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029:來,再摸摸手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是個漂亮的小姑娘,臉色有些發白,很不甘愿的樣子:“那我回去了!弊吡藥撞,又遲疑著回了頭,怯怯地開口,“鋒少,你不喜歡我是嗎?不然、不然怎么都不碰——”

宇文沖鋒沖她笑了聲:“嗯,不喜歡你,不喜歡你問題太多!彼鹕,走過去,揉了揉女人的發,將她衣領扣好,“自己打車回去,不要被拍到了!

女人努努嘴:“我知道了!

真聽話。

麻木又無趣,這個女人是,他自己也是。

宇文沖鋒從抽屜了摸了根煙,點燃,用力吸了一口,一根煙盡,倒了杯洋酒,又點了一根。

抽最辣的煙,喝最烈的酒……

那是姜九笙。

醫院天臺的風很大,姜九笙掛了電話之后,撥了撥耳邊吹亂的發,又按了一個號碼。

“媽!

她語氣淡淡,稱不上親昵。

“什么事?”電話那頭,女人同樣口吻淡漠。

姜九笙頓了一會兒:“我們家有沒有結識過很有背景的人?”

簡成宗不是第一個因她而倒霉的人,也不會是最后一個,像蘇傾說的,跟詛咒一樣,從來沒有失靈。

母親姜玥芝想了想,默了片刻的時間:“我跟你爸都是工薪族,上哪去結識有背景的人!蓖nD了一下,“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沒事!

姜玥芝沒有再問:“你在外面多注意身體!

“嗯!

“那我掛了!

“好!

電話掛了,姜九笙有些怔。

她和她母親關系很淡,與其說不親近,更像客套,她們很少通話,一年半載一個電話,電話內容形式又刻板。

姜九笙有時候懷疑,她是不是抱養的,畢竟她不止一次看到她家姜女士和兄長母慈子孝,那樣子才像一家人,更別說他的父親,總是低著頭,看也不看她一眼。

突然有點煩躁,她拿了一根煙咬在嘴里,指腹擦著打火機的摩擦輪,三兩下摩擦后亮了一點火光,她咬著煙湊上前去引燃。

突然,嘴上的煙被抽走了。

姜九笙抬頭。

時瑾說:“抽煙有害健康!甭暰溫軟,似乎刻意壓低,“抱歉,醫生的職業病!

姜九笙看著她被抽走的那一根煙,細長的女士香煙,被時瑾修長的手指捏著。

什么多余的動作都沒有,可姜九笙偏偏覺得賞心悅目,她盯著時瑾手里那根煙:“我就抽一根!

語氣稍稍軟了,有些懇請的意味。

這不像她,她野慣了,懶慣了,何時這么示弱過,可見了鬼的話到了嘴邊,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說出了口:“你讓我抽一根,嗯?”

這是她?風范呢?

時瑾當真有種魔力,能讓人束手無策。

姜九笙干脆閉嘴,不說話了。

他似忍著笑,嘴角壓不住上揚的弧度,說了聲‘好’,然后將手里那根煙還給了她,只是她放在護欄旁的煙盒被他收進了自己的口袋。

姜九笙沒有再說什么,咬著煙點火,許是風太多,她左手又打著石膏,幾次都沒點著。

“給我吧!睍r瑾說。

姜九笙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打火機遞給了時瑾。

他接過去,一只手掩著風,輕輕磨動打火機的摩擦輪。

“噌!”

火光冉冉,映照得他五指瑩白,姜九笙低頭就能看見他細微的掌心紋路,干凈,無暇,像上帝的藝術品,無可挑剔。

就著火,她吸了一口,手指夾著煙,吐了一口煙,問時瑾:“你手法很熟練,時醫生也抽煙?”

她又喊他時醫生,她喜歡這個稱呼,無緣無故地偏愛。

時瑾嗯了一聲:“以前抽過,現在不碰了!彼汛蚧饳C遞給她,“我以前也喜歡這種打火機,喜歡它摩擦的聲音!

這一點,她也是。

果然啊,私生飯呢。

姜九笙接過打火機,夾著煙輕輕吸了一口,靠著護欄問時瑾:“為什么戒了?”

他回:“有個人不喜歡!

那個人是誰?

愛人嗎?

不知為何,到了嘴邊的話她問不出口,便沉默著,安靜地抽煙,重重地吸,薄荷味的女士香煙,很淡,沒什么味兒。

想抽最辣的煙,喝最烈的酒,唱最撕心裂肺的歌,她突然這么想。

時瑾突然問她:“心煩?”

嗯,心煩,不知道煩什么。

姜九笙誠實地點頭:“有點!

時瑾安靜地凝視她的眼睛,默了片刻,問她:“需要摸我的手嗎?”

她一時失語。

他解釋:“我沒有別的意思,對癥下藥而已!

哦,時瑾還記著呢,她是個手控患者。

姜九笙的目光不自覺就落在了他的手上:“潔癖呢,沒關系嗎?”

“我回去可以洗!

他的話,確實會讓人一點負擔都沒有,循循善誘,尤其誘惑人心,何況姜九笙那顆手控晚期的心。

她抓著最后的理智:“這樣的話,我怕會對你的手上癮!

像抽煙,有些東西最好別輕易沾染,很難戒。

時瑾看出了她的顧慮,唇邊的笑,如沐春風:“跟煙癮不同,戀手不會有害健康,可以不用戒!彼斐隽俗约旱氖,遞到姜九笙的眼前,“不用有負擔,畢竟我是你的私生飯!

姜九笙不由自主地被他的話牽走了神魂。

怎么會有這樣霞姿月韻、清風霽月的私生飯,如果真如莫冰所說,都是偽裝,那么,這裹了糖衣的罌粟,大概也足以讓人甘之如飴。

她覺得她一定是被時瑾的手給勾引了,所以,握了整整一分鐘都沒有松手。

真的,有癮。

回病房的時候,冤家路窄,姜九笙遇到了簡成宗,往日衣冠楚楚的風流公子,見了她,連滾帶爬地鉆進了候診椅下。

姜九笙:“……”

她這么嚇人?

只見簡成宗縮在椅子下面,瑟瑟發抖地抱著身子,嘴里嘀嘀咕咕:“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題外話------

蘇傾以后都用女字旁的她,不管別人知不知道她的性別,都統一用女的她,不然好混亂。

不要猜測了,沖鋒和顧白不一樣,性格處事都不一樣,我沖鋒哥會玩,花樣玩~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