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083:危急關頭(二更)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莫冰猶豫:“謝蕩他是不是,”話沒說完,又收了嘴。

姜九笙看她:“是不是什么?”

是不是暗戀你?

莫冰搖搖頭,沒點破,她家藝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太懂男女間那點事,謝蕩就更別說了,動作片都沒看過的小雛兒,這倆湊一堆,就跟小學生和班主任干架似的,當然,姜九笙是班主任,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謝蕩是小學生,翻不過手掌心偏偏還要垂死掙扎。

若是姜九笙真和時瑾走到一起了,那謝蕩他……估計要上天了。

當天晚上,謝蕩就把造型師給叫來了,他的造型師和姜九笙是同一個,silian羅。

“現在就給我把頭發整回來!敝x蕩惡聲惡氣,“要和之前一模一樣的!

這抽的什么東南西北哪股風?

silian端著下巴:“這有難度啊!碑吘,就是再厲害的造型師也做不出自然卷的效果。

謝蕩不管,耍蠻橫:“整不回來我就把你頭發全部剃了!

silian:“……”

見過蠻不講理的,沒見過這么無理取鬧的!

第二日上午,姜九笙去錄節目,因為時間太趕,只對了臺本,并沒有彩排,不過節目組完全不介意,十分客套禮讓。

是一檔室內綜藝節目,游戲與訪談并行,有五個主持人,請了四位嘉賓,姜九笙和他們都不太熟,好在控場的主持人經驗老道,情商高,很會調動氣氛,便是姜九笙這種綜藝感為零的藝人也不至于會冷場。

話題拋出來,姜九笙接過主持人的開場介紹語,問候道:“大家好,我是姜九笙!

言簡意賅,一句閑話都沒有,灑脫干脆,風格很姜九笙。

主持人趕緊把話接回去:“歡迎笙笙!

現場觀眾掌聲雷動。

天北第一醫院,五樓心外科。

醫助肖逸急急忙忙從急診室跑過來,邊推門邊大喊:“時醫生,時醫生!”

時瑾抬頭望了一眼。

肖逸喘著氣,滿頭大汗地說:“長安路發生重大車禍事故,病人心包腔內大出血,不能移動,需要在現場實施緊急救援!

時瑾握筆的手停頓,惜字如金:“傷勢!

“腰椎、顱骨、肩胛和肋骨都有重度骨折,血壓已經低至六十,肺部嚴重挫傷,胸腔內粘連索帶撕裂,致命傷在主動脈根部,左心房頂部,撕裂了一道長達四公分的口子!毙ひ菡Z速很快,“胸腔劇烈變形,傷口在心臟最薄弱的地方,出血很嚴重,心包腔內全是血!

情況十分危急,以至于,急救電話直接接通到了肖逸這里,整個天北第一醫院,應該沒有第二個敢接下這個患者的。

時瑾神色無常,依舊泰然自若:“先把現場隔離,準備戶外開胸手術!

肖逸一刻也不敢耽擱:“我這就去通知麻醉科和血管外科!

節目錄制現場,進度條已過了一半,游戲正進行得火熱,現場氣氛極好,主持人和嘉賓笑成一團。

唯獨姜九笙,面無表情。

控場的主持人笑得眉頭褶子都出來了:“笙笙,又輪到你咯!

姜九笙出列,表情認真得不像在玩游戲,雖然配合的動作很僵硬,可架不住她專心致志啊。

“一杯敬天涯,兩杯敬倒塔,三杯敬羊駝,四杯,”卡住了,她下意識就問對面的嘉賓,“你叫什么?”

對面那位:“……”忍住笑,“笙笙,我是倒塔!

剛才被念成‘倒塔’的那一位:“我才是天涯!

剛才被念成‘天涯’的那一位:“我是草泥馬啊!贝柌菽囫R的主持人忍不住了,捧腹大笑,“我的動作是抽抽,抖肩的是羊駝!

姜九笙:“……”

臺上眾人捧腹大笑,觀眾也是人仰馬翻,真的,沒見過比姜九笙還要肢體不協調的,而且是個游戲黑洞,絕對的黑洞!

姜九笙有點懵:“那羊駝是誰?”完全凌亂了。

隔壁淘汰區,代號羊駝那位小姐姐站出來:“笙笙,我是羊駝,我上一輪就被淘汰了!

姜九笙:“……”

比大提琴和吉他的各弦音符位置還難記,她自覺地去懲罰區挑了一個錦囊,遞給主持人。

主持人當場念出來:“現場連線手機通話記錄里的最近聯系人,并在三分鐘內設法讓對方說出‘你最好看我最喜歡你’這句夸贊話,成功就過關,失敗就要喝下我們剛才調的那杯混合飲料!

綜藝節目的懲罰環節總是這么亂來。

姜九笙有點頭疼,沒了辦法,只好讓小喬把手機拿過來。

“能否做變聲處理?”她詢問完,向主持人解釋,“他不是圈內人!

她的通話記錄里,最近的聯系人是時瑾。

“可以的!敝鞒秩俗鲃菀獪愡^去看,“誰呀,那么神秘?”

姜九笙笑而不語,稍稍背過身,撥了時瑾的電話。

將近十一點,長安路大道被封,幾十個交警各個嚴陣以待,將往來的車輛盡數攔下,紅綠燈路口被堵得水泄不通,足足半個小時也沒有疏通,不少心急如焚的車主紛紛下車一看究竟,原來是主干道發生了車禍,小轎車與大卡車相撞,一人當場死亡,另一位車主還在搶救。

居然是現場搶救!

警察駐守在最外圍,防止觀望的路人靠近,醫護人員隔離了手術區域,消毒液的味道彌漫得到處都是,只見擠壓變形的轎車貨車旁邊,幾位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全部半跪在血里,躬著身給血泊里的男人開胸,血腥味混著汽車機油的味道,刺鼻至極。

各種叫不上名字的醫用儀器擺放得雜亂無章,現場混亂得不行,圍觀的路人站得遠,只能隱約看見觸目驚心的鮮紅,以及血淋淋的一雙手。

那雙手帶著手套,正拿著手術刀,骨節修長,動作不緊不慢,是主刀醫生。

監護儀突然發出警報,數據顯示異常。

麻醉師神色慌亂:“時醫生,病人出血太嚴重,血壓極速下降!

時瑾加快了動作。

“抽吸!

他音色平平淡淡,毫無波動。

------題外話------

(每天都被我時醫生帥得合不攏腿!所有醫學知識全是我這個門外漢百度的,勿考究。)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