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126:時醫生完虐談家夫婦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我見過她跟談夫人一起來做檢查!眲⒆o士長斷定,“她是談家的二小姐!

“這就好辦了!毙ひ菘滩蝗菥,“劉護士長,你先聯系談家!

劉護士長點頭,神情并沒有松懈。

談家兩位家長很快就到了醫院,主治醫生簡單快速地解釋了情況。

楊女士穿著貂皮大衣,化了很精致的妝,并腿坐在了椅子上,雍容又華貴,開了口:“不輸血她會死嗎?”

急診的喬醫生被問得愣住了,哪有病人家屬一開口就這么問的?

好久,喬醫生才回話:“出血量在臨界點,最好補充血量,否則可能會有并發癥!

楊女士思忖過后,反問了句:“就是說,不輸也可以?”

喬醫生:“……”

就算是醫生也給不了絕對的結論,就好比一場手術,不會有成功率百分之百和零這樣子的絕對概率。

楊女士神色了然,拂了拂耳邊的發:“那不用輸了!

喬醫生明白了,最后請示談家的大家長。

談西堯似乎很忙,低頭在打電話,像是在談什么生意,用手指按在唇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肖逸從急診室出來,搖了搖頭:“談夫人不同意!

莫冰驚詫了:“不是親生的吧?”

真相了。

劉護士長說:“上次談夫人抽談二小姐的血小板給談大小姐用,我就猜沒準是后媽,居然真的是后媽!

姜九笙沉吟了許久:“墨寶的父親呢?”

肖逸攤手:“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說!

莫冰動動嘴皮,說了句實話:“畜生!

姜九笙沒再說什么,走到一旁,撥了時瑾的號碼,只響了一下,接通了。

“笙笙!

她問時瑾:“那邊結束了嗎?”

“嗯,結束了!睍r瑾說,“在路上!

并沒有多做解釋,姜九笙直接求助:“能快點來醫院嗎?遇到麻煩了!

時瑾說好,語氣像是帶了蠱惑,低低響在她耳邊,就兩個字:“等我!

“嗯!

二十分鐘的路程,時瑾只用了十多分鐘,他到時,姜九笙坐在急診室外的椅子上,低著頭,盯著自己的腳尖。

時瑾走過去。

“笙笙!

姜九笙抬頭看見了他,眉頭便松了,起身到他身邊,沒敢耽誤,簡明扼要地說了情況:“墨寶是稀有血型,需要輸血,醫院的理事長夫人不肯調用血庫里的備用血!

“我知道了!睍r瑾拍了拍她的手背,“別擔心,交給我!

姜九笙點頭。

時瑾幫她把口罩戴好,轉身進了急診室。

劉護士長一見時瑾進來,心情異常激動:“時醫生,這里!”

時瑾頷首,走過去,從醫用推車上拿了手套帶上:“手電筒,聽診器!

喬醫生一聽就會意,立馬把東西遞過去。

時瑾做了簡單的檢查,看了一眼心電監護儀上的數據,沒有多做解釋,直接下達指示:“準備輸血!

劉護士長立馬點頭:“我這就去!

“慢著!睏钆慷俗,抬了抬下巴,“你是什么人?”

時瑾回頭:“我是醫生!

楊女士嗤笑,眼底不屑,冷嘲熱諷道:“天北醫院什么時候輪得到一個醫生來做主了!彼俗o士長一眼,命令的口吻,“把你們院長叫過來!

楊女士的話剛落。

時瑾不容置喙地重復:“準備輸血!

劉護士長直接忽視楊女士,去血庫取血了。

楊女士募地站起身來,勃然大怒:“你——”

時瑾打斷了,語氣不溫不火,看向治療室門口的護士:“這里是急診室,是救人的地方,把無關人員請出去!

護士愣了一秒,上前去請人:“談夫人,請你出去!

楊女士冷笑了一聲,目光凌厲,掃了時瑾一眼,嗤之以鼻般:“你要是把我趕出去了,明天就可以不用來上班了!

“哦!

楊女士一愣。

居然敬酒不吃吃罰酒,她正要發作。

時瑾面不改色,輕描淡寫地說:“那你可以趁早給你女兒準備身后事了!

楊女士一聽,火冒三丈,橫眉怒目:“你敢咒我女兒!”嗓門拔高,楊女士忍無可忍,“你是哪個科室的?讓你們科室主任過來,我現在就要解雇你!”

談氏注資天北,醫院哪個不尊稱楊女士一聲夫人,就是院長也要給七分顏色,哪里有人敢這么頂撞她。

時瑾從容自若,一雙漂亮的眼睛平平靜靜,沒有絲毫動容,只道:“沒有科室主任,心外科我負責!倍虝和nD后,他說,“我是時瑾,心外科主任醫師!

楊女士突然呆若木雞。

不怪楊女士沒有見過時醫生,時醫生日理萬機著呢,病人都很難約到,何況病人家屬。

這時,談西堯接完電話進了治療室,有些驚訝,語氣很客氣:“時醫生怎么過來了?”

時瑾沒有回應,言簡意賅:“把人請出去!

不知為什么,時醫生一開口,就都有了底氣,年輕的護士也不怵,直接板著臉:“請兩位先出去!

哼,還要解雇我們時醫生,來呀,誰怕誰!

啪!

治療室的門關上了。

楊女士看著門口愣神了半天:“他真的是菀兮的主治醫生?”

未免太年輕了。

談西堯點頭:“蕭院長說是從耶魯醫科特別聘請來的,是個天才外科圣手,在心外科領域很出名!

楊女士譏誚:“談墨寶那丫頭倒是會攀高枝,居然在醫院都有靠山!

談西堯驟然怒喝:“夠了!”冷了臉,“她怎么說也是我女兒!

“她是你女兒?”楊女士眼里全是憤恨,反唇相譏,“菀兮就不是你女兒了嗎?當初要不是你在我懷孕的時候出去偷吃,我也不會動了胎氣,菀兮也不會落下這個病,都是那對母女欠我和菀兮的!彼莺菀а,眼底火光燎原,全是恨,“她就是把命賠給我女兒,也是她應該的!

“你——”

談西堯語塞,徹底無話可說了。

九點,時瑾從急診室出來,姜九笙還坐在外面的長椅上,身上披了毯子,似乎睡著了,抱著膝蓋,安安靜靜地低著頭。

莫冰站在墻對面,剛要開口,時瑾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他走過去,動作很輕,拂了拂姜九笙的發,輕聲喊:“笙笙!

“嗯?”她抬頭,眼神惺忪。

時瑾把毯子往上拉了拉:“回去睡!

姜九笙睡意也散了,問:“都結束了嗎?”

“嗯!

“他們好不好?”

時瑾點頭,輕聲說:“嗯,都很好!

莫冰聽到這里,對姜九笙做了個先撤的動作,她點頭,讓她路上小心。

走廊里沒什么人,姜九笙干脆把口罩取下來,動了動腿,動作僵住了:“可能需要你抱著我了,我腿麻了,動不了!

時瑾失笑,把毯子給她裹好,然后把她抱起來:“回家?”

姜九笙搖頭,說不回去,解釋:“謝蕩那師姐會過來守夜,墨寶這邊沒有人陪床!痹谳斞臅r候,談家夫婦就離開了,話都沒有留一句。

時瑾似乎不太滿意,眉頭皺起:“笙笙,為什么對她那么好?”陪床這件事,他完全不想同意。

姜九笙只是笑笑,摟著時瑾的脖子在他胸口蹭了蹭,有些困頓,輕聲輕語,像呢喃:“這個世界給她的善意太少了!彼龕澣,“以至于別人只對她一點點好,她就會記很久很久!

比如四年前,她不過舉手之勞,那個傻女孩,就一股腦地對她掏心掏肺。

純粹赤誠得讓人心疼。

次日,上午十點,談墨寶才醒過來,腦袋包了一圈白色的繃帶,越發襯得小臉慘白,氣色很不好。

她睜開眼,呆愣了一下。

姜九笙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醒了!

談墨寶眨巴眼,難得少了精怪,虎頭虎腦的樣子,揉了揉眼睛,把眼皮撐到最大:“我在做夢嗎?”

這反應,讓姜九笙哭笑不得,問:“傷口疼不疼?”

“疼!闭勀珜汓c頭,后腦勺更疼了,火辣辣的,有點眼冒金星。

“那就不是在做夢!

一覺醒來,偶像就在身邊的感覺,真的,如夢似幻呀。談墨寶偷樂,頭也不那么疼了,眼也不那么暈了,美了一會兒,才記得問正事:“你師弟怎么樣?得救了嗎?”

要是沒得救,她的腦袋就被白砸了。

姜九笙說:“他沒事了,就在隔壁的病房!

談墨寶這就放心了:“那就好!彪m然她是黑粉,但她是善良的黑粉。

然后姜九笙扶她去洗漱,她美得直冒泡。

回了病房,姜九笙把保溫桶打開,探了探桶口的溫度:“要喝點湯嗎?我給你帶了豬肝湯,補血的!彼綍r話不多,這會兒出奇得好耐心,“因為你還不能吃重油重鹽的東西,可能味道不會太好!

豬肝湯談墨寶以前喝過很多,每次抽血完,楊女士就讓保姆給她做豬肝湯,世上那么多吃的喝的,她最討厭的就是豬肝湯了。

談墨寶看著超大的保溫桶,用力點頭:“要喝,我最喜歡豬肝了!

姜九笙盛了一碗,遞給她。

她接過去,沒有說話,低頭喝湯,眼淚一顆一顆砸進碗里,她吸了吸鼻子,抬頭笑了笑,說:“太好喝了,”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彎彎的眸子里淚水氤氳,她嘴邊卻一直在笑,“真的,好喝得我都快哭了!

姜九笙什么都沒有問,只是看著談墨寶紅通通的眸子:“那我明天再給你帶!

她猛點頭:“好!

然后低頭,也不怕燙,她大口大口地喝,真的,什么味道都嘗不出來,可是就是知道,一定很好喝。

她母親死后,這是第二次,有人給她做吃的。

上一次是四年前,她衣衫襤褸地進了談家大門,他的父親讓人給她做了一碗面,當時她也哭了,覺得好吃得眼淚都停不下來。

那碗面,她記了四年,如今才知道,不一樣的,施舍和真心不一樣。

早上八點的時候,護士來換藥,她醒了,只是眼皮撐不開,耳邊聽得見聲音。

“還沒醒嗎?”

“剛才還醒著,可能又睡了!

“她也怪可憐,昨晚都那樣了,她家人都不給她輸血!迸o士的聲音很小,有些憤慨不平,“那個后媽就算了,她父親就太過分了,虎毒還不食子呢!

“是啊,出身豪門有什么用,連親爹都不管她死活。談大小姐就不一樣了,掌上明珠,那是當眼珠子來疼!

“都是姓談,差別怎么就這么大!

“誰說不是……”

病床上的人動了動,頭偏向一邊,睫毛顫動,眼角濕潤。

中午,謝蕩的事情出了新聞,不過公關早有準備,七分真,再加上三分刻意渲染,謝蕩搖身一變,由人氣小提琴家變成了反家暴的國民英雄。

時瑾靠著樓梯口的墻,低頭在接電話,修長的手指,瑩白色的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

“六少!

電話那頭是秦中,秦家本宅大管家之子。

時瑾惜字如金,只問:“結果!

“上訴被駁回了!鼻刂惺聼o巨細,說得仔仔細細,“因為雙方都有人受傷,也沒有監控和人證,而且,那個家伙是成部長的兒子,局里有意把事情壓下來,想大事化小!

時瑾沉默了。

指腹微紅,握著手機,屏幕的光打在手背,冷白色,像剔透的玉。

秦中等了許久,未聽見指示,請示:“用不用我去施壓?”

時瑾說:“不了!

不了?

總不能算了。

停頓了片刻,時瑾扔過去兩個字:“私了!

私了的話,那就只能以暴制暴了,秦中會意:“我明白!

傍晚,姜九笙又給談墨寶帶了湯。

她氣色已經好很多了,恢復得很快,在床上躺不住,姜九笙一進來,她就下床,把桌子上的袋子給姜九笙,笑著說“笙笙,這個給你!

“什么?”姜九笙看了一眼,是一袋子的瓶瓶罐罐。

談墨寶說:“我爸下面的那些家伙送的,應該是營養品什么的,給你吃!闭勎鲌驔]出現過,但是那群趕著巴結談氏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她全程嘿嘿嘿,送什么要什么,不拿白不拿。

姜九笙好笑,沒接:“你留著自己吃!

“我身體好,不用補了!痹傺a也是給談莞兮造血,浪費了。

姜九笙只收了一瓶,剩下的放在了病房的床頭柜里。談家的人一個都沒出現過,她便在病房多坐了會兒,等談墨寶喝完湯才走。

姜九笙前腳剛出去,門口就多了個人影,來來回回了好幾趟。

談墨寶吆喝了一句:“門口鬼鬼祟祟的,誰呀?”

立馬有人應聲:“誰鬼鬼祟祟了!

是謝蕩,一張漂亮清貴的俊臉青一塊紫一塊的,提了個保溫桶,走進來,放在柜子上:“補血的!

談墨寶雖然一點都不想補血,不過,還是要禮貌微笑:“謝謝了!

謝蕩沒話說,放下了東西就走,剛到門口,又頓住了,回頭,神色異常認真:“我謝蕩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你幫了我一次,我就欠了你一次人情,以后你想討回去,就來找我,只要不違背道德,我會竭盡所能!

仇怨是仇怨,一碼歸一碼,他有恩報恩,絕不欠人。

談墨寶還真認真想了想,提了一件事:“那你能讓我進八強嗎?”

謝蕩:“……”

她煞有其事,一本正經地說:“我要參加《星火》的復活賽,你給我走個后門吧!

《星火》就是謝蕩擔任導師的那個選秀節目。

這家伙到底是心大,還是腦子蠢,難道不知道他的許諾有多重?

謝蕩果斷拒絕:“不行!

談墨寶小臉一跨:“為什么?你不是說會竭盡所能嗎?”

“違背了道德!

不就是個黑幕,哪個節目還能沒黑幕。談墨寶想翻白眼了。

謝蕩的理由是:“我不做偷偷摸摸的事情,而且,你不適合當歌手,就不要逆天改命了!

“……”

哎喲喂,氣得她頭疼。黑粉!一生黑不解釋!

謝蕩出了病房,抬頭就看見等在門口的姜九笙。

他詫異:“你怎么還在這?”

姜九笙說:“等你!

“干嘛?”一臉正經的樣子,怪讓人怵得慌。

她抬頭看著他:“蕩蕩!

謝蕩不爽:“別叫蕩蕩!碧餁饬!

姜九笙正色,鄭重其事地說了一句:“謝謝!

他更怵了。

每次姜九笙這么不茍言笑,他都膽戰心驚,就怕她板著臉訓他,跟他家老頭子似的。

果然,姜九笙臉色嚴肅:“若以后再遇到那樣的情況,你報警就行,然后躲遠點,你要是不躲,我就跟你絕交!迸滤恍,她強調,“不是跟你開玩笑的!

話說得很重,不過,謝蕩知道她的意思,要是身處險境的是他,他估計也跟她一樣的想法,巴不得她躲遠點。

不過,就算絕交,估計,他下次也還會這樣。

撇開眼,他語氣自然:“知道了,你以為我傻嗎,腦袋發熱一次就夠了,我又不蠢,吃了這次教訓,你覺得我還會湊上去送死?”

姜九笙端著神色瞧他:“我怎么覺得會!

真是他肚子里的蛔蟲!

謝蕩哼了一聲,沒繼續爭論,故意把話題岔開了:“那個姓成的有背景,估計關不了幾天,你小心點,我怕他會伺機報復!

姜九笙點頭,叮囑了句:“你也小心!

謝蕩摸了摸腦袋上腫起來的包,活動活動酸痛的筋骨:“他還敢來找我?我不去找他,他都該燒高香了!闭沂且欢ㄒ业,不打一頓,這口惡氣他可咽不下去。

將近黃昏,時瑾才回辦公室。

姜九笙關了電腦:“結束了嗎?”

“嗯!睍r瑾換下醫生白袍,給她收拾好包包,“我們回家!

“不急!苯朋峡戳丝词謾C上的時間,“先去寵物醫院接博美,然后去超市買大骨,博美的腿還沒好,晚上給它燉骨頭湯!

當然,是時瑾燉。

時瑾牽著她,突然停住了腳,擰著眉頭看她:“笙笙,如果有一天你要去無人島生活一個月,只能帶一樣東西,你是帶我還是帶姜博美?”

姜九笙:“……”愣了半天,她回答,“帶你!

真的,她沒想到時瑾會同一只狗計較這么多。

時瑾并不滿意她的答案,眉頭皺成了‘川’字:“你猶豫了七秒鐘!

“……”

姜九笙正想要解釋,時瑾突然把她拉過去,撥開她肩頭的發,然后俯身,在她脖頸上用力嘬了一口。

姜九笙:“……”

嘬完,時瑾抬頭,看了看她的脖子,似乎覺得還不夠明顯,又低頭,含住她那一處皮膚,用力吮了吮。

這下估計要好幾天才能消了。

時瑾理了理她披散的頭發,然后才給她把圍巾系好,嘴角噙笑:“這是懲罰!彼f,“下次我再問你的時候,不可以猶豫!

姜九笙失笑,無奈點了頭。

------題外話------

應該快開福利群了,得給時醫生喝點肉湯了。

正版群只對扣扣閱讀和瀟湘全文訂閱的讀者開放,不符合條件的,可以開始補訂閱了,來,一起蕩起小船~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