懶地:“節目組聚餐,去不去?”

她搖頭:“時瑾快到了!

夫管嚴!沒出息!

謝蕩沒說什么,抱著手懶洋洋地靠著旋轉門。

姜九笙好笑:“怎么不走?”

“等宋靜來接我,”他摸摸自個兒的帥臉,“太陽這么大,會曬黑我的臉!

嬌氣的喲。

不到三分鐘,宋靜就撐了把傘過來了,扯著嗓門喊:“你個祖宗,才幾步路,非要我用傘來接你,嫌我太閑是不是?”

謝蕩一副本殿下不跟你計較的表情,就靠著門口,傘不來,他就不挪一步。

宋靜肝火旺了幾把了,一邊爬臺階一邊數落謝蕩那個祖宗:“我兩個兒子都沒你會折騰,成天就知道——”

話還沒說完。

宋靜突然變臉:“謝蕩笙笙,小心上面!”

------題外話------

不是正版別冒泡,你好我好大家好!

月票繼續走!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