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31:脫衣擦藥那點事(福利看題外話)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有你的職業素養,我不能干涉你的工作,不過,你能不能為了我,稍稍退一步,盡量避開這種危險性可以嗎?”

若還有下次,他也預想不到自己會做出什么事來。

姜九笙點頭應了:“好,我盡量!彼吘怪皇歉枋,這種拍攝工作并不多,她突然想到了莫冰的建議,“時瑾,我去當演員怎么樣?”

姜九笙的表演天分還算不錯,經紀人與公司都有這方面打算,莫冰的原話是:蘇傾與景瑟那種癌癥演技都能當演員,姜九笙足夠了。

當時,她只是一笑置之,并沒有表態。

時瑾沉吟了須臾:“我的意見你會聽嗎?”

姜九笙點頭:“當然!

“笙笙,我不想你進影視圈!睍r瑾言簡意明,語氣很客觀理智,“我了解你的性格,你要么不做,一旦做了,就一定會不遺余力,那么,很多東西都避免不了,比如類似于今天這種危險性很高的拍攝,比如搖滾樂與影視的偏重選擇,還比如,”他停頓了很短時間,“和男演員不可避免的肢體接觸!

嗯,這些都是問題。

姜九笙思忖。

“不過,”時瑾放緩了語速,“如果你執意,我也不會反對,我尊重你的決定!

說到底,他還是把決定權給了她。

時瑾對她的縱容度,一向很高,姜九笙心里有數了:“我知道了,你的意見我都會考慮進去!

時瑾不想她有負擔,拂了拂她耳邊的發,說:“做你想做的就好!彼嵵仄滢o,告訴她說,“失敗了也沒關系,我有很多錢,可以養你!

姜九笙忍俊不禁:“我是不是傍上大款了?”

時瑾搖頭:“不是!彼f,“我賺的錢,本來就是要給你的!

她笑吟吟地往他懷里鉆。

加上莫冰與胡明宇,一行四人,在外面吃了晚飯,到酒店時,已經快八點了,莫冰拿來了幾瓶藥酒給姜九笙,說是從合作的男演員那里要來的,人家武打演員出身,跌打損傷的藥應有盡有。

藥交到姜九笙手里,莫冰問:“需不需要我幫你?”

姜九笙剛想說需要,時瑾禮貌拒絕了:“謝謝,不用了!

莫冰想了想,是她不識趣了,有時瑾這個醫生男朋友在,哪里還需要假手于人。

“紅色瓶子的是泡澡用的,綠色的直接外用!闭f完,莫冰走人,就不當電燈泡了,讓他們小兩口蜜里調油。

莫冰走后,時瑾把姜九笙抱去了房間,放在床上:“先坐一會兒,我去給你放水!

“嗯!

她趴著,背上確實酸痛得不行,拍攝的時候沒有感覺,這會兒,整個后背都發燙,痛得有些麻。

水放好后,時瑾回來,身上多了一股淡淡的藥酒味,他蹲在床頭,抬頭看姜九笙疲憊的小臉,心疼得不行:“要我幫你嗎?”

姜九笙搖頭:“時醫生,我還沒殘廢!

她爬著起床,剛下地,腳下就趔趄了一下,步履維艱。

時瑾把她撈進懷里,打橫抱起來:“我抱你進去!

姜九笙摟住他的脖子,仰頭看他:“藥!

時瑾拿了桌上綠色瓶身的藥酒,抱著她去了浴室。

因為擦藥不太方便,姜九笙在主衛折騰了許久才出來,時瑾已經在臥室外面的浴室里洗漱好了,頭發都沒有擦,似乎不放心她,等在門口,她一開門,他便緊張地過去扶她。

姜九笙失笑,真把她當傷殘了。

時瑾扶她躺下,她搖頭:“等一下再睡,我先給擦頭發!

他便去浴室拿了干毛巾,蹲在她面前。

還沒擦兩下,時瑾就按住了姜九笙的手:“笙笙!

“嗯?”

“我不放心,你轉過身去!

姜九笙依言轉了身,背對著時瑾。

他彎腰,手落在她后背,輕輕按壓了一下,然后停下動作:“疼嗎?”

“有一點!

時瑾的手便又往下了一點:“這里呢?”

姜九笙擰眉:“比剛才疼!

他加了一分力道。

她臉色稍稍發白:“那個地方很痛!

時瑾解釋:“這里是一個穴位,很疼的話,可能是有淤血!闭f完,他扶著她躺下,下床去拿了外用的藥酒,坐回床上,“笙笙,你趴著!

她也沒多問,聽話地趴在床上。

時瑾沉默了一會兒,說:“笙笙,需要脫衣服!

姜九笙扭頭,一知半解。

時瑾便又說,耐心很好:“如果你介意,我可以關燈!

她搖頭,稍稍抬起身子,解了腰間的帶子,趴在枕頭上看著時瑾:“你是我男朋友,不需要關燈!

時瑾親了親她的臉頰,安撫地拍了拍她的頭,然后將她身上的浴袍緩緩推到腰間,露出了整個后背。

果然,她背后有一大片青紫,擦傷很輕,只是已經出現紅腫與淤青了。

時瑾目光微沉:“可能會有一點疼,”他倒了一些藥酒在手上,“寶寶,你忍一下!

姜九笙嗯了一聲。

他搓開掌心的藥酒,待手掌發熱了,才按在她背上,緩緩往下推。

藥酒有些陰涼,時瑾的指腹也是涼的,偏偏他掌心溫熱,貼著她的皮膚,有種灼痛感,還有些癢。

不過時瑾顯然學過推拿,手法很嫻熟。

姜九笙稍稍小弧度換了個姿勢,側著頭看時瑾,浴袍往下滑了些:“時瑾,原來你還會中醫!

“嗯,看書學了一些!彼值沽诵┧幘,在她后背紅腫最嚴重的地方輕輕地揉,“疼嗎?”

她說:“疼!

她其實不是很怕疼,甚至可以算是扛打的,若是平時,這點淤青她估計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可是,大概因為時瑾在,所以一點小事也像遇了天大的委屈似的,不會咬牙,會對他喊疼。

人真奇怪,愛情這玩意更奇怪。

時瑾心疼她,收了收手上的力道:“那我輕一點!

“好!

時瑾動作很輕,開始有些疼,發熱之后,便不疼了,反而有些舒服,姜九笙趴得竟有些昏昏欲睡了。

約摸十多分鐘,他停了動作,她卻沒有反應,趴在那里沒有動,背部的線條很好看,因為瘦,一對蝴蝶骨很明顯,腰細得不像話,床頭的燈光剛好打在她背上,像渡了一層淡淡的粉色。

時瑾目光停留了許久,才喚她:“笙笙,好了!

姜九笙睜開眼,下意識便翻了個身。

浴袍褪至腰上,她胸前,什么遮掩都沒有。

時瑾視線微熱,落在了她身上,片刻,移開了目光,他轉頭看著別處,聲音微。骸绑象,衣服!

姜九笙睡意已經醒了一半,借著幾分迷糊勁兒,膽子便大了,坐起來,她抬手捧著時瑾的臉,看向自己。

他目光灼熱,眼底有壓不下去的情慾,瞳孔微紅。

姜九笙直視他的眼睛,半點也不閃躲,她開口,煙酒嗓性感又迷離,問他:“時瑾,你想要我嗎?”

時瑾毫不猶豫:“想!

她笑了笑:“那給你!

話落,她抬手,解開了時瑾浴袍的腰帶,將赤裸的自己靠上去,貼著他胸膛。

窗外大雪紛飛,燈光很暖,落了一室溫柔的影子。

次日,大雪未歇,天邊微光,經白茫的雪色折射,竟有幾分昏暗的璀璨。

姜九笙睜開眼,床頭的燈還亮著,她揉了揉眼睛,在時瑾胸口蹭了蹭:“早啊,時醫生!

時瑾摟著她的腰:“起得來嗎?”

姜九笙動了動:“后背很痛!痹∨鄣牧献雍苘,一動還是會疼,估計淤血還沒散。

時瑾掖了掖她后背的被角:“那不起了!

她穿了衣服,不過時瑾沒有,他體溫有些涼,她往他懷里靠:“時瑾!

“嗯?”

剛睡醒,有些氣泡音,他音色本就好聽,尾音上提,便格外溫柔悅耳,姜九笙想,她可能被蠱惑了,鬼使神差地問他:“要不要現在做?”

時瑾輕笑,手繞過她的腰,在她后背輕輕地拂著,靠近她耳邊低聲地說:“等你后背的傷好了再做!

“哦!

有點遺憾。

昨晚,因為背疼,一動就疼,時瑾怕磕著碰著她,到底沒狠下心。

姜九笙的心情……怎么形容,有點挫敗,像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時瑾低聲笑了。

她干脆把臉埋進枕頭里。

他把她撈出來,抱在懷里。

“時瑾!

“嗯!

姜九笙的手落在了時瑾腹上,問他:“你這里為什么有一個和我一模一樣的紋身?”甚至一模一樣的位置,也是紋了一朵黑色的荼靡。

他看著她的眼睛:“因為你!

姜九笙不明白。

時瑾帶著她的手,落在她腹上,用指腹輕輕摩挲著紋身下的疤痕:“因為你有,所以我也紋了!

她問:“什么時候紋的?”

“很久以前!

“我以前有露出過紋身嗎?”她印象里是沒有的,因為紋身在腰上面一點,即便是露腰的衣服,紋身應該也能遮住。

他只是說:“你忘記了!

姜九笙沒有再問,把手放在時瑾腹上,反復摸著那一處紋身,不知為何,感覺很熟悉,心臟有種惴惴的沉重,說不上來奇怪。

“笙笙!睍r瑾側躺著,雙手環在她腰上。

“嗯!

他低頭,剛好望進她眼底:“以后我們不要婚戒好不好?”

姜九笙隱隱猜到了些:“把戒指紋無名指上嗎?”

“嗯,不容易弄丟!

她不想,也不猶豫,點頭:“好!便@到他懷里,蹭了蹭,笑了,故意調侃,“時醫生,你有反應了!

時瑾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她抬頭,故意拱了拱他:“時瑾!

“嗯?”時瑾呼吸有些亂。

姜九笙仰頭,眼底的剪影漆亮,帶著笑意,眼角彎著,像只神秘又慵懶的貓,手搭在時瑾胸口,有一下沒一下地撫過:“難受嗎?”

他聲音悶悶的:“嗯!

眼睛有些紅,耳根子也紅了一片,他眼底有迫切,也有隱忍。

姜九笙笑了笑,把頭鉆進了被子里面。

她的時醫生教會了她很多東西,比如,欲生欲死的沉淪與歡愉,他說的,深愛,那么,就愛到極致,喪命也不要怕,因為不會一個人走黃泉路。

九點,莫冰過來找她。

姜九笙窩在沙發里,后背墊了兩個軟軟的抱枕,懶洋洋地在看雪,悠哉悠哉得不行。

“春風得意,人面桃花!蹦兄掳,打趣她,“看來昨晚的‘藥’很管用!

姜九笙笑,眼里卻帶了幾分惱意:“莫冰!

莫冰投降:“好了好了,不笑你了!彼谏嘲l另一頭,言歸正傳,“史密斯導演來電話了,這兩天會先拍男主角的鏡頭,你不用再爬樓跳車高空摔了,后面的鏡頭都是室內,可以過幾天補拍!

姜九笙點了點頭,隨性不在意的模樣。

攤上了個太漫不經心的佛系藝人,莫冰自然得多費心:“看你后背好像拉傷得不輕,我等會兒要去一趟片場,后期還有點瑣事,我得盯著,你一個人在酒店沒問題?”

她瞇著眼,慵懶得像只饜足的貓:“時瑾很快就回來了!

莫冰問:“他去哪了?”

說到這,姜九笙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去買藥膳了!

藥膳?

時醫生也是絕了,不準抽煙喝酒擼串涮鍋也就算了,居然還吃上了養生藥膳,

莫冰忍俊不禁:“我估計你以后的日子,會過得很,”她想了想,“很規律!睕]想到,時醫生還有老干部的作風。

姜九笙但笑不語。

一副心甘情愿的樣!

莫冰起身,拿了包:“我走了!

“你和明宇一起去,小心點!碑悋l,小心謹慎總沒錯。

莫冰擺擺手:“ok!

姜九笙繼續窩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看漫漫大雪,等他家時醫生,不一會兒,手機鈴聲響了,是莫冰的手機,她落在茶幾上了。

姜九笙看了一眼,是林安之,想了想,接了。

她先開了口:“我是姜九笙!

林安之語氣有些急切:“莫冰呢?”

姜九笙回:“她剛出去了,手機落在了我這里!

林安之囑托她:“麻煩等她回來,讓她給我回個電話!

“好!

“謝謝!

道完謝,林安之掛了電話。

莫冰整整一天都沒有回來,她的手機下午又響了一次,還是林安之,這次姜九笙沒有接,猜想林安之應該在找莫冰。

快黃昏,姜九笙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林安之被拍了,和一個女人。她打了好幾個電話才找到莫冰。

“怎么了?這么急著找我!

聽莫冰的語氣,顯然不知道林安之的事。

“你手機落我這里了,林安之找你!

莫冰沒在意:“我回去再給他回電!

姜九笙抿了抿唇,建議:“最好盡快!

莫冰聽出了不尋常,從嘈雜的地方走到了一處僻靜處:“出什么事了?”

姜九笙想了想,還是知無不言地告訴她:“林安之傳出了緋聞!

“和誰?”

莫冰問得心平氣和,格外地冷靜鎮定。

“很模糊,而且沒拍到正臉,確定不了是誰,不過地點是在華納的車庫里,應該是華納影視的人!

莫冰聽完,只是笑了笑,說:“記者就喜歡捕風捉影!

姜九笙倒更相信無風不起浪,問莫冰:“這么相信他?”

她毫不猶豫:“嗯,相信!彼Z氣異常堅定,“栽了我都認!

姜九笙沒有再說什么,感情的事,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那頭,莫冰掛了電話,又借了胡明宇的手機,撥了林安之的號碼,沒有打通,一直在關機狀態,她心里隱隱有些不安。

到晚上兩點,林安之的電話才打過來,莫冰沒有睡,才響了一聲,她便接了,聽筒里傳來林安之的聲音,很沙啞。

“莫冰!

她懸著的一顆心這才稍稍安放:“你怎么關機了那么久?”

“剛才在飛機上!绷职仓傲四宦,說,“我到你酒店門口了!

那頭有風,吹著他的聲音似有若無,不太真切,莫冰反應了許久:“我這就下去!

她猛地站起來,膝蓋磕在了床頭柜的桌角上,也顧不上疼,隨便套了件外套便往外跑。

深夜兩點,外面大雪紛飛,沒有一個行人,路燈昏黃,照著一地白雪,雪上有一道斜長的人影,是林安之,他穿著厚厚的羽絨服,扣著帽子,低頭踢地上的雪,聽見不遠處腳步聲,忽然抬頭。

隔著酒店的玻璃門,他看見莫冰朝他跑來。

莫冰還穿著酒店的拖鞋,踩在厚厚的雪上:“你怎么——”

沒等她說完,林安之抱住了她。

本來要訓斥他的,話都到了嘴邊,莫冰卻一句都說不出來了,耳邊風雪呼嘯,還有林安之的聲音,帶著輕顫。

“莫冰,你信我嗎?”

莫冰毫不猶豫:“信!彼銎痤^,看林安之的臉,長胡子了,她踮起腳,在他下巴蹭了蹭,“你來賽爾頓就為了跟我解釋?”

林安之嗯了一聲:“我怕你多想!

“那工作呢?”

他抱著她,不撒手,很用力地抱,說:“沒管那么多!

聲音很沙啞,他眼底全是青黛,應該很長時間沒有睡覺了,莫冰心里泛酸,很舍不得他:“平時也沒見你那么傻,這次是怎么了?”

林安之沒說話,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給莫冰裹上:“先進去,外面冷!

回了房間,莫冰放了熱水,讓林安之先洗澡。他身上都被雪打濕了,莫冰怕他受寒,去前臺要了一包姜茶。

他還在浴室,莫冰泡好了茶,靠著門口的墻邊,問里面的人:“被拍到的那個女的是誰?”

林安之關了水,說:“我們公司的同事!

他沒有多做解釋,莫冰也不追根究底:“公關呢?”

“梁欽會管!彼曈猪懥,林安之提了提聲音,說,“我管你就行了!

他倒是很少這樣意氣用事。

莫冰有些哭笑不得:“你就這么跑過來了,那你的行程呢?”

“莫冰,不談工作!

她不說了。

林安之關了水,走近門口:“幫我拿衣服!

莫冰從他行李箱里拿了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門,門開了,她把衣服遞過去,手腕卻被抓住,用力一拽,整個人被帶進了浴室里。

門啪的一聲被關上了。

她抬頭,水汽氤氳里,看見了林安之的眼睛,瞳孔微紅,她笑著罵了一句:“流氓!

林安之摟著她的腰,按著她抵在了墻上,他低頭在她唇上輕咬:“莫冰,我只對你流氓!

一邊吻她,一邊解她的衣服,他喘息聲越來越急,手剛移到她胸口,她按住了他的手。

“安之,若是以后你愛上了別人——”

他立馬打斷:“不會有這種假設!彼鹗,在她臉上輕輕地摩挲,“莫冰,等我老了,我再告訴你,我林安之可以愛你一輩子!

莫冰點頭,眼里有淚光。

他低頭,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眼睛上。

凌晨六點,黎明之際,是賽爾頓一天最冷的時辰,窗外天寒地凍,屋里,床上的男女緊緊相擁。

他做了一個夢,回到了那年的孤兒院,那時候,他還是少年模樣,很瘦小。

他被帶到了一個房間,里面有很多大人,男男女女都有,他們一個個都盯著他,眼神炙熱得像要撲過來撕碎他。

“把衣服脫了!

------題外話------

全文訂閱的讀者自行加正版群,只認瀟湘與扣扣閱讀。群號在置頂評論里,加進去了,戳管理員驗證看福利。

非正版全文訂閱的,不要來自找沒趣了,驗證很嚴格的。

另外,扣扣閱讀的讀者不要在評論區發截下載圖了,會被別人偷圖的!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