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紅小說網 > 恐怖小說 > 暗黑系暖婚 > 026:與時醫生的住院日常
一秒記住【血紅小說網 www.rincds.live】,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徐青舶鄭重其事的語氣:“時瑾,有時間的話,我建議你去做一次心理測試!

時瑾冷靜地看他:“滾!”

呵,還算難得,能聽到時瑾說粗話。

總之,一碰到他照片里的那個人,保準一點即燃,那是時瑾的禁區,畫地為牢也不能讓人侵犯半步的領域。

徐青舶突然就頗為感慨:“快八年的交情,兩年的上下鋪兄弟情啊!

八年前,時瑾橫空殺進了耶魯醫科院,他很不幸,成了天才的上下鋪,從此,被天才的光芒掩蓋得暗無天日。

徐青舶嘆了一口氣,繼續感慨:“你居然一言不合就讓我滾,誒,都是塑料花啊,塑料花!”

手才剛搭上時瑾的肩,他退后一步,徐青舶的手尷尬地懸在了半空中,一臉懵逼地看著時瑾把醫生白袍脫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從西裝褲的口袋里拿出一瓶噴霧型的消毒液,對著肩膀的位置噴了三下。

時瑾抬頭,目光無波無瀾:“就算快八年的交情,兩年的上下鋪兄弟情,也不要隨便碰我!彼J真地解釋,依舊優雅又禮貌,“很臟!

徐青舶:“……”

真他么扎心!

突然想起來念醫博那會兒,他上鋪,時瑾下鋪,要是他爬床的時候不小心踩了一點兒時瑾那金貴的床單,時瑾那廝就會悶不吭聲地換床單、消毒、扔垃圾,那架勢就好像被病毒碰了似的。

后來時瑾住了三個月就搬出去了,兩年上下鋪情誼其實認真來算,還是掛名的,是貨真價實的塑料花!

徐青舶深呼吸一口氣,叫住路過的護士:“劉護士,剪刀有嗎?”

被天北醫院第一花花公子點名的住院部護士一臉懵圈:“?有啊!

徐青舶走過去,從劉護士的醫用托盤里拿出來一把剪刀,然后走到垃圾桶旁,撿起時瑾那件醫生袍,毫不猶豫地一剪刀下去。

他回頭,沖著時瑾:“割袍斷義!”

對方不咸不淡地給了個眼神,目光就轉向放射科門口了,徐青舶有種一拳頭打在棉花上的感覺,剛要說點什么,就見時瑾側臉的輪廓柔和,笑意淺淺。

時瑾走上前:“手還疼嗎?”

姜九笙左手帶了醫用的固定帶,她稍稍動了動手指:“不怎么疼?”她并不嬌氣,不過時瑾似乎很不放心。

她有一點兒相信了,時瑾可能真的是她的‘私生飯’。

“手沒有用石膏固定,先不要動!睍r瑾說。

姜九笙點頭,還戴著口罩,脖子上藏青色的圍巾遮住了下巴輪廓。

那條圍巾徐青舶認得,是時瑾的。

他整了整姜九笙的圍巾與口罩,遮住了她大半張臉:“你去我辦公室等一會兒,我去給你拿結果!

“好!

徐青舶瞠目結舌,原來不僅偏執癥有針對人群,潔癖也有,姜九笙之于時瑾就是例證。

兩人一前一后地離開放射科,在電梯門口,剛好碰到蕭林琳。

她笑著打招呼:“時醫生!

時瑾頷首:“蕭醫生!

禮貌,卻疏離,是他一貫的態度。

蕭林琳不免有幾分失落,面上不露聲色,目光落向了時瑾身邊的人:“這位是?”

他惜墨如金:“朋友!

沒有介紹,也沒有引薦,顯得很客套。

蕭林琳也沒有再細問,換了話題,公事公辦卻也不免還有幾分女性特有的溫婉:“六點后有時間嗎?有個病人的事情想問問你的意見!

時瑾不做思考:“抱歉,沒有!

“……”

時瑾為人紳士,極有風度,若不涉及到私人問題,他極少如此斬釘截鐵地拒絕人。

蕭林琳一時啞口無言。

“我還有事,失陪!闭f完,時瑾沒有再逗留,按了電梯鍵,對身側的人說,“我去給你辦住院手續?”

雖說是腦殘粉,可姜九笙到底不想事事麻煩時瑾,便說:“還不到住院的程度!

時瑾相勸,語氣友好,并不顯越俎代庖:“你的手腫的厲害,可能有軟組織拉傷,最好住院觀察兩天!

口吻像醫囑。

差點忘了,她的鄰居還是個稱職的醫生。姜九笙沒有再拒絕,玩笑了一句:“時醫生不是心外科嗎?骨科也有涉及?”

時瑾頷首:“我全能!

姜九笙:“……”

時瑾說得很準,x光片顯示她確實軟組織輕微損傷,打了石膏,時瑾給她辦了住院,所幸演唱會排期在一個月之后,傷的又是左手,大概不會耽誤進程,莫冰卻怕有什么變故,恨不得把姜九笙當成祖宗給供起來,自然雙手贊同她住院。

莫冰的傷都是皮外傷,只是扭了腳,不大方便走路,姜九笙便讓她回去,留了助理陳易橋在醫院照看。

陳易橋小名小喬,也應了這個名字,像古時的女子,溫柔又賢惠,用莫冰的話來說,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莫冰嘗過多次小喬的手藝,次次都贊不絕口,姜九笙甚至懷疑莫冰當初便是沖著人小姑娘的廚藝才簽了她的。

晚上,小喬帶了湯來醫院,病房門口有保鏢守著,是宇文沖鋒派的人,小姑娘很害羞,紅著臉打了招呼,客氣地問幾位大哥喝不喝。

幾位大哥都不好意思地擺手。

小喬這才進病房:“笙姐,我給你燉了大骨湯!

姜九笙放下雜志,抬頭:“謝謝!

小喬靦腆地笑了笑,把保溫桶擱置在柜子上,放下包,倒了開水仔細地燙洗碗筷。

姜九笙看了一眼她那個鼓鼓的帆布包:“小喬,你晚上不用在醫院陪床,我只是傷了手,沒有什么不方便!

小喬立馬搖頭:“那怎么行,莫冰姐不在,我得時時刻刻守著你,我不在萬一有私生飯怎么辦?”

得,私生飯來了。

姜九笙抬頭,看向病房門口:“手術成功嗎?”

是時瑾,還穿著手術時的綠色無菌手術衣,即便是這樣深沉的暗色,仍舊蓋不住他一身明華。

真是個天生的衣架子,姜九笙想。

他點頭:“嗯,很成功!

話剛落,突然咣當一聲,兩人都聞聲望去,見摔了一地瓷碗碎片,湯汁濺得到處都是,小喬登時手忙腳亂了。

“對不起對不起,”她紅著臉磕磕巴巴地解釋,“是、是我笨手笨腳,忘了把手擦干,太、太滑了,對不起笙姐,我這就收拾干凈!

她蹲下去,徒手就去撿地上的碎瓷片。

“沒事!苯朋峡戳艘谎鬯粻C紅的手,“你別用手撿,會傷到,讓護士過來收拾,我現在還不太餓,不著急,你可以先去急診室看一下手!

小喬連連道謝,叫了護士過來,這才匆匆忙忙出了病房。

過來收拾的護士看到時瑾,顯然詫異了一下,趕緊正了正色,邊埋頭收拾,邊耳聽八方,心外科時醫生的八卦啊,光是腦補,就是一出大型現代醫療言情倫理劇,哦,還涉及娛樂圈風起云涌!

時瑾走到姜九笙床邊:“手還會疼嗎?”

口吻有點像主治醫師。

姜九笙回:“不疼,有些麻!

他俯身,看了看她的手臂,伸出一根修長的手指,在她手臂的石膏上碰了碰。

她盯著他的手,出神。

真好看。

想摸……

------題外話------

極力冒泡,不要養文~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亚盘上下盘胜平负